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柒章@垦丁·山峦的许愿池  

2012-05-28 10:5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在垦丁,额外多出的一天。本打算去兰屿来着,然而说,有风浪,不开船。

昨天就有风浪,在7-11买便当的时候,看到风浪预报。果然,海上十级风。于是,多出的一天,上山。

垦丁国家公园里头确实有一座山头儿来着,是林试所的植物园。作为植物园控,当然要去。

确实有大风。站在半山腰,听风呼啸。眺望海岸,有一种乖戾感。这个时候我应该是在兰屿的吧?

不不,若不来台湾,这个时候应该是在北京。北京春暖花开,而垦丁,热风泼洒。

滨玉蕊 Barringtonia asiatica 玉蕊科 玉蕊属

其实,昨天傍晚逛夜市,在大街上看到滨玉蕊来着。传说中的花,台湾称之为棋盘脚。

有故事的树,有故事的花。本打算去兰屿专门拍的,且不说玉蕊科本身就有吸引力,棋盘脚其实是妖孽。

相传兰屿原住民把这树当成恶魔来着。村子里不能留,若是吃饭的时候有人提起,这一桌饭就直接倒了。

继续相传,说是原住民家里死了人,会抬到棋盘脚树下,花在夜里开放,凋落在死者身上,满身残花,

嗯,他们认为,是这花将死者的灵魂带走了,于是,这花这树,就成了现实世界和冥界的交接点。

那是兰屿的事。垦丁则在大力推行这树,因为果实形状,号称垦丁肉粽。夜市上还有店铺叫棋盘脚来着。

昨天,在警察局门口,看到一棵开花的树。于是清早,打算先过去拍花,于是,路上,看到另一株。

兰屿未知,所以在垦丁先拍了再说。花拍了,才去的植物园,园子里都是果实,四四方方。

在植物园的入口,也看到了棋盘脚的介绍。详细的介绍牌子啊。那里头说,棋盘脚树材质疏松。

疏松,所以做船的话,往往海难,所以觉得这树不靠谱。总之就是那么回事。

植物园门口还有志愿者,在帮忙讲解。听说是北京来的,他们很热情地介绍棋盘脚来着。好吧,垦丁肉粽。

水皮莲 Nymphoides cristatum 龙胆科 莕菜属

向前走,拐弯,小水塘。里头看到不少白色的小花。好货,某莕菜,于是凑过去,各种拍照。

我本来有所顾虑的,怕靠近水塘,会勾引小朋友们模仿。但需要拍照。果不其然,小朋友们也凑过去了。

但水里一没有蝌蚪,二没有小鱼,小朋友们旋即离开。后来旅游团来了,有人说,这花会从白变黄。

好吧,莕菜又不是忍冬。不过我已经拍好了照片,于是撤离,将战场留给了旅游团。

羽叶满江红 Azolla pinnata 满江红科 满江红属

水池里还见了某种满江红。三角形的,之前没见过。因为关注湿地,所以拍了湿地植物就兴奋。

在水边,也顺便期盼了一下。但愿明天风平浪静,可以出海,可以去兰屿。

在植物园的深处,为了帮老板寻找某个台湾特有物种,淡绿叶卫矛,所以一直在树木之间逡巡。

那棵树终究没能找到,但却在小径的石刻上看到了。各种台湾特有植物的绘图和名字。小径的匠心。 

扁枝槲寄生 Viscum articulatum 桑寄生科 槲寄生属

找卫矛找到苦闷的时候,抬头,见到树枝上有一群螃蟹爪。举相机。又一种寄生植物,大约是某槲寄生。

回来,查书,觉得像是扁枝,但却比扁枝更柔弱。或许是未成年的螃蟹。

临近中午时分,决定往回走。老板想要的卫矛依然没有看到,回头请他和台湾的同行联系吧。

民宿老板说,要去看看那棵大树。于是去了。说是这棵树又长大了一些来的,与民宿老板的记忆相比。

说来,民宿老板也有若干年没有进来过了。游客不是很中意植物园,他自己有时也没有心情。

这次陪我们进来的,不但进来,而且还在帮我一路寻找森林收集物。各种掉落的花果枝叶,一塑料袋。

石柑子 Pothos chinensis 天南星科 石柑属

