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自然收集物、旧的童年、其四  

2013-10-13 03:37:1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趁秋季的尾巴。前两天有大风,后两天有冷雨,这个季节差不多就要结束了。

在我的计划列表里头,还有许多玩意儿没有找到,没有拍照,所以,趁秋季的尾巴。

积攒了一些时候了,酸枣、龙葵、皱皮木瓜、山桃和苍耳。那些简单而美好的天然玩具。

拍照的时候,我有一点点疑惑来着。三十年前,竟也如此单纯欢乐。这些年,我们又做了什么呢?

原本不是一个适宜外出拍照的日子。中午尚能看得见零碎的蓝色天空,之后则一直阴郁。

阴沉沉的云层,日光寡淡。然而,想起明天有雨,大约有些东西,雨后就找不到了吧。

比如那满书的银杏。无论曾经如何丰硕,经历了几阵狂风和几波老太太的洗劫,

无论树上树下,都变得空荡起来。何况还有人专门爬上树梢,或者挥舞长竹竿。

我是并不在意人们捡拾那些掉落在地的果实或种子的。或者莫不如说,还是捡拾一空的好。

否则那些腐朽的银杏,被鞋底和汽车轮胎碾压之后,就会长久地将恶臭留在地面。

但我却又不愿看那些为了哄抢而疯癫的人们,不愿看那些爬树踹树甚至锯下枝条的人们。

何以不能稍稍心存敬畏呢?小孩子们从旁边经过,要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些大人的行径。

一串红 Salvia splendens 唇形科 鼠尾草属

总之,如此这般地在一个阴郁的午后,出门寻找收集物。早就惦念一串红,在一座楼后头。

有空场,脏兮兮乱糟糟的空场,唯有一家人在这里头栽种了各种植物。蔬菜水果花卉。

有那么六七株一串红。本是下了决心,去偷几朵花回来,然而终究下不去手。

因着自己种花,便格外领会那里面的喜乐。被莫名其妙的家伙偷几朵花,并非欢乐的事。

于是我终究只是捡了掉落在地的花朵。幸而前几日的狂风,摇落了许多东西。

顺手拍照。对于这些俗气而常见的花卉,从前我总是没有心情拍照,因而总是被遗漏。

如今想要拍照了,却又是苦闷的天气。野猫和满怀机警的老头在远处凝视着我。

鸡冠花 Celosia cristata 苋科 青葙属

在计划好的路线中,需要路过几株鸡冠花。并非为了旧的童年,而是想顺路补照片。

当我想要拍拍传统的鸡冠花时,整个北京城,曾经作为盆花随处可见的鸡冠花,

都倏忽摇身一变,成了那个叫做凤尾鸡冠的园艺品种。花序不再是月牙铲禅杖。

我找了许多花卉集散地,竟然都充斥着凤尾,传统的鸡冠花似乎愈发成了难题。

大约在我们的记忆里头,有许多东西就是如此这般被取代了吧,曾经的记忆只余记忆。

因而偶然路过某座楼下,见到几盆老旧形态的鸡冠花,我想,还是去拍照片吧。

留个纪念。曾经在我记忆里头如此常见的花草,曾经不甚喜爱的花草,也将远去。

醉蝶花 Cleome spinosa 白花菜科 白花菜属

旁边还有醉蝶花。花已凋落,果实散乱。想起多年前,我家阳台上那几盆醉蝶花。

我用老旧的铁皮喷壶,装满水,湿淋淋地洒下去,那些未熟的果实随水落而颤抖。

那时候便知道了醉蝶花的名字。那时候粮店还在,粮票还在,小槐树上吊死鬼还在。

多年以后,我依旧梦得到那条街道,只是梦不到醉蝶花了。开始追忆时,我便老去。

至于旧的童年,总之零散地收集到了这些物件。我想,入冬之后,收集会更难些。

冬天还是找点其他的事情做吧。等到下一个春季,想必依旧生机盎然。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