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种子博物馆】2015立秋  

2015-08-09 19:33:27|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立秋节气种子博物馆的照片,其实在立秋之前已经拍好了。只是没有发出。

被各种琐事困扰,耽搁了一两日,幸而还好,到这个时候,暑热带来的烦躁已经渐渐消退。

虽说以公历而言仍在八月,还算是暖热季节,但毕竟气候已经开始转凉,可以贴秋膘。

印象最深刻的立秋,是九年前在四川塔公,我和老唐两个人,窝在空荡荡的餐馆里,

等着上菜,隔着玻璃,看川西高原的天空和日光,那个时候,没有微博微信,无法传递,

但却依旧有人还是传递来了消息,陆续有两三个人,发短信说,立秋了,正在贴秋膘。

怎么就立秋了呢?一窗之隔的草原上,野花仍旧繁茂,但真的就已经立秋。有点恍惚。

从那以后,我一直觉得,立秋是一个很神奇的节气,是夏秋的分界,更是一年的分界。

由此之故,我早早就做了打算,要把立秋的种子博物馆,努力拍得更加欢乐热闹一点。

牵牛/牽牛花 Ipomoea nil

立秋节气的代表植物当然应当是牵牛。眼看着七夕临近,也是牵牛花祭的好时节。

然而其实我很多很多年都没见过真正的牵牛花。家里栽的,是圆叶牵牛和大花牵牛。

所以后来听说牵牛的蓝色,我在心里头总有一点疑惑来着。没见过所谓的深沉的蓝色。

直到几年前,见了真的牵牛,又过了两年,获赠了普通的真牵牛的种子,于是栽种。

然后直到今年,我才彻底观察到了牵牛花变色的过程。说来惭愧,需要更多的感受才好。

凤仙花/鳳仙花 Impatiens balsamina

凤仙花也是夏秋时节的常见花卉。今年在我家周围的小区里头,凤仙花栽种的少,有些遗憾。

那些花朵,禁不得仔细观望,只远远见了,颜色鲜艳,觉得热闹,那已足够。

小时候我喜爱捏凤仙花的果实,看种子弹射出来,为这个,还被人训斥过。如今想来都是美好。

凤仙花的种子,摸上去的手感,似乎是光滑的,拍出照片,却像是——猕——猴——桃——!

藿香/藿香 Agastache rugosa

至于藿香的小坚果,我可是剥了许久才剥干净的。原本也以为形状寻常,拍了照,呜呼呀!

我一直觉得这形状像一个我熟悉的什么东西。噢!似乎是某个动漫还是游戏——

这个造型,是拔了头上的子叶的宠物小精灵里的向日种子吧……发型真欢乐。

继而我又想到了曾经的某个同学,爱留短发,自认为特立独行,于是他就被称为:短毛独活。

总之其实我也可以栽种一点藿香的,记得这东西很容易种植生长。明年可以尝试一下。

荆条/荊條 Vitex negundo var. heterophylla

前些天去花卉市场,竟然看见有卖盆栽的荆条。小小地惊诧了一下,这东西不是满山都是吗?

过去不怎么特意关注植物,到处乱跑,去香山的时候,荆条是极其极其常见的种类,

因着听说过荆条蜜,所以对这植物多少有一点好感,于是就会少许在意一下:有这么多荆条啊!