回去的途中,风更大了些。已经收起了相机,却遇见了石柑子。只好重新掏出相机来了。林下光线暗弱。

和这家伙对抗了好一阵子,始终拍不出理想的照片。若非喜欢这物种,怕是早早放弃不拍了。

终究也只是拍成这样。时间耽搁,快要错过午饭了,我是可以不吃午饭,但终究觉得对不住民宿老板。

何苦让人家陪我挨饿来的!于是收工,吃饭。中途发生了一些状况,处理妥当,已是下午。

海马齿 Sesuvium portulacastrum 番杏科 海马齿属

想去另一个海滩。听说那里有传说中的喜盐草。去了,依然被潮水所困扰,水下的植物统统看不到。

礁石上,顺手拍了海马齿。从前的海马齿都是在沙滩上拍的,这回也终于见到了生于礁石的。

在礁石的,呃,叫什么来着——台湾的说法,大约是潮池——在礁石的潮池里,见到了螃蟹君。

本是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海藻来着,结果螃蟹君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举起大钳,耀武扬威。

光手酋妇蟹。说是珊瑚礁潮间带的常见物种。常见也罢,什么也罢,摆好姿势,只好拍了它。

在海滨,还捡到一块木头。有火烧过的痕迹,一头已经烧得焦黑了。未焦黑的部分,有火烧的花纹。

民宿老板说,这个或许是什么艺术家画的,烧了。但总觉得蹊跷,总觉得,或许是天然形成的呢?

我和小飞开始猜测。莫不是海藻贴在木头上,所以烧时出现了印迹?海藻还是要晾得干干的才行。

总之,成因不明。但其中的花纹还是很有感觉,我在那上头,找到了这个半抽象的花草图案。带回北京。

临近傍晚,民宿老板说,有个朋友,有一块生态湿地,想邀请我们过去看看。那就去吧,盛情难却。

是稻田。据说那里经常成为观鸟者的据点。有稻田,有水沟,有被水葫芦覆盖的池塘,不施农药。

至于植物,终究还是有点凄惨。罢了,天空也阴郁着,淅淅沥沥下一点雨,所以就当游览项目也好。

也还未到湿地植物繁茂的季节。稻田老板栽种的绿色有机西红柿味道倒是确实甘甜,真个是西红柿味儿。

倒地铃 Cardiospermum halicacabum 无患子科 倒地铃属

田埂上,看到倒地铃的果实。眼下不是春天么?何以果实红彤彤的。不过热带地区,不能以常规考量。

小区里头也有一家栽种倒地铃。每到秋天,果实就挂满了防盗窗的铁栏杆。由红褐色变干燥。

尖瓣花 Sphenoclea zeylanica 密穗桔梗科 尖瓣花属

最终还是在不起眼的地方,见到了好东西。在台湾或者大陆南方,算不得好东西,水田常见种。

尖瓣花,中国植物志给放在桔梗科来着。然而按照不那么老旧的恩格勒系统,它是有个单独的科。

台湾称之为密穗桔梗科,大陆貌似译为尖瓣花科。就这么个东西,只可惜,花没有完全开张。

后来听MIC说,花在黄昏开放,他想去拍来着,但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说来,香港算常见的吧。

然而我们明明是在黄昏的嘛。风雨的黄昏,算不上和风细雨,却也不猛烈。黄昏也不开,但终究拍到了。

天尚未黑,雨停了,回到民宿,我想,无论如何要在自然光下拍自然收集物,于是手忙脚乱。

趁自然光还在,趁雨停,趁风未肆意呼啸。在民宿露天的楼梯拐角,光线以不充足,勉强拍了。终究拍了。

那天夜里,阴云散去。我们在顶楼,泡在露天浴缸里仰望夜空。月光耀眼,云穿越月光,时而映出七彩。

那一刻我有一点释然了。兰屿什么的。在心里头已经觉得,怕是不会顺利,罢了罢了。怎么都好。

然后,趁水尚有余温,钻出浴缸来,见到了星空。在云彩的缝隙里头的星空。以及,延续不断的彩云逐月。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