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天赐、集色】清明之色、有言语的图案  

2014-04-05 04:54:4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清明节气当日,无雨,却有花飞花落,飘散纷纷。我想,那也是符合时令的悸动与哀愁。

自春分至清明,关乎这一节气的颜色收集,终于告一段落。亦有已然收到的少许,放在谷雨。

归根结底,每年物候的偏差,我也需要用自身的感受校准。反正今年春天注定匆忙,却美好。

小假期,无非多休一日而已,但心中感受却全然不同。仿佛真个休假一般,催人慵懒。

然而这一假日,堆积在手里必须完成的工作,委实令人眉梢大蹙。但反正无计可施。

唯有慢慢梳理。故而我原本想要推迟这篇日志的发布,毕竟处理图片很是耗费精力来着。

但忽而想到,我自己实则并无长物,稍可炫耀之处,无非知晓向哪个方向勤勉。仅此而已。

既然勤勉,就应当将这一节气的活计完结。此乃安身立命之本,必须督促自己,懒惰不得。

于是我还是将清明时分,剩余的诸般颜色,结伴贴了出来。那里面,有我喜爱的俗物来着。

若说皱皮木瓜,则不如贴梗海棠更显亲切。自我小时候,便贴梗贴梗地叫个不停。

彼时要好的同学家楼后,恰栽了一株,向他人炫耀时,就走到那个位置,去识别花木种类。

后来看到陆文郁先生的诗草木今释,说到木瓜、木桃、木李。我怯以为,以大小来区分甚好。

于是果实最大的是木瓜,次之的当是木桃,于是我便固执地认为,贴梗海棠就是木桃也么哥。

最熟络的,当然是木桃琼瑶之句,然而那是说果实。依稀记得春雨燕脂花,似说木瓜木桃之属。

紫荆也开得稍早,满树花朵,令各种自以为学识渊博的遛弯儿老头老太太们绞尽脑汁。

我是不太中意紫荆的繁茂,觉得那是何等忙叨。然而这花也开不久,三五日后便破落了。

古人说到红荆,似指紫荆,却又混着羊蹄甲,这名称之辩,古已有之,无怪今人。

但叶申芗的一阙相见欢,则无疑是说紫荆了,因为这花另有别名叫做满条红。甚是形象。

惜乎这词作不知收录何处。我是从他人集藻之中所见,却暂查不出来由。

我将这一篇集色,定名为,有言语的图案。因着这些花草,总令人无可回避地想起某些言语。

古人所作的诗词佳句。仿佛说到葵花,总少不了司马光他老先生所言,惟有葵花向日倾。

每每见了二乔玉兰,我都会自行联想到后汉三国的美女姊妹,想到铜雀春深锁二乔的韵律。

虽说此二乔或许非彼二乔,但反正彼二乔所指本也不是真个二乔。乐之朝夕与共,何乐不为?

