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花事2013】鸡麻和稠李的阴郁  

2013-04-22 23:33:59|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右侧小腿旧伤隐约搔痒;正午,左侧膝盖些微酸疼。我不是龟盖或者石杵,但我想,大约要变天。

阴郁天空,整个下午,有不足十滴雨水降落,太阳间或在云层后面放射着倦怠的微光。

有些提不起精神的天气。春已过半,虽然情绪慵懒,但终究还是去拍了一点点照片,开在中途的花。

鸡麻 Rhodotypos scandens 蔷薇科 鸡麻属

每到春天,鸡麻总是莫名其妙。花半开半掩,去年的破旧果实还在枝头。

拍鸡麻的时候,铲土机轰隆隆地自我身后驶过。某个外国妹子饶有兴致地盯着我看了许久。

麻栎 Quercus acutissima 壳斗科 栎属

附近的栎树也刚刚长出花序,大约是麻栎。倘使是晴朗的午后,这些植物该当活力涌动。

可惜是阴天,它们憋闷着,压抑着,等着迟来的雨水。求之不得,只落得开出短粗的花朵来。

香茶藨子 Ribes odoratum 虎耳草科 茶藨子属

树下再遇香茶藨子。挂了名牌来着,似乎片子有一点不对头。总之应当是香茶藨子。

几年不遇,虽未刻意,却也一直错过。这个春天,一相见,再而三。曾经明明从这树下走过来着。

斑种草 Bothriospermum chinense 紫草科 斑种草属

地面上的斑种草。今年毫无心思照顾那些常见的草本植物,荠菜或者附地菜。斑种草也是今年初次。

有一点点沮丧。其他人都在郊野,拍那些狂野肆虐的山花,我则唯独落得在城市里头,收些旧货,

蒲公英,早开堇菜,斑种草,还有各种莫名其妙的玉兰,各种莫名其妙的蔷薇科花卉。

稠李 Padus racemosa 蔷薇科 稠李属

于是蔷薇科花卉就出现了。某座楼前头,有棵硕大的稠李。山里头还要晚一个月才开的。

风越来越阴森,太阳藏匿不见。树木的枝枝杈杈之下,有种令人不安的感觉。

不停晃动的花和叶子。我有一点焦躁,想要快些回去。拍不出满意的照片,只看到阴郁的天空。

蒲公英 Taraxacum mongolicum 菊科 蒲公英属

临走时,见到自行车旁边的蒲公英。孤单着,低调而顽强。花朵就是如此悲凉的存在。

这个春天的基调,已从热烈变为了悄然流淌的哀伤。未见花落,已知盛夏时节。

  评论这张
 
阅读(13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