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三顾】兰屿、忘了那片海  

2014-09-02 17:38:2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度,来到后壁湖码头,准备坐船去兰屿。两年前的春天,清晨,困倦着,在同一个码头犹豫不决。

那时候海上有十级风浪,原本预定出发去兰屿的船,停了一天。之后说,会开船,但不确定归期。

有可能到了兰屿,却没办法回来,被困海岛。当时必须严格按照日期赶回台北,于是只好放弃了。

遗憾是遗憾,但毕竟已经不是年轻时,拥有随意冒险的资本。如今外出,总希望一切都在计划之内才好。

于是就如此耽搁了两年。再度来到后壁湖,一切安好,顺利登船,睡了两小时,抵达了期盼已久的兰屿。

没有常识的北方大陆乘船客,我和老信高高兴兴坐在了船舱最前面的空座位上。一排空座位。

虽然上船就开始睡觉,虽然因船舱内冷气太过强烈而感觉不适,但我觉得真的有点晕船,

后来才知道,我们坐的位置是最颠簸的,没有口吐莲花烙饼什么的,已属难能。好吧,总之顺利抵达。

其实我对于兰屿的期待,并不是全然因为兰花。说是岛上有许多种野生兰花,以及许多特有的木本植物。

我对兰花自然也是热爱的,但不至于那么痴狂,木本植物则多少缺乏一点点爱心。但仍旧向往兰屿,

一则因为之前残留的遗憾,二则因为这些年愈发地喜爱海滨和海岛,所以,下船,满心欢喜。

码头游客聚集,多是准备乘船返回的人们。我瞬间安心了,兰屿远比想像中繁华,那么多游客,我不会饿死。

只是民宿的位置稍有一点尴尬。整个岛屿约莫有六个比较集中的部落,我们居住的位置在最远处,

以码头来计算,是最远处了,在岛的几乎恰好另一边,野银部落。并且没有面对游客的餐馆和综合超市。

只有小馆子,以及小商店。商店足矣,饭馆略尴尬。从舒适和便捷而言,我想,应当有更加理想的选择。

比如住在椰油部落或者红头部落,东清部落也稍好,渔人部落也凑合。总之,民宿难订,那么有住处就好。

民宿的条件当然没办法和垦丁相比。房间逼仄憋闷,公用的浴室和卫生间,幸而有电有网络,如此就好。

老板娘是达悟人,老板娘的老爹开车载我们过去,一路上看了许多风景。老板人自然也好,只有点自说自话。

民宿的优点是楼顶可以上去,虽然通向楼顶的阶梯感觉极度危险,全无保护,下来时很是骇人,

但躺在楼顶仰望,村子的光害污染之下,依旧有璀璨的星空。我的难以割舍的屋顶情结,终于得到了满足。

唔,总之老爹开车载我们去民宿,途中看了许多风景,海水碧蓝,礁石嶙峋,让人遗忘了掏出照相机的能力。

决定租机车,否则环岛是个辛苦的勾当,极热,骑单车大约会死人的,步行则根本难以考虑。

因是第一天抵达,决定开机车环岛一周,初步了解各方面情况,于是出发,中途在某个繁华村子吃了午餐。

林投/林投 Pandanus odoratissimus 露兜树科 露兜树属

海水蓝得令人慵懒。许多地方都有好风景,倘使安心慢慢拍照,相比能拍得出色的风光片才是。

然而我不是风光摄影师。时间终究有一点点紧迫,我决定还是多拍植物。于是第一次停车,为了林投。

在垦丁拍过许多次林投的果实,却始终没能遇到花。这一次有花,于是专门拍了。停下来的同时也拍景色。

再度停车,是在一个沿海道路的转弯处。两侧的山坡上看到些许植物,觉得,或许停下来拍一下吧。

其实清晨坐船,靠岸,抵达民宿,就已经中午了,安顿下来,租车,吃饭,时间飞逝。此时已近黄昏。

岛屿中部的山脉的影子遮挡了过来。浓郁的阴影,为深沉的海和阳光的色彩抹上了一点担忧。

