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天赐、集色】小雪之色、在凋敝的阴霾之中  

2014-11-21 04:23:05|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雪节气当然一如既往地没有雪落。正如雨水节气没有雨水一般,小雪也没有雪。

年年如此,从前小雪节气的自然收集物,还有各种颜色的叶子或者果实,

总之这个节气略有些尴尬,尚未足够寒冷,尚未展现出严冬的凛冽,却又已足够萧索。

反正不是令人愉悦的节气。 愉悦不起来,尤其今年的小雪,非但无雪,还有灰霾。

对于北京城的雾霾我原本打算什么也不说,因着说也无用,不如不说的好,

不开口,或许还不至于暗中得罪什么妖孽之人,倘若开口抱怨,势必惹人不快。

但我委实没有办法闭口不言,特别是这个节气里头的感受,令人难以隐忍。

从立冬到小雪,北京城为着迎接洋大人的聚会,做了些杀鸡取卵急功近利的勾当,

于是久违的蓝天再现,阴霾隐退,众人欢呼人定胜天,洋大人聚会一派祥和,

但那只是假想,聚会甫一收场,妖雾再度来袭,而且变本加厉。重度污染。

这大约是用脚指甲思考也能想像得出的。且看看如今每日的交通拥堵便知,

洋大人聚会期间,诸多企业机关停止工作,上路的汽车实施管制,

耽搁下来的事情,当然要堆积到聚会之后办理,故而堵车加剧,近乎崩溃,想来如此。

以交通映射至天候,聚会时遭遇停工限制的周边各个工厂,此刻当然也要变本加厉。

总之近几日,几乎见不到正常的太阳,抬头遥望,远看是雾气昭昭,近看是雾气昭昭,

空气里弥漫着刺鼻的味道,就连收集来的草木叶片,也蒙着厚重的灰尘。

这就是何以我想要在小雪节气来临时开口抱怨。谁说这是天灾,我抽丫大嘴巴!

从前我并未留意栝楼的果实。今年才知道,好几处都能见到,至少我便见了三处。

然而每一处的果子都高高在上,触手难及。够不着就是够不着,我又没有神器高枝剪。

幸而老高说,他们家院子里有栝楼,帮忙看看能不能够着,于是第二天,喜讯传来,

六六抱着栝楼的合影照发到了我的微信上头,我终于安心了。老高摘了十来个果子。

拍过照片,我把果子放在空的鱼缸里头,打算什么时候挖出种子来,一放就是一星期,

等到我再度关注的时候,鱼缸里多了半缸水,污浊腐臭,像是浓郁的米汤飘着银杏臭,

栝楼漏水,不知是从何时开始,也难怪我的房间里头近几日总有异样的气味传出。

前几天垂柳尚未变黄,似乎和雾霾一起,忽而一夜,柳枝上泛起了暗淡的秋黄。

分明已是初冬,但反正垂柳的叶子总是延迟,年年如此,总比其他的黄叶晚来。

我从河边走过,河阳是垂柳,河阴是旱柳,垂柳更黄些,旱柳却是黄绿色,

它们的叶子都已开始掉落了,旱柳掉得更多,叶片更细小,垂柳也落,稍宽而长。

河畔还有钓鱼和游泳的老大爷们,他们不畏雾霾,我行我素。我着实心生钦佩。

其实我也拒绝戴口罩出门,我说,覆巢之下,安有茶叶蛋。只是死得早晚的问题。

但那些老大爷们比我拥有更多资本,他们的人生已近迟暮,可以更加我行我素,

反正多活少活也活得差不多了,何苦在自己家门口戴着防毒面具忍辱偷生呢?