这便是何以近些年里,我时常宣扬草木花卉与古时文化的渊源,那里头,有一种通联的欢乐。

看到某种花木,便可随口摘来几句诗文,与妹子同行,瞬间光辉伟岸。只可惜我却过了那年纪。

桃花当然是桃之夭夭,还可以顺便调戏妹子,能否之子于归,不归也罢,先宜室家再说。

只可惜桃花绽时,我稍耽搁了两日,再去寻,尽是落花。且那株熟识的桃树愈发高大,难以触及。

绕了一遭,终于碰见了低矮的桃树,趁夜色未浓,寻了朵为数不多的完整花朵来。略失娇嫩了。

关于桃花的品种,在今年之前,我依旧囫囵吞枣一般,以为所有红色的都可谓之红碧桃。

忽一日翻看广群芳谱,才知晓古时诸般桃花即有了名字。继而看植物志,亦继承了明清之说。

见到人面桃,不得不想起崔护故事。小时候觉得人面不知何处去,委实骇人来着。

说这人面桃红而重瓣,我便依着古人所言,去找相应的品种。无可断定是否遵了古意。

但反正我是欲意遵循来着。而诸般笼统谓之红碧桃的品种里,这一枝,可谓我最喜爱的类别了。

前几日还在说,惟独碧桃不可原谅,因着它们实在太过繁杂,远观喧闹,近看凌乱。

但其实我误会了碧桃君。古之碧桃,言花色粉红者,未说千瓣。当是今人借古名借得错乱。

倘使那满街不堪品味的重瓣碧桃,并非原本碧桃所指,我就生出了去寻原本碧桃的念头。

依旧以古人描述为线索,姑且寻到最为相似者。这分明接近于桃花,稍娇艳,却不至人厌恶。

见了这花,我从脑袋的深沟里竟然掏出一句,碧桃红颊一千年。李商隐原本是些石榴花的。

用碧桃与石榴类比,此后话也,但竟然能够忆起。同时蹦出的还有李贺,瑶姬一去一千年。

瑶姬当然与碧桃无关,皆是一千年罢了。只是被误解的碧桃,或许如瑶姬那样哀痛欲死的吧。

上一篇日志,便有人提到海棠花。因着古人不甚分辨海棠与西府,我即拿了西府来。

亦是因开始关注植物果实种子之故,才发现离家不远的两株海棠实不相同。果实颜色有异。

一黄一红。春日细看了花,果然,一者海棠花,一者西府海棠。从前竟未曾留意。

枉我还时常将海棠的词句挂在嘴上,艳妆一出更无春。曾经写植物分类的弹唱词,用过这句。

至于垂丝海棠,我也多少有些喜爱来着,但京城之中不易见。纵然我知晓某个确切位置吧。

一来繁忙到分身乏术,二来,或许留待明年再寻,也可谓留下了更多欢快的可能性。

其实我还想引用苏东坡来着,海棠虽好不吟诗。但既然说蜀海棠,还是不混用为妙。

丁香也注定会想起,丁香空结雨中愁。记得几年前,拍了丁香,用这句当作日志的题目。

那一次真个愁怨深重。写完那篇日志,我便在打球时韧带拉伤,休养了好一阵子,苦不堪言。

这个清明无雨。倘使有微雨飘落,逢着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想必意境悠长。

只是我从来不喜欢丁香一样的愁怨,而且彷徨。那得有多拧巴呢?姑娘的性格还是率直些的好。

去年收集种子,在某个位置收了丁香。我猜测是紫丁香来着,凭借依稀残存的记忆。

但今年既然花开,当然还去核准,因为白丁香的种子形态也全然相同。去看,远望,当然是紫花。

如此,完结了一件惦念。途中经过水塘,见了芦苇的新芽,突然感觉饥饿起来。还要怪苏东坡。

说什么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初颂这两句,我恰听说河豚的美味,于是无尽嘴馋。

小孩子不区分什么日本河豚,中国河豚,反正苏东坡说河豚,而我刚刚听闻河豚乃剧毒美味,

所以连着蒌蒿和芦芽,我也觉得必须是与河豚搭配的青菜。蒌蒿自可食,芦芽则口感粗砺。

如今这城市里,蒌蒿颇难见,上次相遇,尚在三五年前,因而我姑且收了芦芽的颜色,配这诗句。

拍照片的时候,我想,芦芽是否也如笋尖一般,择其鲜嫩者烹制,味道或许亦清新可人。

想着,忽而听见犬吠。在户外拍照,我是最怕犬只的,它们总有各种法子过来搅乱,

或许是处于好奇心或责任感,但反正让人心神凌乱,于是我只草草拍了片子,收拾器具,快步逃离。

这就是清明节气之前,寻找草木颜色的诸番经历里头,最后我要说的。颜色繁多,让人欢喜。

但身在城市之中,难免被各色人等和犬只们围观、误解、品评、蔑视,还有吼叫和便溺,

从前我只是趴在草丛里拍生态照,如今有时还要在户外直接拍摄白背景图,那些烦扰,便来得更猛烈。

我并非海燕,并非受虐同时还要欢唱的类型,因而我唯有希冀,到夏日,人们能够少些躁动就好。

  评论这张
 
阅读(110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