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奥运森林公园的初夏  

2012-05-06 21:15: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有过抱怨,说,奥运森林公园就是一坨屎。我想,如今我大约应当收回部分恶语才对。

这地方确实还是很屎,夏天热得要命,因为没有森林,所以才叫森林公园。况且还有监守自盗什么的。

然而终究是一片荒野之地,游客没那么多,草坪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外来草种,而是本土野花。

仅此一点,我也想要为之赞扬两句。苦荬菜、附地菜、地黄和夏至草构成的草坪,令人无限欣喜。

三齿萼野豌豆 Vicia bungei 豆科 野豌豆属

关于野豌豆,我有一点点优雅的回忆来着。某年春天,骑宽轱辘小自行车,去立交桥下的草坪,找野花。

那时见了野豌豆,觉得,这花真是太漂亮了,诡谲的紫色,复杂的构造。当时被教导说是野苜蓿花。

马蔺 Iris lactea var. chinensis 鸢尾科 鸢尾属

奥运森林公园的另一大特色植物就是马蔺。好多马蔺,多到令人不得不有一点点厌烦。

马蔺尚在花期,迎风坚强着。与苦荬菜混杂一团,色泽甚是俗气,但大众游客们却为之流连,合影不断。

毕竟是为游客服务的嘛。我再度感叹,马蔺总比熏衣草要好一些,皮实,且好歹也算本土的家伙。

野慈姑 Sagittaria trifolia 泽泻科 慈姑属

后来,在河边行进,终于进入了我所熟悉的湿地植物的节奏里头。季节尚早,湿地的东西们刚刚露头。

野慈姑的叶片有模有样。去台湾,受了那边老师的影响,觉得,群落啊,营养体啊,也需要多拍照。

泽泻 Alisma plano-aquatica 泽泻科 泽泻属

这么着,泽泻也拍了。好大一丛,自水里钻出来。幸而河道并未统统铺上水泥方砖,植物得以生长。

湖泊比较悲哀,因为砌了边缘,所以没什么东西可看。说到底,这还是绿化理念的问题吧。

针蔺 Eleocharis valleculosa f. setosa 莎草科 荸荠属

碰到久违的针蔺。从前每到春天,去湿地,都能见得到,因为纤细,所以小数码拍不出好片子。

植株或者群落,那时候想着,等用单反再说吧。结果换了单反,已经第六个年头,才终于如愿。

宿根亚麻 Linum perenne 亚麻科 亚麻属

草坪上也有亚麻。大约是宿根亚麻吧。近些年来,北京似乎有种植亚麻的倾向,奥运某某地区经常见到。

其实奥运会叽叽喳喳开幕之前的春天,北五环附近大兴土木,在工地周围,也曾见到亚麻来着。

我想,不如称之为奥运花算了。总之自那之后,草坪上,公园里,间或可以见到亚麻,柔弱着,婉约着。

穿叶眼子菜 Potamogeton perfoliatus 眼子菜科 眼子菜属

临走时,想要再看看河里头,结果发现穿叶眼子菜已经开花了。在我印象里,这货是七八月开花来着。

学艺不精,疏于观察。既然开花,当然不能放过,于是趴在河边咔嚓咔嚓,将衣服滚得满是黄土。

这一整天的悲剧在于,镜头的防抖开关又被碰到关闭档了。习惯于VR的手感,结果,片子大都糊噜八涂。

好在这一天日光浓烈。光线大好,于是有那么几张片子总算清楚。脑袋被晒得肿胀,夏天来了。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