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荒野香港、大帽山之巅  

2014-08-17 22:43:29|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几年前,拿到《中国植物志》第八卷,看到霉草科,心中一阵紧缩。

这什么啊这!奇奇怪怪,貌似是我的菜,可是分布的地点也太头疼了,台湾还不够,还兰屿。

当时我想,是不是这辈子都没机会看到这个奇怪类群了。毕竟台湾遥远,腐生植物更遥远。

那时年轻,以为世界真的会是我们的,遥想着先把《中国植物志》里收录的植物类群看个遍,

至少先把各个科都见一遍吧,都拍了照片留念吧,姑且是这个目标。于是,霉草科成了传奇。

后来,看到米熊在香港拍的照片,忽然意识到,原来霉草不那么遥远了。后来,台湾也不远了。

今年夏天,终于有机会去了兰屿,大森山,大天池,说是附近林子里有4种霉草,

多枝霉草和大柱霉草,在《中国植物志》上的记录就是兰屿小森山,距离不远,另外还有兰屿特有种,

然而那一天都在山里流汗,各种郁闷,却一株霉草都没找到。一株也没有,全然溃败而归。

那之前,我和米熊闲聊,称霉草为倒霉草。这回真的倒霉了,去了台湾,去了兰屿,还是倒霉。

于是,决定老老实实去香港,投奔米熊,有人带领,终归好过没头的苍蝇。于是,去香港找倒霉草。

多枝霉草 Sciaphila ramosa 霉草科 霉草属

倒霉草一枚,作为念想。如果我说,去香港是为了找某个特别的植物,通常会被人置疑或者鄙视。

香港有什么植物啊?去香港不是旅游购物吗?好吧,你们这群无知而庸俗的人类。

反正决定去香港。老婆大人买了便宜的机票酒店套装,也约好了米熊,天气预报显示,当天天气还好。

清晨一早醒来,面对维多利亚港,景色眩目。这明明应当是放轻松度假的节奏啊,难道要去山里拼命?

况且我才睡了三小时好不好,三小时!便宜机票的坏处在于落地已经半夜了,红眼航班。

结果起飞耽搁了半小时,导致落地稍晚,入关又耽搁了半小时,总之恰好最后一般地铁走了,

夜班城巴,第一班也走了,下一班又等了半个小时,潮湿闷热的午夜,仿佛回到了台湾,

但台湾有夜市和台妹啊,夜市可以让人的肠胃饱足,台妹可以让人的心情饱足,可是香港却没有,

在公交总站等车,投币不找零,这是半夜好不好,我哪有零钱啊,我哪有八达通卡啊,被公交侵吞了40块。

下车走向酒店,又是一身汗。又饿又渴,放眼望去,连个超市也没有,没有7-11,来个士多也行啊。

这么着,我们入住高大上的湾仔地区。饥渴困倦着被闹钟叫醒,身体机能似乎只有平时的30%正常运转。

但窗外的景色给了我些许宽慰。毕竟不是阴云密布,毕竟不是暴雨如注。走吧,去找倒霉草。

米熊只有这一天有时间,由于委实睡不醒,已经有点要迟到的迹象。快速起床,来不及吃早饭,出发。

终究还是迟到了。地铁站和米熊碰头,7-11买了水和三明治,杀奔大帽山。吭哧吭哧,山路蜿蜒。

起初山脚下还是一团闷热,向上去,渐渐阴湿起来,幸亏带了长袖,不然大约会冷得拉稀,

大半山路由计程车代劳,照顾了30%的我的体能,后面的路要自己走了。沿途各种登山和自行车爱好者。

异形南五味子 Kadsura heteroclita 木兰科 南五味子属

为了去找倒霉草,时间紧迫,我说,沿途没什么意思的植物啊,我就不拍了。其实很想拍的,很想很想。

按我平时的风格,这一路大约就能拍到中午。只是一起只睡了3小时就跑过来登山的小飞同学,

以及对这里的植物早已熟稔得懒得掏相机的米熊同学,大约要抓狂的。我的拍照片的慢,是难以忍受的慢。

所以不拍也罢。走了一段山路,开始喘息。米熊说,南五味子,我说,好。正好掏出相机来,顺便喘气。

撕唇阔蕊兰 Peristylus lacertiferus 兰科 阔蕊兰属

沿着唯一的道路奔向山顶。岩石缝隙里头,米熊说,看,这是一种兰。小飞说,兰在哪儿呢?

委实微小得可以!况且自从我们走上山路,就一直在刮着不停歇的阴风。草木晃悠不止。

拍照片变得多少有点困难。加上30%的我端相机都不怎么稳当,很多照片都成了狐狸、葫芦、糊塌子。

大柱霉草 Sciaphila megastyla 霉草科 霉草属

林子里的光线忽然暗弱起来。湿气喷涌而出,沁人心脾,毁人五脏。我说,似曾相识。

米熊说,留意四周,倒霉草差不多要出现了。我说,这感觉还真像兰屿啊,潮湿森林。

不对,不像兰屿,兰屿的潮湿始终闷热,这里却有些湿冷,战战兢兢,汗不敢出。

总之在林子里穿梭了一阵,几枚傻乎乎的红色植物就站在地面上了。这个就是吧?就是!