但我还是希望多活些年头,因着我还有事要做,除了钓鱼和游泳之外的什么事。

我看着大爷们在飘落的柳叶之下,挥舞鱼竿,挥舞划水的手臂,他们是真正的侠客。

终于轮到萝藦的果子。夏季时明明很多处都见到萝藦开花,如今却难寻几个果子。

因着园林工人勤奋地每个月除草,萝藦也难逃离被咔嚓的命运。从基部剪断。

最后只有长期停工的施工现场的灌木上头的萝藦旺盛得一塌糊涂,硕果累累,

这个季节,果子刚刚开裂,但颜色却已失了鲜活,如同丧失了活力的老太太的腮帮子。

山药蛋已近尾声。尚未到尾声的时候,它们隐藏在山药的变得金黄的叶子里头,

不仔细寻找,是看不到的,只看到藤条上的黄叶。如今叶落,芍药蛋残存。

北京栽种的山药,我从来没见过开花,更不用说结果,能见到的都是山药蛋,

小时候吃糖葫芦,买不起山楂的,印象里山楂的糖葫芦要三毛钱,贵啊,多贵啊,

山药蛋的糖葫芦只要一毛二,后来变成一毛五,也有一毛六,那也是二倍的数字。

总之一毛钱一根雪糕,一毛二一根山药蛋糖葫芦,于是小时候吃了不少山药蛋。

后来的后来我才知道,这玩意儿感情不是细小的山药,而是山药的珠芽。

七叶树的果子已纷纷掉落。如若无人清扫,就能在树下见到许多。

有尚未开裂的,包裹着粗糙的外皮。有外皮不见的,如此这般的傻呆呆一坨。

我无从考证这是不是古人所谓的天师栗,反正如今的中文别名是如此称呼的,

也或许是古时所谓的天师栗之一,但如今反正没人将之当作栗子食用。明显不同。

能够见到丰硕的乌蔹莓可谓幸运。去某个大学校园里头,将离开,看到一串。

我家门口其实就有乌蔹莓,但几乎从未见过成熟至黑色的果子,尚青就消失无踪,

那一从乌蔹莓就在我家楼下的低矮竹子边缘,靠近公共晾衣架子,枝枝蔓蔓,

但其实那个晾衣架子早已废弃,因为距离竹子太近,但各种老太太们并不死心,

去年我就等着乌蔹莓成熟,却在秋日某天,看到竹子和乌蔹莓一同遭受砍伐,

老太太们寻人砍了竹子和乌蔹莓,却也未在那里晾晒衣服,总之莫名其妙。

今年虽然无人砍伐,不知何故,乌蔹莓的青色果子就轻易失踪,等不到变黑,

于是我抢救出了几个青色的果子,剥出种子,权且存留起来。剥得有些辛苦。

这一回看到如此多的成熟的黑色果实当然愉快,拍了照片,收了种子,满心欢乐。

牵牛们倒是种子丰富。似乎什么牵牛啊裂叶牵牛啊大花牵牛啊都被归并为一种,

总之统统叫做牵牛,不再详细区分,似乎和之前研究的牵牛复合体一说有关。

但我其实非但能够分得清楚所谓的牵牛、裂叶牵牛、大花牵牛之类,

甚至还能看得出大花牵牛的不同品种,蓝色花,紫红色花,宽边细边,

作为牵牛栽种爱好者,我也一直在收集不同品种的大花牵牛的种子。

今年收了些白色边缘宽大的品种,但至今我仍未能得到深蓝色带白边的种子。

总之牵牛我是很乐意多说一点的,但牵牛的种子就是如此黑乎乎的模样。

这个季节也是收集牵牛种子的最后时节了,再晚些,干枯的藤条就会渐渐损毁,

总有人乐得去清理篱落,将干枯的枝条扯下来,毕竟是城市里头,要整洁美观。

但我始终心生疑惑,要求整洁美观的人们驱使着园林工人拔除剪断了野生植物,

栽种出来的花卉却委实称不上美观,无非廉价罢了,用最廉价的花草替代野生。

这还不够,他们总有本事在即将下雨的时候开出洒水车阻塞交通,祈雨得逞,

总会在落叶最美丽的时节扛着黑色大口袋,用猪悟能式的耙子将落叶收敛一空,

但道路上掉落了许多臭烘烘的银杏被汽车轧烂了连续臭上一星期,他们在哪儿呢,

更不用说如今整个城市里头飘起了毒烟妖雾,他们却从未派出什么洒水车。

于是乎,我想起曾经和老信的唱和,有一首职韵通压的玩笑之作《论雾霾治理》

句子都是伟人留下来的,只是阅读的方式,我稍作了一点点调整而已——

炮火连天,弹痕遍地,枯木朽株齐努力。秋收时节暮云愁,沉沉一线穿南北。

谁主沉浮?千秋功罪,蚍蜉撼树谈何易。天翻地覆慨而慷,泥牛入海无消息。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20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