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自然收集物】青岛海滨、以及小动物们  

2015-06-29 22:52:1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匆忙的青岛之旅。带着小栗子去海边,并没有什么事先既定好的拍摄计划,只是随手拍一点照片而已。

然而其实我还是很喜爱海的。最近几年,对海边的眷恋开始深厚起来,喜爱那些海滨的动植物们。

趁着小栗子酱午睡的时间,我跑去沙滩和礁石滩上,捡拾一点自然收集物。因为仓促,所以不够丰富。

但总算也拍了一幅青岛海滨的自然收集物。有掉落的叶子和松塔,有漂泊的水果果核,有不认识的种子,

当然螺贝还是主体,其中的种类我大都不认识,尚未查阅资料。海面和蟹的残骸是偶然得到的调剂。

由于带着小栗子酱,我们只在宾馆附近的海滩溜达,没有去其他海滩。然而大海总让人舒爽。

我发了一条盆友圈+微博,用了老歌: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地呼吸。

是抵达海滨的时候发出的。想起小学的语文老师,一个情绪拧巴的半大老太太,十分不喜欢郑智化,

她说,你们写作文,可不能一句话颠三倒四来回说,不能老说: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不行!

但我喜爱郑智化,喜爱《水手》,也喜爱海滨的空气的潮湿腥咸的味道。于是愉悦。

海面上偶尔能看得到船。少数的帆船,有时有较大的轮船。我对乘船还是心有余悸。

曾经坐船去长岛,去兰屿,都有晕船的迹象,我果然还是内陆生人,坐不得海船,

说喜爱大海,或许也是叶公好龙吧,但并不妨碍我远眺海上的船只。无助与顽强混杂的感觉。

海滨礁石上有许多牡蛎的残骸。退潮的礁石岸,形成许多潮池,是寻找小动物的好去处。

几年前做稿件的时候,做过潮池来着,那时就对这种小生态系统心生向往。

在礁石上看到似乎是螺类的卵。可惜手里全然没有相关资料,无从查起,分不清种类。

追忆起十几年前在渤海海滨,也看到各种螺卵,那时候并不知晓真相,以为是动物的排泄物。

石莼 Ulva lactuca

海藻其实不少,但对于褐藻之类我总是无感,绿藻还能少许激发我的兴致。

石莼其实我早就知道,俗称海白菜的,小时候在海边游玩,捞了一大堆,放在沙滩上晾晒。

青岛海滨的石莼多得令人头疼,总看到清洁工大爷,将干枯了的石莼用笤帚扫成一堆,

之后装进麻袋里,收走,以保证海滨可供游客们玩乐,不然大约很快就会被石莼占据了。

至于石莼的分类,我总觉得石莼和孔石莼很是纠结,如果仅靠有孔无孔来区分,几乎难以辨别。

例如这群石莼,边缘波状皱褶,偶有小孔,到底是有孔还是无孔呢?

也许是我对于藻类的分类全然糊了八涂吧。藻类学就没有好好上过课,如今也怨不得别人。

侧花海葵 Anthopleura sp.

海葵是潮池里最常见的小动物了。应当是侧花海葵属,种类不知是绿侧花海葵,还是其他。

也许是黄侧花海葵或者太平洋侧花海葵。听说青岛还发过一个侧花海葵的新种来着。

总之对于动物的分类更加晕头转向。但这些海葵身上带有的暗绿色,却像迷人的宝石光。

海蟑螂 Ligia exotica

其实更多的小动物是海蟑螂,但不是在潮池里,而是在海滩上到处爬行。呼噜呼噜。

我终于明白我不喜欢蟑螂,不是因为它们的不卫生,而是纯粹不喜欢它们的姿态,

所以明明知道海蟑螂并不是蟑螂来的,却也喜欢不来,因那搔首弄姿的模样,太过惹人厌恶。

平背蜞 Gaetice depressus (?)

似乎在海滨游玩的大人和小孩儿们,都在捉螃蟹。潮池里的螃蟹,每天遭遇洗劫。

这一次我看到的螃蟹,似乎都是方蟹科,具体种类其实我很是含糊,不确定是否正确。

这只或许是平背蜞,花纹与礁石的契合程度,令捉螃蟹的人们无计可施。

我爬在礁石上拍照片,不远处的两个一边抽烟一边拎着宾馆装一次性拖鞋的塑料袋捉螃蟹的男子,

全然看不到螃蟹的身姿,吭哧吭哧跑开。我似乎听见螃蟹在说:哼哼,鱼唇的人类。

绒螯近方蟹 Hemigrapsus penicillatus (?)

走到远处的几乎无人的礁石上,小动物们更多了一些。潮池里的螃蟹,还是方蟹一类。

似乎是最接近绒螯近方蟹,但是您的螯哪儿去了啊!没有螯哪有绒啊!没有绒怎么识别啊!

当初十几年前海滨实习,是在烟台,绒螯近方蟹、肉球近方蟹、红线黎明蟹、痕掌沙螃,

这些名字,听起来都很有气势的样子,结果实习之后,只记得名字,却忘了螃蟹的模样。

说来实习就是这么一种勾当。老师和学生们一同欢乐,最终记得的,只是那些欢乐的状态。

我已经几乎把海滨实习所学的东西,全部还给了动物组的老师们。那也无妨。

我还记得三疣梭子蟹,记得朝鲜花冠小月螺,记得美人虾,那些名字,就蕴藏着无限美好。

十几年后,鉴定螃蟹的时候,我再度看到绒螯近方蟹的名字,尘封的记忆开始复苏。

我一直确信,所谓的知识和技能,当你需要它的时候,就会去主动寻觅的,

在那之前,所有的课程,只是埋下一点点种子而已,如今这种子,已经萌发成了茁壮的植株。

我在翻越资料的时候,依稀回想起海滨实习时老师们的教诲,如同遇到了失散多年的恋人,

那种感觉,十分微妙,看着螃蟹,我想起苏东坡,说过,纵使相逢应不识。很好,很好。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个人或非盈利组织,在微博、微信朋友圈内进行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并保留本声明,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超出上述许可的转载范围,包括但不限于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其他网站、网店、APP等,如需转载,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一切超出本声明许可范围、未经作者明确许可,以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全部或部分图片或文字,无论用途及使用方式,意味着同意按照下述稿费标准支付给原作者稿费:每1幅图片1次使用,支付5000元人民币稿费;文字每1字支付稿费10元人民币,字数统计方式以2014年11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使用文字作品支付报酬办法》为准。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345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