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再临】关于台湾2012秋日的追忆  

2014-12-31 15:55:01|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2012年9月末,是我第二次台湾之旅。因着是较为纯粹的旅行和周游,更倾向于体验,

所以其实玩得很快乐,照片却拍得零散,加之回来之后疏于整理,日志始终未发。

沿途整理过一些照片,随手发在微博上来着。作为追忆,姑且把这些照片贴出来吧。

9月末尚未到大陆十一长假,提前了两三天,抵达台北。游客尚未蜂拥,于是安宁。

实则在2012年,纵使长假,赴台的游客数量也并未像如今这般密集,并非人满为患的灾祸。

总之抵达台北当天,住了虽然地点略有点奇异但决不偏僻而且感受很好的酒店,

说奇异,是在小巷子里,相传那里曾经是知名的红灯区来着。不大,但轻松,自助早餐豪华。

抵达当时,台北还有台风的尾巴残余,下飞机时还有风雨,住下安顿好,雨稍停下,

半天时间,去台北故宫,我虽去过了,却不妨再去看,一直看到天黑,出门,愿望,灯和树花。

抵达第一天的晚间活动当然是夜市。去了师大夜市,彼时师大夜市尚未下狠手整治,

虽然有些摊位稍萧条,整体却还繁华,对于未曾来过台湾的旅人,依旧充满诱惑。

但那时我们稍有些累了,随便转了转而已。其实我已去过了台北的四五处夜市,

加之其他地区的几个夜市,总体来说,对于当时的师大夜市感觉是,特色并不怎么鲜明。

第二天决定去莺歌,陶瓷老街。和姐姐姐夫一道,他们都是爱茶人,也爱茶器。

依旧有小雨,老街并不热闹,恰好适宜闲逛,许多家一一走下来,良莠参差,

总算有几家的器具很是喜欢来着,下手买了,后来直接找了小三通运输回北京。

然后就是9月的最后一天,早上起来,台风竟然过去了。有了阳光,气候有些闷热。

老姐和外甥女去购物, 我和姐夫跑去台北植物园。我对台北植物园印象颇好,感觉舒适。

但9月末的植物园可看的东西不算太多,随便转转而已,遇到松鼠,被游客们围观。

台湾野牡丹藤算是特有物种了,植物园里特别有兴致的为数不多的收获之一,

其余不少是热带地区常见种类,还有一些作物,可惜的是水生区间隔六个月却还未开放,

总之植物园完毕,出来时约不到下午两点,我决定跑去公馆,一家路边小店,吃午饭。

那小店也经营了几十年,之前有朋友带我来吃过,感觉不错。饭毕,转一圈回住地。

小飞从大陆赶过来会合,傍晚大家一起去北投泡温泉。半山腰,说是张学良曾在此住。

北投周遭的温泉很舒适,是真正的温泉水,泡得热腾腾滑溜溜出来,天黑了,遥望台北。

当天其实也是中秋节,在台北新近的风俗是要吃烤肉的,家家户户吃烤肉。

我们也预定了一家餐馆,烤肉自助,狠狠地吃了许多,吃到出门走路不便。

然后是北部的周游。首先穿越淡水,去富贵角,因那里算是海滨植物的观察点之一,

我想顺路去看看究竟是什么状态,但其实并没有太多时间停留,随便看看而已。

之后去猴硐猫村,中午跑去金山吃庙口鸭肉,那是曾经台师大的老师特意带我们去品尝过的,

再去,依旧喜爱,虽然嘈杂,但味道很好,价格又便宜,气氛很有些不一般的特色。

饭后才去九份,虽然游人很多了,但还是玩得欢乐。喝茶,看日落,之后去十分放天灯。

即将离开台北,不舍得浪费时间,于是晚上又去夜市,这次是宁夏夜市,不大,却精巧。 

吃了许多乱七八糟。我想念烧仙草,却因天气还不够冷,总买不到。在夜市边缘终于如愿。

第二天一早坐高铁南下。然而为什么是台铁便当啊?高铁会不会伤心?

总之便当味道不错,相比之下,大陆的类似快餐都可以统统休息了。中午抵达台中。

收拾一番,开始感觉炎热,毕竟是热带。下午跑去东海大学,看著名的教堂。

但我们却没有足够的充沛精力在台中继续游逛了,从大学出来回住处,准备晚上。 

号称全台湾最大的逢甲夜市,当然要好好逛一逛。改良翻新的食品居多,年轻人喜爱。

曾经在这里吃过的章鱼大丸子,再次找到,真不错。总之这一回又是吃得走路困难。

夜市归来,逢甲大学外墙。我再度想起,这里的学生会是什么感受呢?

