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季节的间奏抵达未知之地  

2012-05-23 23:2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季节的间歇期,春花已逝,夏花未至。这说法或许并不确切,那些花还在开,只是我丧失了心情。

每每入夏,都有如此这般的倦怠期。仿佛失去了活力,做事情总是软绵绵的,嗜睡盛行。

终于决定,去拍点什么吧。去从前未曾抵达过的地方,抑或是未曾认真拍过照片的地方。远征开始。

莕菜 Nymphoides peltatum 龙胆科 莕菜属

首先还是闹晕会遗留区。不得不说,自北京闹晕会之后,这片地盘的绿化多少值得夸赞。

纵然依旧有脑袋充斥着蛞蝓的旅游团们全然不看交通信号灯,成群成堆地啸聚大路中央,惹人烦躁,

但这些闹晕会遗址,终究也造就了周边的园林。比如,水池,比如,莕菜。好大一片的莕菜。

后来去了林大。看到别人的片子,在林大里,拍了不少新鲜玩意儿来着,于是想,去林大吧。就去了。

很是惨痛。几天前还在开花的七叶树和黄金树,如今花已落尽。只那么两天工夫。暑热来袭,时不我待。

在林大里傻里傻气地转了一圈,终究没拍到什么像样的片子。只觉得,校园的绿化很是浓郁。

暴马丁香 Syringa reticulata 木犀科 丁香属

唯独能找到丁香。气味厚重得想被忽略都是难题。就那么香,不是舒适的香,而是满怀侵略性的香。

香得令人屈服,香得令人绝望,如同刚刚开始腐败的酱牛肉涂抹了玫瑰饼残渣。臭香臭香的,莫名其妙。

再后来,按流水账的记述方式,去了矿大,去了北语。矿大的绿化没有太多新意。

北语是摇光的地盘,毕竟自小在那里长大来的。于是去了一处近乎荒废的小水塘。小得相当可以。

水塘里几乎枯水,有莎草和香蒲顽强地坚持着。正在那边转悠,头顶的天空钻来一团黑云。

大约是积雨云的云底。黑压压的,伴着风。我问,是不是要下雨,摇光说,应该没问题。

云底压过蓝色的天空,我试图将草丛与天空拍摄在一起。于是,就拍了这么一张不明所以的照片出来。

柽柳 Tamarix chinensis 柽柳科 柽柳属

水塘边上还看到了柽柳。虽然不是什么新鲜玩意儿,但终究有几年没拍过它了。所以感觉亲切。

从前在圆明园玩儿,也是如此的水塘旁边,如此的荒草丛里,如此长出一丛柽柳。所以感觉亲切。

黄金树 Catalpa speciosa 紫葳科 梓属

林大的黄金树纷纷败落。摇光说,不然去北语拍吧,北语也有不少黄金树来着。于是来碰碰运气。

果不其然,黄金树有,开花的黄金树也有。寻找一些稍低的枝条,到底拍到了。纵然花已开始零落。

后来,准备离开的时候,在另一处,也见到了几棵黄金树。花更加灿烂一点。

在那些黄金树下,地面上,有凋落的花朵。尚未来得及被环卫工人敛进垃圾堆里头去。

它们躺在路边。我蹲下身去,拍摄它们的遗像。路上有人走过,匆忙或者踯躅。

大学校园。妹子清凉火辣,大叔步履沧桑,机车呼啸驰骋,主妇手拎西瓜。夏天的落花,不带一点残香。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