后来我才不得不承认了一个事实:在热带,在岛屿,整个人都比平时要懒散得多,不能安排太多事。

倘使平时能够做完,全然无碍,到了热带岛屿,恐怕也会有所拖沓。总之似乎尚未做什么,就已经天黑。

倒卵叶荛花/倒卵葉蕘花 Wikstroemia retusa 瑞香科 荛花属

路边山坡之下是一些荛花。晚上查了植物志,倒卵叶,整个中国也仅在台湾南部和兰屿、绿岛有分布,

原来是好货啊。以及,异侧山坡上的几内亚磨盘草,花朵硕大,拍照恰好效果不错。

几内亚磨盘草/畿內冬葵子 Abutilon guineense 锦葵科 苘麻属

只是随便拍了几种植物,就立刻满身臭汗。热带地区真是不服不行。大汗过后,满怀倦怠。

绕过海角,远远看到了我们居住的村子,好吧,大概是如此这般的路程。心里总算有了直观感受。

于是在未抵达村子之前,我们在路边停下,趁夕阳尚未引退,再随便拍几张照片。海滨植物。

停车的一大原因,是似乎看到了高耸的文殊兰。从前只是在南方的公园里和北方的温室里见过,

如今总算见到了野生,趁着夕阳温暖的光线,拍照。海风依旧吹拂不止,二三十张片子,只一两张不虚。

文殊兰/文珠蘭 Crinum asiaticum var. sinicum 石蒜科 文殊兰属

海岸边还有低矮的草海桐。贴在地面的灌木,相比于寻常的植株是矮了不少,却也显得可人。

拍照完毕,呼哧呼哧喘气,于是口渴。带多少水都无济于事。有时候觉得还是冰镇饮料更解渴。

于是回村子。我原本的设计是,第一天大致了解情况,第二天进山,第三天环岛海岸,最后查漏补缺。

最后也确然是如此实施的,但中间出了一些变化。有一个台风从台湾南部的海面掠过。

草海桐/草海桐 Scaevola sericea 草海桐科 草海桐属

因了台风之故,我们第一天到兰屿看到的那么湛蓝的纯粹的海,再也没能见到。

后来海的颜色开始变得浑浊,而且浪头也大起来。第一天的晴朗也未能遇到,后来始终下雨。

虽然有时是阵雨,但整个人都会变得潮湿起来。比如民宿的楼顶,倘使无雨,便十分惬意。

然而阵雨之后,房顶的积水便让人难以找到适宜的躺倒的位置。好处是其他旅客不至于爬上去了。

后来我们就在积水之间,勉强找几个宽阔的缝隙,躺下,看星空,看银河和流星,看积雨云,

吹海风,闲聊,扯淡,感觉欢乐。这是后话了。抵达的当天只是去楼顶看了一眼,

毕竟还有其他旅客,不少人聚集在楼顶,我不喜欢热闹,喜欢清净,所以没有凑过去。

晚上和老信一起,去村子里仅有的两三家饭馆之一吃饭。号称全岛唯一的吃山羊肉的饭馆。

兰屿上有许多散养的山羊来着。民宿的老爹说,可以去那家吃山羊肉,从善如流,我们便去吃。

可惜的是纵使饭馆的服务生亲切热情,山羊肉却不敢恭维,实在太硬太干涩,咬不动。唯有浅尝辄止。

当时在兰屿,为气候苦恼,为吃喝的不甚便捷舒适苦恼,为衣服晾不干苦恼,为房间憋闷苦恼,

为清晨从空调房里钻出来进入湿度极大的环境导致镜头内外玻璃片上凝结水雾影响拍照苦恼,

总之相比于垦丁的安逸,兰屿多少有些别扭,虽然都无大碍,但总感觉作为工作全无问题,却非度假,

然而,然而,一旦离开,一旦回到了北京,翻看曾经的照片,就满怀遗憾。何以不多拍一点景色呢?

在那里或者那里,还有那里,何以不拍张照片呢,哪怕一张也好。就种感觉逐渐浓烈起来,

仿佛吵嘴的恋人,诸般不是,一旦分开,却又开始想念。尤为想念初见时,海水那样静谧而湛蓝。

越是想念,越是无计可施。想起歌里头唱过:让我们忘了那片海。不然,就只能长久地惦念下去。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