大柱倒霉草,可惜花已过了,找了许久也没见一株有花残留。也罢,果实也拍。

后来,在大柱霉草旁边,米熊说,多枝霉草也有。哪呢?哪呢?噢,这么小啊!

以大柱霉草的大小,倘使在兰屿,我应当能够发现才对。至于多枝霉草,您了太迷你了。

莲座紫金牛 Ardisia primulaefolia 紫金牛科 紫金牛属

林子里还有紫金牛,只是位置略尴尬,在一块靠近崖壁的石头上。我把身体探出,高难危险动作。

其实紫金牛植株不少,许多花蕾,只有这一个恰好开了一朵花。既然开花,就好好拍照吧。

毕竟林子里的光线弱得让人哀叹,加上阴云漫天,几乎不见日光,相机的快门变成了一场灾难,

我有点后悔没带三脚架来,不过转念一想,除非有微距云台,不然还是扯淡,于是释然。

毕竟念念不忘的倒霉草已经见了,再无牵挂。至于照片拍得好与不好,那是下一步的问题。先求有。

况且作为地主的米熊,总会比我有更多机会来拍照,也有更多的时间去思考和尝试如何拍照,

没有理由他的倒霉草照片还不如我仓促来港拍下的,所以我只要完成某一个十多年的惦念就好了。

这么想着,忽然感觉愉快。更愉快的是,就在距离倒霉草不远处,发现了一群水玉簪科妖孽。纤草。

纤草 Burmannia itoana 水玉簪科 水玉簪属

我问过米熊,这个季节,腐生的妖怪有什么啊。倒霉草有的吧?水玉簪呢?倒霉草有的,水玉簪或许有。

这个季节的水玉簪只有纤草这一种有可能遇到。再晚几个月,才是水玉簪的繁盛季,但倒霉草已败落。

所以水玉簪是附带,能够看到,当然是额外的幸运。况且纤草又是如此优雅神秘的姿态。

竹子丛中的纤草其实很多,只是我钻不进去,竹子和灌木太过浓密了。边缘的几棵,姑且让我拍照就好。

再次感叹没有三脚架和微距云台。同时想要尝试拍环境片,却发现黔驴技穷,完全没有想法。只得放弃。

我们在林子里拍照的时候,小飞说,太阴湿,我就在外面一点看恐怖小说玩吧。也好。

决定返回,小飞的小说看了大半,把自己吓得死了大半。我说,纤草好看,一低头,在小飞身边就有一株。

米熊说,纤草陪你坐了一个小时。我说,香港之旅这样的体验,别人一定没有。和水玉簪看恐怖小说。

苞舌兰 Spathoglottis pubescens 兰科 苞舌兰属

山路边的草丛里还有苞舌兰。之前路上也见了,也拍了,只是因为刮风,几乎没有一张拍清晰。

米熊说,原本苞舌兰会更多些,毕竟还是有游客会摘花。我说,已经很好了,毕竟还有剩余。

假设这是在哪哪哪或者哪哪,还能给你剩下么?这么好看的兰花,得被多少人觊觎和摧残啊。

宽苞茅膏菜 Drosera spathulata var. loureirii 茅膏菜科 茅膏菜属

再向前走,潮湿的草地上还有茅膏菜。我说,真好,竟然还有花,这个种我还没遇到过花呢。

每次都是花未开,因为没有阳光。这一次竟然在找过了倒霉草之后,还出了一点点小太阳。

想起二十多年前,去某个学校的植物标本馆参观,看到猪笼草和茅膏菜的标本,感觉神奇,

那时候想,要是有机会去看看活的就好了。如今猪笼草和茅膏菜早已实现,倒霉草也不再惦念。

竹叶兰 Arundina graminifolia 兰科 竹叶兰属

路边的草丛,米熊说,这里有可能有多一点苞舌兰。于是过去寻找,没有,一株都没有。

但是有竹叶兰。虽然是南方较常见的种类了吧,我也拍过比这个更理想一点的植株,

但毕竟是野生兰,凑凑数也是好的,虽然依旧刮风,虽然还是难以对焦。勉强拍实了一张。

野菰 Aeginetia indica 列当科 野菰属

转身,回头,草丛里竟然还藏着野菰。寄生的家伙。这次的运气真是足够好了,从没奢望还能顺手拍它。

虽然东南和华南不算少见吧,但我真的没遇到过。腐生寄生食虫,这半天的收获也足够丰盛了。

准备从山上回去之前,俯瞰,近处是荒野的山坡,远处是繁华的城市。这个那个,都是香港,无法割裂。

只是人们认识的香港太过片面而已。就像我在北京,知道还有槭叶铁线莲,还有北京水毛茛,

但或许大多数人都不清楚,人们只知道长城、故宫、颐和园,最近几年还有鸟巢、水立方。

是人们误解了香港,但这些山林始终都在,无论人们是否在意。山林中藏着妖怪或者瑰宝,它们始终在。

  评论这张
 
阅读(557)|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