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云收集】十年沙尘暴 哪堪问纱巾  

2013-03-09 15:30:1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帝都迎来了又一场沙尘暴。无论叫做扬尘,总悬浮颗粒物,霾,老妖精或者二师兄,总之是这玩意儿。

趁风与风的间歇,打开窗子,在眼睛尚未被黄沙迷蒙之前,掏出相机,拍沙尘中的天空和太阳。

仔细凝视,会感到近乎日食的美妙,继续凝视,会晃瞎鹌鹑蛋大小的眼睛。类似的美妙,世间少有。

小飞说,我见过沙尘暴厉害的时候,太阳是蓝色的。其实,那感觉,如同在层云里头看太阳。

天空中有太多的颗粒物,无论是水滴还是尘土。太阳变得比平时巨大,有浴室加温灯的质感。

看罢太阳,吃饭。想着,不就是沙尘暴嘛,从前北京每到春天,少不了几场沙尘,安之若素就是。

从前,家家户户必备纱巾,沙尘来了,春风咆哮,脑袋裹纱巾里头,满街都是蒙面怪盗。

那个年月,人们依旧坚挺地存活着,那时候公交车一毛钱,现在四毛,物价已涨了许多倍。

兴起之余,决定把这些年里拍的沙尘暴和疑似沙尘暴都翻出来。十年之间,总还是有那么几场来着。

然而拍下照片的并不算多,终究不那么喜欢。从窗口偶尔拍了,还是因为想要去观看风中的臭椿树。

某年特意拍沙尘暴,还是因为太阳。觉得那太阳诡异得如同少年心绪,寤寐思服,兀自肿胀。

那时候还住在路口旁边,还有高大而危险的电线杆子,沙尘之下的汽车玻璃,有零碎的反光。

印象最深刻的沙尘暴则是在金山。本是去金山寻找春季的花鸟鱼虫来着,然而,午后突然起了沙尘。

在著名的肥大裸露的石头上坐着,我们乱发飞扬,眺望北京城,令人联想起许多不靠谱的古往今来。

如今能够记得的,只有两句好词: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李太白莫不是也看见沙尘暴了?

在尚没有数码相机的时代,我的高中生物老师说,北京春天的沙尘,你在外头走一圈,回到家,

洗洗鼻子,洗洗耳朵,淘出半盆水来,里头的土就够种花用的了。我尊敬那老师,今年春天,准备种花。

  评论这张
 
阅读(8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