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自然收集物】贵州山间的来客  

2014-11-15 04:43:2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最忙叨的时候,收到了来自贵州的礼物。各种莫名其妙的植物的果实和种子。

无论如何,收到礼物总是令人欢乐的事,何况是特意帮我保留并专程带回来的。

吃饭大学的魏老师说,要去贵州,我便装作若无其事而厚颜地说,方便的话,帮带点种子?

什么种子都行。这两年对种子渐渐痴迷起来,却已不是曾经到处乱跑的年纪和心绪,

结果只好偶尔请各地的朋友们帮忙捎带种子,于是间或有来自各地的礼物。人生瞬间美好。

至于自然收集物,今年我几乎没有认真拍过。不是舍弃了这种玩法,而是精力委实不够。

今年主攻的集色系列,消耗了我太多的活性,于是再无余力去热情满满地拍摄自然收集物了,

说到底,自然收集物需要更多的耐心,除了寻找主题,收集实物,每次摆放花费的时间也极漫长,

于是今年的自然收集物大约只拍了几个小专题,一只手能数清楚的数量。

好吧,这一回的贵州礼物,从挑选、处理,到摆放、拍照,再到后期处理图片,耗费三小时。

魏老师说贵州的时候,我心里头就噗嗤一声,仿佛踩破了一个水泡。寒凉的液体悄悄流淌。

我的唯一一次贵州之行是十余年前了,十月初,山间阴冷的细雨和迷雾,算不得十分美妙,

那时候既无像样的户外设备,也没办法自主安排行程,于是我穿着永远不干的湿球鞋,

在山沟里头吭哧吭哧拉了一个星期的样方,一边担心是否会染上脚气,一边体会每天喝凉气拉肚子,

那时候奇怪的植物确实也见了一些,但毕竟已是深秋,数量着实有限,图片拍得则几乎惨不忍睹。

总之那就是我的贵州印象,因而十一月间,能够一边抵御着身外和心里头的湿冷,一边采种子,

然后真个带回北京一大包,和我说,怕发霉,快来认领,总之我是很感谢的。

岁数大了以后,总期盼着能够收到颇有针对性的来之不易的礼物,因而我决定连夜拍照。不可辜负。

有些果实确然发霉,打开袋子的时候,闻到腐酒的气味,以及扑面而来的潮湿。湿气混杂着果蝇。

至于种类,最欢乐的大约应是珙桐,此前我从未见过珙桐的果子,却似乎听到过一则说法,

说是珙桐之所以叫做鸽子树,是因为开花像鸽子,结果像鸽子蛋。这回见了真的珙桐果子,

我瞬间回想起曾经那个说法,于是暗自大笑起来。鸽子蛋,那怕是松花鸽子蛋了吧?

烂得严重的珙桐果子,我直接剥去了果皮,中间的硬核,具有纵向沟棱,很是值得玩味。

剥果皮的时候,第一枚,不知轻重,失手将剥了一半的果核掉进了马桶里头。扑通。

不舍得丢弃,找了两根细长的小棍,从马桶里搅和了半天,终于捞将出来,洗干净继续剥。

最头疼的是壳斗科的多穗柯。对于南方的壳斗科植物的全然一脑袋乳胶,倒腾不清,

魏老师告诉了我名字,回到家,就忘个一干二净。只得再请教,QQ上留言,

想问,那个壳斗科是什么种来着,拼音输入法,壳字,qiào音敲四下键盘,ké音敲两下,

偷懒,选了后者,直接蹦出来的是,那个蝌蚪壳,是什么种来着。老老实实按正确音敲吧。

总之是多穗柯,可惜的是绝大多数果实已经被虫子吃了,几乎都能看到圆形的孔洞。橡甲。

整个果序上头,似乎只有一个或者两个未见虫洞。喷杀虫剂,喷到手指头的擦伤处,

指尖仿佛针刺一般疼起来,随着心跳的节奏,滋啦滋啦,滋啦滋啦,疼了半个钟头。

化香树的果子似乎分泌了一些褐色油脂,粘在背景板上。连蕊茶最干燥,却四下乱滚。

红色的是毛叶山桐子,话说我一直对大风子科植物缺乏直观认知,这次好歹抚摸了半天。

绿色的果子则是某种杜英,按贵州植物志,如此硕大的果子应当是披针叶杜英了,

不过仅凭果子来确定种类,对于我来说果然还是难度太大,况且也未剥出果核来仔细核实。

另外两种有翅的热闹果子都是薯蓣,仅贵州志收录的薯蓣就有25种1变种,太多,

超过了全国种类的一半,我当然彻底放弃了对具体种类的探求。且等专家的鉴定结果吧。

总之这些果实和种子忽而到来,原本我是困得一塌糊涂的,打算早早睡了,却放不下心,

果子已经开始腐烂,不尽快拍照,或许真的来不及也未可知。拍照之后还要晾晒。

于是我挣扎着爬起来,拖着两边气压不均衡的耳朵和两天没洗的头发,开始拍自然收集物。

待到一切妥当,已近黎明,然而这个夜晚却有一种久违的欢快感,仿佛我做了美好之事,

收拾这些果实和种子,拍摄无法折现的照片,这些无用的勾当,正是那些微美好的源头。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非盈利组织或平台转载,谢绝改编,转载时(包括全文转载、部分段落转载、部分段落或词句引用、仅转载一幅或数幅图片等)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平面媒体转载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