后来北京城开始改造,旧城墙纷纷推掉,残余的城墙遗址上,荆条和酸枣依旧顽强地静默。

罗布麻/羅布麻 Apocynum venetum

罗布麻于我而言,是一种奇幻的植物。在我最早认识的50种植物里头,就有罗布麻。

说来话长。小时候从家里步行,要走不算近的一段路,会有一条小河,以及鱼塘。

老妈间或带我去那里,算是野游。真的很欢乐,可以采集野大豆,可以捉蚂蚱,捉蜻蜓,

有时候还能遇见刺猬,然后,重点来了,河边的常见植物,就有罗布麻和问荆。

那时候还不知道是问荆,老妈说,那是木贼。啊,反正都是同一个属的,不是大问题。

罗布麻的名字很怪异,所以我记得牢。印象里只有那条河边才有罗布麻,别处不见。

直到我小学毕业,那条河都在,罗布麻都在。后来上中学了,那边改造,于是一切皆无。

河没有了,鱼塘没有了,小树林没有了,水边的草丛没有了。后来那里盖里了各种楼宇。

如今,那里有个名字叫做莱太花卉市场。好吧,至今我仍记得去那里的路:到猪圈左拐。

总之我就是很早就认识罗布麻。然后两年前的冬天,第一次看到了罗布麻成熟的果实。

种子飞出来,像是鹅绒藤,收了一大瓶。那条河似乎仍存在于某处,我觉得。

马齿苋/馬齒莧 Portulaca oleracea

之前拍了大花马齿苋的种子,看到种子外面的反光的鳞片,使得种子显出了银灰色。

普通的马齿苋的种子肉眼看去是黑色的。拍了照片,发现,鳞片不甚显著,也不反光。

仅从种子的形态而言,马齿苋和石竹科的种子真的有各种相似,怪不得亲缘关系不远。

收集马齿苋的种子,却是个麻烦的工作。果实熟了,种子就立刻散落,几乎不给你留下机会。

野韭/野韭 Allium ramosum

深秋去某一片山坡草地,看到野韭的果实,于是呼噜呼噜收了不少种子。

种子外皮略微干瘪下去,但其实表皮上仍旧保留着细小的鳞片状排列结构,

可以反光,于是看上去黑色的种子,拍出照片来就有了诡异的反射颜色和亮度。

对于反光的种子,目前我多少有一点头疼,想不出更好的拍照方法,总觉得难以应对。

曾经读书的时候,常见的两种韭菜,山韭和野韭,老板说,山红野白。这就记住了。

其实在北京周边,野韭更常见些,山民采集了回去,当作野菜食用。惹得我,也想栽种一点。

鸭跖草/鴨跖草 Commelina communis

鸭跖草的种子刚刚成熟时是灰色的,李时珍说,那个形状那个颜色,像是蚕屎。

我觉得李时珍真是文明,要我说,就是老鼠屎,抑或实验室里饲养小白鼠的饲料。

总之那颗粒很是妖孽,纵使如今颜色退去,成了枯黄色,妖孽的结构却还在。

我把拍好的种子图片给老牛看,老牛说,厉害,完全分不清楚这东西的结构哪是哪。

前几日,我把100%原大的种子表面的图片截了一部分,贴到微博,

有朋友说,像是小动物的洞穴,螃蟹或者章鱼,或者其他什么,我觉得,说来确有那感觉。

自从去年开始栽种鸭跖草,这东西的自播能力就显现出来。新苗拔不胜拔,姑且任之生长。

如今一些无关紧要的花盆里,就充斥着鸭跖草,已然开花了。我并不反感它们,就在这里吧。

野慈姑/三腳剪 Sagittaria trifolia

作为曾经关注湿地植物的植物学家预备役中途叛逃者,我对湿地和水生植物还是喜爱。

那类似于长久堆积下来的情感,难以即刻抹平。于是野慈姑我的种子我当然也收集了。

果实成熟,其实是由许多细小的瘦果聚合而成。拍的照片也是果,有翅,种子封在里头。

三年前的春天,我第一次去台湾,在水田里看到某个慈姑属,猛拍,后来才知道,野慈姑,

和北京的是同种——也有分类学家提出各种分类学意见的,但普遍接受的还是同种。

去年彻底干燥了的野慈姑的大团果实,不小心碰掉,哗啦啦散落了一地的有翅果实,

我心疼了好一阵子,觉得那果实不碰散的形态十分可爱,圆滚滚胖墩墩,一戳就会皱眉的感觉。

散落的果实进了瓶子,如今用来拍照,也算物尽其用。其实立秋这个节气,我是很焦躁的。

拍照当天早上,楼上装修,电钻打得墙壁颤抖,恍若地震,相机也跟着颤抖,完全没办法操作。

莫说装修了,就连每次我脚踩在地板上的位置,若不相同,图片后期叠加都会有误差。

就是如此精细的活计。于是我只好等到中午,装修工人歇息了,才开始拍照,小心翼翼。

下午当然也有装修,但只好凑合,勉强把图片都拍完了。计算时间,从预备到拍罢,四五个小时。

我一直希冀着能有一个安心的工作环境,可以安心写作,安心拍照,安心思索一些新创意,

然而不成,这就是现实,我们要在现实里摸爬滚打,不能折服,也无法逃脱。

不必感怀,因为没有感怀的空间。种子们莫不如此,它们都在夹缝里寻求生机。我自然抱怨不得。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个人或非盈利组织,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内进行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并保留本声明,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超出上述许可的转载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其他网站、网店、APP等,如需转载,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一切超出本声明许可范围、未经作者明确许可,以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全部或部分图片或文字,无论用途及使用方式,意味着同意按照下述稿费标准支付给原作者稿费:每1幅图片1次使用,支付5000元人民币稿费;文字每1字支付稿费10元人民币,字数统计方式以2014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为准。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369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