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云收集】小英雄雨来、泼墨溅法  

2014-06-13 23:36:1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风来啦,雨来啦,蛤蟆背着鼓来啦!——小时候的歌谣,只记住了前面的一半。

后来从各种渠道,得知了另一半的几个版本。但反正不是我小时候说过的版本。

比如:风停啦,雨住啦,蛤蟆把鼓打漏啦。以及:什么鼓,花花鼓,丁丁当当二百五。

依稀记得我们是有另一个版本的:刮大风,下大雨,东边来了白毛女;白毛女,就是你!

总之,风是雨的头,屁是屎的头,民谣说到了强对流雨和腹泻的前兆。人民智慧大无边。

在办公室里头,忽然看到窗外狂风大作。借了雨伞,跑出去,遇到同拎雨伞向外跑的领导。

我说,我要去抢救电动车。领导说,我要去抢救我老婆。都是害怕雨淋的存在。

推车进屋,再拎相机奔向外头,拍云彩。风呼啸,我说,眼看着,小英雄雨来!

天顶是混杂的一片黑色。带了相机,原本准备拍雨前的悬球云,然而不见悬球。

球已经纷纷破碎了,变成了柔软的曲线,游龙一般,泼墨一般,将沸未沸的水一般。

我想起年轻的时候玩的一款RPG,里头有个角色,擅长的招数叫做:泼墨剑法。

有雨天边亮,无雨顶上光。天边正亮着,俨然暴雨将落的前奏。我收拾好了车子,有恃无恐。

拎着相机四处踅摸,寻找适宜的视角。提前下班的人们四散奔逃。只有老园丁,淡然地推着剪草机,咔嚓。

本以为雨立刻就会落下,但却出乎意料地拖沓。我索性跑到旁边的小空场,北望,天上也有另一群墨汁。

我忽然怀念起墨鱼饭。用新鲜墨鱼肚里的墨汁,将香米染得乌黑,墨鱼本身却是韧糯的口感。瞬间饥饿。

天上的云丝变幻得急迫。我试图用相机的摄像功能,然而拍出的效果却无法满意。唯有云动不止。

政治课上唯心主义论调说,不是风动,不是云动,仁者心动。雄霸说,金鳞岂是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

雨零星地掉落了一点点,我准备收工回楼里去。最后抬头看,天空中隐隐藏着什么生灵。

我想起秦少游,飞云当面化龙蛇,夭矫转空碧。这是凝结了生命味道的最后一曲华章,只吟诵,亦叹惋。

最后回头遥望,天边依旧亮着,两层明亮的颜色。雨在头顶盘旋,我想,这雨约莫下不长久。

积雨云仅如此大的一坨罢了。于是我躲回屋子里头。雨或猛烈或稀疏地,下了一个小时,渐渐止住。

回家路上,西边出了太阳。仅从云层里露了一面,继而匆匆忙忙地钻了回去,未见彩虹。

毕竟阳光不够浓烈。这些年我总是和彩虹擦肩而过,或在车上,或在地铁,或未带单反,或恰好离京。

但没有彩虹也不影响观云的欢乐。东边的云层渐行渐远,它们地面平滑,头顶凹凸,近乎堡状。

我躲在道路中间,两侧都是急促赶路的人们。雨已不会再飘落了,他们却无不惶恐。空气转冷。

北侧还有积雨云残余,然而只剩下一点雨幡,落不到地,桀犬吠尧而已。但天光毕竟暗淡下去,云色渐黑。

我也感觉到了些微的凉意。骑车出门的好处是可以随地停下来拍照,不必担心交通拥堵,但冷暖自知。

堡状云快速游移,约莫不足十分钟,它们已去了更远的东方,仿佛自己就是鉴真和尚,任重道远。

一场对流雨的离去,倘使在高原,通常会有灿烂的夕阳,但城市里头往往不同。只余下漫天阴郁的碎片而已。

况且头顶还有云体的余孽。它们虽成不了气候,却仍旧乐得张牙舞爪,抬头看,满心压抑。

于是我只是远远眺望前方。反正没有彩虹,我只需顶着冷风,就能回到家的方向。

天黑之前,看到南边的天空仍旧挂着齿轮状扭曲搅动的云丝。忍不住停下来拍照。

想起对口词。齿轮车床车床齿轮齿轮车床车床齿轮。天上的云也在如此念叨。

前两天临近黄昏时分,同样的雨后,同样关乎舌头打结,偶然说起,辽宁鸟类志,

这也是连念十遍往往口齿不清的一个莫名其妙的词汇。齿轮车床,车床齿轮。

云团还在滚动着,我钻进立交桥下,打开了电动车的微弱前照灯。夜色初上。

  评论这张
 
阅读(16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