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天赐、集色】谷雨之色、谢家轻絮沈郎钱  

2014-04-26 05:02:5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直想在某个春季的尾巴里,拿来李商隐。今日春光太飘荡,谢家轻絮沈郎钱。

榆钱早在两周前,便是青钱的模样,如今已枯作黄铜了。不不,又比不得黄铜的厚重。

总之谷雨虽已经过,却还有几味残余的颜色,我想,还是补全为好。毕竟也着意寻了许久。

实则这一年的谷雨,早早就拍了榆钱。小时候吃榆钱,未觉得美味,只多些清鲜罢了。

如今有点怀念,想吃的时候,才发现榆钱历经了污染、药物和腻虫共同洗礼啊,变得黏糊。

这一篇发得极晚,为了等柳絮。谢道韫说,未若柳絮因风起,于是这絮也就成了谢家轻絮。

最难拍照,并且也难后期处理。全然找不到轮廓,只能凭借感觉,勉强处理成这个样子。

紫藤做了自然收集物的。但我还是想要把紫藤拿出来,那种可以单单用一个藤字来定义的颜色。

我有些难于把握,这颜色在灯光下、阳光下和阴影里,依稀闪现出不同的色调。冷峻或者平和。

这一次的芍药是专门购买的。买的时候,单瓣芍药自是毫无问题,相邻重瓣,都被胡说了。

都说是牡丹。倘使唐朝之前,世人几乎不知道牡丹为何物。说到底,我也更中意芍药些。

何以牡丹一出,芍药就要退而为相呢?明明是单瓣的芍药最为顺眼,无须吹拉弹唱。

三齿萼野豌豆。管它是不是古人所谓的薇,管他是不是大小巢菜,总之就是这玩意儿而已。

还是习惯称之为三齿萼,明明中国植物志称之为大花野豌豆。拍摄时已略天晚,日光斜射,色调黏稠。

榆 Ulmus pumila 榆科 榆属

至于沈郎钱的出处因果,自有掌故,此处不多说。可以采了回家,趁尚未老去。

灰白色的榆钱更加轻柔,却因焦枯,委实难看了些。倒是榆钱里的种子,我很是细看过。

偶尔吃大果榆,那是很欢乐的,比寻常的榆钱大很多。近些年春季,却总遇不到。

说到底,从前也只是在植物园才确认有大果榆可见,然而春日的植物园人潮涌动,

于是这些年来,总是刻意在春日选择回避,不愿在路上堵作一团,或是在公交车里战斗。

杨花,柳絮,毛球,似花还似非花,造就了多少人春季的苦闷。眯眼,喷嚏。

拍过照片后,那球,最终还是被我放归了室外。它们再至风中,轻柔不忘。

最后的滚动球,则是两年前的旧照了。拿出来,作为钱絮的结尾。这么着,春日终于逝去。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