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春分过半  

2014-03-27 19:46:55|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终于明白了,何以古人一个节气要有三候,五日一候。因为花开花落得太过匆忙。

去年的春季,因着寒流来袭,花开得甚晚,春分时只见了迎春,余者皆等到惊蛰将近,才次第开来,

今年则全然不同,气候和暖,花开得迅猛,落得也更壮烈,忽然一夜,枝头皆染颜色。有点矫枉过正了。

比如望春玉兰。早三五日,仅是初绽,春分当日却已开始残破,又过三天,竟然只余新叶,一朵花也没剩下。

山桃 Amygdalus davidiana 蔷薇科 桃属

另一个赶路者是山桃。记得从前的山桃总是从容不迫,延续将近两周。去年则只有山桃早开,看得厌倦。

然而今年的山桃忽而尽落,仿佛封家十三姨怒气冲天,连那护花幡也保护不得,就把枝头的花悉数抖落了。

毛樱桃 Cerasus tomentosa 蔷薇科 樱属

发现疑似毛樱桃的花朵时,我很是惊诧了一下。明明家门口不记得有这东西来着。莫非是去年新栽种的不成?

具体种类也不是很确定,只觉得最接近毛樱桃。岂料几日后,又在别处见到栽种了这个。大约是园林绿化新贵。

杏梅 Armeniaca mume var. bungo 蔷薇科 杏属

听说梅花还在,决定赶快去寻。从不记得北京露天能够栽种梅花,印象里都是温室里病殃殃的盆景状。

去看了,才明白,原来都是杏梅。说是和杏杂交的,因而有了杏的耐寒基因,才能在北地存活。

花已稍残了,但终究聊胜于无。栽在别扭的位置,于是拍照也颇受限制。路人来往,围观不在话下。

李 Prunus salicina 蔷薇科 李属

再度见到李花也很有久别重逢之感。北京栽种得大多都是紫叶李,作为园林观赏还好,但毕竟是变异货。

从前的李花还是在吃饭大学见的,如今那地方被栅栏围了,铁门紧锁,约莫被某个领导划入了势力范围吧。

遥想当初,我们在那片园子里看花草和观鸟,夜里间或遇到刺猬和摸黑的情侣。如今一切皆休。

山茱萸 Cornus officinalis 山茱萸科 山茱萸属

事后发现,这个角度的山茱萸,去年大约也拍了。每每路过,都觉得这个视角好像可以拍一拍嘛,于是拍了。

晴好的天气已然过去,云开始增厚,日光暗弱,于是总觉得白平衡似乎有了差错。匆忙之间,也未检验。

梣叶槭 Acer negundo 槭树科 槭树属

相隔一天的梣叶槭。这几年北京貌似也栽种了不少这树,原因不清楚,总之忽然就见到路边呼啦呼啦钻出来。

也是因了相隔一天,天气更加阴郁,密云不雨,天色无光。睡醒,拉开窗帘,看到这情形,就丧失了拍照的欲望。

秋子梨 Pyrus ussuriensis 蔷薇科 梨属

最后是梨花。去年专门跑去某个广场前头看梨花,实则在家门口就有几株。也是新栽,孱弱得不成气候。

阴天拍摄白色的花朵总缺少质感。也罢,春分过半,无论天气如何,再不去追花开的脚步,就来不及了。

于是这个春季只剩下匆忙。但既然窗外一片春光,为了不要辜负,所能做的,唯有置身其间,不顾其他。

  评论这张
 
阅读(46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