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奥运遗物圈荒地上的绿色萌动  

2012-05-07 23:06: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奥运会轰轰烈烈地完蛋之后,在一片曾经叫做洼里的地方,出现了天翻地覆的改观。

那里曾经是村落来着。有高大的树木,加拿大杨,夏日成阴,冬季嶙峋。路狭小,时常不见汽车。

等到奥运会大兴土木之后,等到那些地方成为了鸟巢水立方玲珑塔会议中心的搭配用地,

在闹晕会彻底结束了闹晕之后,那片地盘,最终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空场。说是荒地,怕也不为过的。

大约是未能及时卖出去吧。或者未能及时开发。于是为了保证所谓的什么黄土不露天,那里被栽种了植被。

有牧草来着,紫苜蓿,百脉根,草木樨,然后,在曾经常去的荒地附近,这回又突入了另外一块,

只几年的功夫,这里竟钻出一些热闹的物种,除却大量的马蔺,间或能够看到白茅或者扁秆藨草。湿地种。

总之,就是这么一块成分诡异的荒地。没人开发也好,铺着植被,多一些空间感,多一些舒适感。

打碗花 Calystegia hederacea 旋花科 打碗花属

看到打碗花,一大群,我就想着,那大约是要去专门拍照的吧。于是果然去拍了。

打碗花和鸟巢的合影。无论如何,都觉得鸟巢这一建筑莫名其妙,侧面看去像打糕或者破鞋。

而后我在思考,打碗花和鸟巢的组合,会令人联想到什么。唔,我想到的是,覆巢之下,安有完卵。

马蔺 Iris lactea var. chinensis 鸢尾科 鸢尾属

其实决定来这片荒地,最初是为了马蔺来着。最近是马蔺大爆发的日子,昨天拍了马蔺,今天又拍。

因为这边的马蔺能够拍到干干净净的单独植株。当时是这么设计的,顺便再拍马蔺和鸟巢的合影。

各种植物都和鸟巢合影来着,有的尚可接受,有的惨不忍睹。城市里头的植物环境片,终究不是那么好拍。

蒲公英 Taraxacum mongolicum 菊科 蒲公英属

还有大棵的蒲公英。我在荒草之间摸爬滚打,栅栏之外,有不少人路过,侧目,脑袋里头生出思索。

而在我拍照片的南端,更加靠近鸟巢的一片荒地里头,有三个身份不详的中老年男子,弯腰驼背,

他们手拎小铲子和塑料袋,貌似在那里头挖掘蒲公英。这货真个那么好吃不成?答案不得而知。

我试图理解他们的心思。用句文雅的话说,天予弗取,反受其咎。通俗的则是,出门不捡东西就算丢。

总之,摆放在那里没有主儿的东西,就应当卷走才对。你不卷,总会被别人卷。大约是这么个心理因素。

杂交鹅掌楸 Liriodendron × hybrids 木兰科 鹅掌楸属

中午时分去大奥运圈拍的荒草。后来,被摇光叫去了学校里头,说,那里有马褂木在开花呢。

确实是马褂木在开花。我想,这大约是杂交的种类。花高高在上,搜寻了半天,才勉强找到低花枝。

只有一种拍摄角度。也罢,马褂木这东西,不搭梯子能拍到,已无可苛责。曾经爬房顶拍这东西来着。

琼花 Viburnum macrocephalum f. keteleeri 忍冬科 荚蒾属

也顺路去看了琼花。对于北京的琼花也能开得有模有样,我多少还是有一点点惊叹。

可惜天色将晚。在那大学校园里头,有各种肤色的学生,有各种音调的交谈。气氛安详,令人怀念。

终究我大约总共也未能体味多少个如此这般的高校黄昏。屈指可数。我的大学生涯都在干什么来的?

反正如今,这黄昏是他们的。如今的我不希求黄昏,光线暗弱,镜头颤抖。校园广播念着煽情的话语。

收拾包裹,狼狈逃窜,这样就好。在他们的注视下,我的相机包仿佛黑暗圣斗士的圣衣箱子,满怀肿胀。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