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天赐、集色】寒露之色、寒岂露华催  

2014-10-10 23:57:47|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露已经过去了两日,之所以耽搁,是因为有几个地方要去。还缺几块拼图。

原本计划应是这个季节的草木,因着长假之故,往往遭人暗算,树还在,果竟一个也无。

花亦如此,寻了许久,只见草丛里低矮的几株弱苗,肥大的植株统统被人斩杀。

什么人斩杀的不清楚,或许是为着迎接重要长假的来临,突击剪草修枝造成的丰硕成果。

总之这个季节里,天色寒凉,而冷的又不仅仅是温度。我一直觉得寒露比霜降更加萧索。

天冷下来,易困易饿,嗜吃嗜睡,我想,大约是应当冬眠的时候了。所以格外容易疲倦。

幸而还有几个地方可去,于是终于凑齐了这个节气的色彩。之后的事,暂且不去焦虑。

去了教学植物园来着。各种植物园都有投机取巧的嫌疑,然而这个节气涉及到食物,

而只消关乎食物,就没办法从路边的树木抑或谁家的花架子上随便掐一株下来,

将食物看作性命,这个民族已经习惯了此等思维模式,没错,但我却不能攀折别人的性命。

花椒在家门口就有一大棵,果实红了,老大爷从玻璃窗里投出幽怨的眼神。况且有栅栏。

只好去教学植物园,幸而有靠谱师妹。先找到了几株,一丁点果实也没看到,委实诡异,

师妹忽而恍然,前几天放假,植物园开放日,路边的花椒,难免被游人猥亵或者蹂躏,

无奈,去另外一处角落里,果然。我喜爱花椒果实的气味,也有点喜爱这不端正的红色。

山楂则是赶在长假之前拍的照片。树下已掉落了不少,其实不需要去枝头敲打了。

楼下其实也有山楂树,但只见绿色的未熟果实,几乎未见过红色的果子。年年如此。

决明则是命运多舛的家伙。靠谱师妹说,教学植物园里本来有决明的啊?然而没找到。

大约是今年生长得不好吧,总之我还需要去其他地方。最终还是回了吃饭大学。

十年前在吃饭大学的生物园里,就认得了决明,后来也在同一地点拍过,再去找吧。

然而曾经的地点,已经被铁栅栏围了起来。各种头衔的领导们瓜分地皮,近乎狂热。

铁栅栏只有有个入口,掌管钥匙的家伙往往作威作福。我这等小角色,自然不可奢望,

考虑了爬树翻墙,抑或跳窗翻墙,终归不甚牢靠,正犹豫着,忽而看到杂草从中的黄色。

有那么一两株零碎的小决明,勉强伸展着叶子,开着萎靡的花。那也足矣。

同样是赶在长假起来,拍了野菊,亦即所谓的苦薏。实则城市公园里也有这野花的,

只是花再多也抵不过贪婪的游人。之前絮叨过,采摘野菊的老者勤奋艰辛,不卑不亢,

定要将公园树下的野菊花纷纷掐将回去泡水,方才不负我大中华的地大物博包容厚德。

紫苏则是开花结果的季节了。早在夏日,苏子叶便已可以采摘下来,当作菜蔬。

曾经在我家楼下的草丛里,即有几棵紫苏来着,受了狗屎的滋养,格外肥大健壮。

然而今年却没有种,大约是公共绿地,遭人破坏全然无计可施,不种也罢,免得心疼。

我是记着植物所的园子里有一棵栗子树来着,夏天特意拍过开花。赶在长假前去找。

然而树上一个果实也见不到。 地上有一些空壳,不大,似乎是尚未发育妥当的果壳。

总之寻找栗子扑了个空。去郊区大约也有栗子树,但委实再没有时间和精力四下乱跑。

于是在长假的中途,收到青蛙从广西快递过来的毛栗子,终于了却了一则心愿,

剩下的就是等着毛栗子渐渐变为褐色,开裂。硕大的毛栗子。虽非帝京出产,倒也无差。

也获赠了一些落葵的种子,但已然干枯了,可以收藏,却无法拍照。还是想找鲜活落葵。

因着落葵又名承露,最适合寒露节气。倒是所谓染绛子,果实却是全黑色了,不带绛红,

至于染色之效,那则是另一个话题,传说古时妇女以果实汁液充作胭脂,别号胡胭脂的。

几经周折,反正最后在教学植物园终于找到了落葵,美妙的一大丛,随便怎么拍照都好。

落葵附近还有棉花,陆地棉。实则在北京,不少人家里还是会种落葵的,吃叶子,

毕竟是号称木耳菜的,还真个有人喜欢那滑溜溜的口感。但种棉花的却极少见。

大约不需要自己收获棉絮了吧,对于在拥挤小区夹缝中谋生的人们,种植物很功利的。

总之恰好遇到了棉花,本是计划之外的来着。正值棉桃炸裂时节,天寒絮暖,也好。

在花椒旁边还意外遭遇了黄檗。原本同样没有将黄檗计划在内的,虽然知道何处可寻。

在我刚刚开始用小数码拍照的时候,一同外出的大牛虫人最慢先生已经热衷于饲养蝴蝶,

作为凤蝶口粮的黄檗,也就成了时常被关注的对象,故而我反正知道去哪儿摘黄檗叶子。

然而略有一点麻烦,远是不远,但要爬山。植物所的园子里曾经也有黄檗来着,见过,

但那位置如今改造成了停车场,物是人非,划地为王,树犹如此,人何以堪。总之不在了。

于是乎在教学植物园里看到黄檗,我正如遭遇了老友。还依稀记得那油乎乎的果实的气味。

总之依靠着几座栽种了许多之植物的园子,我才勉强凑上了这个节气的色彩,

数量虽还算客观,却已不够鲜亮,阴暗的颜色开始增多起来。一如这个季节,这座城市,

去教学植物园的时候,天色混沌,不知是水汽还是雾霾,稍一活动,一头黏糊糊的冷汗。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非盈利组织或平台转载,谢绝改编,转载时(包括全文转载、部分段落转载、部分段落或词句引用、仅转载一幅或数幅图片等)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平面媒体转载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8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