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天赐、集色】雨水之色:小枳黄、乌柿黔  

2014-02-20 19:49:2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雨水节气,向来没有雨落。这一时节最是不易找到迎合时令的收集物,于是,只得多花点心思。

查了从前的照片,恰好看到,这时候栽种在屋子里的瑞香,正是花期。要比南方的瑞香晚些。

想着,唔,瑞香,不坏不坏。于是决定去找瑞香。感冒,天色阴郁,但时间委实紧迫,于是出门。

瑞香倒是见了,然而却是半死不活的模样,萎靡不振,气数将尽。莫说是花,连叶子也要落光。

然而终究找到了些值得收集之物。树枝顶端的枸橘,还残留着小果。足够大的果子已纷纷掉落。

地上也有小果,细看之下,遍地都是。大果也有,但大都烂了大半。小果埋在雪里,看来倒是精巧。

因着枸橘和枳两个物种貌似已经归并了,倒省了植物分类上的麻烦。总之我依旧称之为枸橘。

夏季见到时,虽然膨胀,却是青绿色的,秋日渐黄。到这个时候,颜色却比之前更为浓郁些。

乌柿也还有。从前只见得一两个,这次一下子看到数十枚,灯笼般地挂在枝头。

貌似古人称之为椑柿来着,又有乌柿之名,总之似柿而小。从前见到,都是柿子的橙色。

这一次才忽然明白了何以叫做乌柿。冻了一冬,颜色终于转为了乌黑,名副其实。

牡丹 Paeonia suffruticosa 毛茛科 芍药属

因着园丁的辛勤,园子里残留的草木并不太多,于是只随意转转罢了。见到牡丹的果实,但种子极少。

其余草本绝大多数都已经清理干净了。木本虽在,也都剪掉了上面的枝桠。这时确然不是好时候。

乌柿 Diospyros cathayensis 柿树科 柿树属

见到乌柿不久,正在园子里乱转时,遇到Saga师兄。冰天雪地在园子里乱转的人怕是一共也没有几个。

师兄说,乌柿这个时候应该变甜了,好吃。我终究没有尝试。以后还有机会的吧,但今天却不想尝。

感冒,原本就无胃口,担心因为主观缘由,冲淡了对于美好果实的正面印象。

此外,伸手去触碰果实的时候才发现,枝子上的小短刺,其实对于果实是种相当有效的保护。扎手。

罗布麻 Apocynum venetum 夹竹桃科 罗布麻属

罗布麻总算还剩下了一些。大多数果实都已经爆裂了,但还有少数带着种子。有这一点点就已足够。

想来其实罗布麻是我最初认识的50种植物之一。离家不甚远的河边,曾经有一大片来着。

如今我却已有十余个年头没见过野生的罗布麻了,只能在园子里见栽种的。那河,自然也早已不复存在。

雪松 Cedrus deodara 松科 雪松属

温室前头,雪松的雄球花还在。拍了,匆匆进温室,去寻瑞香,未能如愿。雨水节气的收集物,就只有上面两个。

在温室里遇到两个老头,端着单反,撑着三脚架,在拍皱皮木瓜——抑或近似的什么,总之是红花。

煞有介事地挪来挪去,一边挪,一边聊天,东家长,西家短,南家方,北家圆。品头论足。

我最怕如此的老头,都是闲来无事生非之流,在不同的世界观下,试图对话,难于和长颈鹿聊天。

见瑞香已然完蛋了,我转身要走,只听得一个老头大喊:“哎!”不搭理,继续冲我:“哎!”

我抬头,老头说:“哎,我问问你啊,我得问问你——”我甩给他一个冷峻的面容,快步离开了。

其实我想对他说:所谓不耻下问,您都不耻了,您下问,您知道请教二字怎么写么?——也罢,这话说不得的。

谁知道人家退休前,到底是国务院的干部,科学院的教授,还是少林寺的和尚,怡春楼的尼姑?背景不明。

不解释,我想,遇到此类人等,就能瞬间明白个中感受。总之我没那个闲工夫,我要赶在堵车之前回家。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