相比于我曾经挣扎过的北京吃饭大学,这里似乎更接近于热闹而美好的大学生活范本。

下一天,鹿港。因罗大佑的歌曲之故,我——以及许多大陆人——都对鹿港情有独衷。

老街冷清,也许未到营业时间,但也清静,于是可以慢慢溜达,时光黏稠。

摸乳巷。狭窄,很三俗地合影,钻过。老房子和新一点的房子混杂在一处。

说繁华,鹿港显然谈不上,但并不破落,所以有味道。我想起大陆的许多村镇,一声哀叹。

我是不怎么有兴趣专门去看庙宇,但也不反感,所以还是去了,看到些有意思的细节。

比如门神,比如鼓,比如后院里的小桥流水。坐在门口休息,有个台湾男生前来搭讪,

他是在调查来鹿港的游客的一些背景资料,聊了一下。感觉台湾的男生普遍都较自信和开朗。

鹿港回去,第二天去台南,又是中午抵达。放下行李开始乱转,先去孔庙。台南更热。

从孔庙出来已经很热了,到路对面的水果店,吃了一份又一份,水果冰之类,总算复活。

其实孔庙本身不大,特色在于历任统治者都会在那里头题字,看到阿扁,看到小马哥。

孔庙之外保留着一些高大树木。再度遇到松鼠。我感觉在热带的活动能力急剧下降。

容易疲倦,所以后来穿过一条小巷子,我们就已经感觉累了。决定去觅食。

说是要去赤崁楼附近找吃的,司机说,有一家不错,去试试,于是去了。

味道确实不错,价格也便宜,再度吃了许多。外甥女同学倾情出镜。

其实这张照片我发到微博上以后,竟然招来了几个台湾男生或者大叔的搭讪,

甚至有个男子聊了几句以后就求见面,你们看习惯了台妹,改喜爱大陆妹了?

好吧,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家伙们啊。言归正传,大叔什么的只是小插曲。

赤崁楼逛罢,只剩下我和小飞还玩得动,于是又去了安平古堡。

游人照例不多。听说这一天在台北及其周边某些地方已经还是拥挤了。

总之我们在安平很是闲暇,绕到古堡后面一侧,竟然再无他人,宁静安详。

我就在无人的古堡墙角寻找光影,安心地拍一株种类极寻常的野草。

时而有鸟鸣。台湾很多地方都能听到各种鸟鸣,但常会夹杂汽车的轰鸣声,

这里没有汽车,只有鸟鸣,甚至没有人声。我想躺到树阴下斑驳的光影之间小睡。

台南之后去垦丁,包了车直接拉过去,中途照例在车城吃了猪脚。小飞玩累了,有点难受。

傍晚去半山腰看日落。我闹不清楚那里算不算关山日落,但反正位置差不多来着。

说实话,仅从日落而言,还是缺了些气势。在台湾这类景观往往无法令大陆游客激动,

因着大陆确然有许多更加磅礴的景致,反而是台湾一些精致的小场景,会令人感动,

尤其是加入了人情之后,更增添了独特的氛围。只期望台湾人民能够理解得到这些宝贵。

照例住在云朵轻民宿。窗口,看到肥硕的云和风车。台湾的最后一站,所以可以悠闲。

我们赖在民宿里不想动弹,特别是傍晚,可以在小亭子里泡茶吃水果。宛如度假。

去鹅銮鼻公园来着,灯塔作为地标性建筑还是应该看上一眼。我则去拍植物。

因小飞身体不适,后来我们总算早早离开了,老姐他们后来去浮潜,我也未去。

垦丁总是让人感觉亲切的。虽然南湾及大街一带其实也很嘈杂,有些喧闹,

但因着第一次来垦丁,就恰好住在了云朵,认识了老板一家人,所以亲切,

此后每一次去垦丁,就直接跑去大光,跑去后壁湖,仿佛那里有一个可以依靠的住地。

本来我也想去龙磐草原看星空,但跑去那里一看,阴天有雨,只得作罢。

明明出门的时候还看见星星来着,怎么跑过去就下雨了呢?

但第二天晚上,跑到关山的岔路上,随便看了看星星。星空当然依旧美好。

离开的那天早上,我去海滨寻找海漂的种子和动物残骸。看到林投的果实。

总之这一次在垦丁并未太过折腾,但恬静也有恬静的美好。对了,去白沙来着。

如今算来我去过三次垦丁,只有这一次在白沙下海泡水。其实我很喜欢海水。

喜欢平静的海水和细腻的沙滩,泡在里头不想钻出来。原来我还保有这一份简单心思。

在垦丁唯一认真去做的不那么悠闲却有一点点倔强的事,就是自然收集物。

自从上一次从垦丁回去,我就一直想要拍这么一张自然收集物的图片来着,

这一次,恰逢台风过去不久,海滨有更多残骸,特意三脚架,在清晨的房间里头摆弄了许久。

第二天一早桃园机场的飞机,于是前一天必须去高雄住下。不然赶飞机很辛苦。

从垦丁到高雄约两个小时车程。于是我认真地想,以后去台湾,应当先去垦丁,

从南边再北上,就不至于为了赶飞机,专门变换住处,跑去高雄重新安顿一下。

总之在高雄我们都不想动弹,窝在房间里头看港口的日落。晚饭,睡去。

桃园机场,回北京的飞机上, 我开始拍云彩。有各种云彩,最后看到宝光。 

总之2012年秋天的台湾之行,真的是就简单的旅游而已,没有特别鲜明的特色或者目标,

如按我所希求,当然应该跑去台湾看特有的动植物,或者看一些精巧的手工艺和创意产品,

但倘若想要初步了解一个地方,大约这样的周游也是不可或缺的。没有周游,就无从把握。

从饮食、居住、游览之类,去了解当地人们的态度和心思,那之后,才能更好地了解,

他们何以看待生态,他们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去面对那些特有的动植物或者手工艺。

因而其实这一次走马观花式的台湾游览,也让我明确了一个想法:反正以后还要再来。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2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