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半个太阳·日食的飘忽而过  

2012-05-21 15:50: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最后决定,日环食,留守帝都。到最后,也还是有南下的可能,但,毕竟岁数大了,热情松懈。

看过环食了,南边天气也还是未知,路费又有点小贵。这么着,留守也好。大清早,起床。

骑着车奔向角楼,一路畅通,路过朝内大街,月季花香混合着臭椿的味道,丝丝缕缕,沁人心脾。

抵达角楼的时候还不到五点。这个嘈杂的城市尚未蹦哒起来,护城河的西北角,唯有某钓鱼大叔。

莫道君行早。为了试三脚架,我掏出相机,在钓鱼大叔旁边拍角楼。呃,后来大叔怏怏地走了。

大约这地方时常被照相机骚扰,鱼也懒得光顾。以及,我小时候,真的以为有个道长天尊号“莫道君”。

也或者是藏着短剑拎着铁锤快意恶仇的公子哥儿。总之,这个“莫道君”早睡早起,锻炼身体。

和摇光夫妇会合,准备妥当。选了两个拍摄点,一个支起脚架,准备拍串儿像,另一个拍日食前景。

刚刚收拾好,容不得我自己拍一个工作照,就有另一伙日食爱好者来了。好地方人人分享。

日出时间到了。初亏时间到了。太阳就不出来,天边有灰色的雾霾,令人绝望地弥散开去。

网路上已经出现了日食照片。厦门。太阳带食而出,煞是精彩。百无聊赖,满心消沉,拍河堤解闷儿。

先是有遛狗的大叔,带着聪明而懒惰的金毛。狗趴在草地上不想动弹,大叔和我闲聊,聊儿子,聊养狗。

之后是那一批日食爱好者,其中某个也凑过来闲聊。之后又有个骑电动摩托的大叔,来架起了架子。

太阳就是不出来。我有一点灰心。好人品莫不是在之前的日全食和日环食上全都用完了不成?

找摇光夫妇商量对策,说,再等等,若是不成,如何如何。说着,一回头,灰色里有一抹暗红。

太阳出来了,于是赶快干活。咔嚓咔嚓,咔嚓咔嚓。各种人,各种相机。太阳羞涩地憋红了脸。

拍了景观,于是把LX3和借来的D700都架起来,拍串儿像。这之后,手拎D200+18-200,游击战。

为了拍串儿,我和摇光夫妇远离开了,他们和那群爱好者在一起,将太阳和角楼拍在一起。

有时候我也游击过去,只是200并不足以将太阳压到足够大小。小弯刀,也就是极限了,带大片屋顶。

这幅场景瞬间让我想起了亚洲的某个国家。巴基斯坦或者土耳其,有点像清真寺之类的造型。

常规图片的间歇,也终于想到了水和倒影。独来独往的那个大叔也说,水里不错。我说,是啊。

日食的影迹。微风顽劣,拨弄涟漪。想起李白,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呃,我怎么看着太阳的倒影都是三个了?莫非我比李白醉得还厉害不成?醉是不醉,困是真的困了。

还有雨燕。前一天,摇光说,这边鸟多,没准可以把太阳和鸟拍在一起。然后,真的拍了。

那群爱好者里也有人说,拍了,不错。我的头不够长,没想着拍一个大太阳小黑鸟的金乌图。完全没想。

但谁知道终于还是捎上一张雨燕奔日图。总结心得,就是,多拍,撞大运。人品足够,也许就撞上了。

最艰苦的还是串儿像。从前的日月食,都没拍串儿。一是机器不够多,二是人手不够多。

尤其食甚的时候,短短几分钟,想拍的太多,顾不过来。至于这次,借了机器,又没什么牵挂。

那么,串儿就串儿吧。于是架了大小两台机器,隔五分钟,按一张。坚持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对于地景的预估还是有所偏差,往后或许会有更充足的经验也未可知。另一个头疼,就是架子本身。

中途貌似被往来的遛弯儿的、遛狗的、扫地的、钓鱼的、旅游的、合影的、教育子女的、居心叵测的,

各种路人中的甲乙丙丁谁谁谁撞到了三脚架两次,于是,叠加轨迹的时候,出现两次扰动。只好忍了。

也顺便回手拍了白塔。本来也计划去看看景山是否合适来着,最后还是听了摇光的建议,护城河。

因为往返两地取景拍照,那两个拍串儿像的机器,处于放养状态,没有人专门看护。这让我多少提心吊胆。

中途,曾有共计三个游手好闲之徒在此徘徊来着。第一次是一个人,第二次是两个人。

他们没拿相机,不是摄影者,没带狗,没带鱼竿,没带需要被科普天文知识的小屁孩儿,什么也没带。

皮肤黝黑,两手空空,目光锐利,脑袋乱转。我严重怀疑他们是浑水摸鱼想窃点什么东西回去来的。

最终他们还是走掉了。我只好更加严密地守护放养的相机们。人上一百,形形色色,防人之心不可无。

也有动物。更加随便拍了拍动物。草坪上的喜鹊,全然不怕人,蹦蹦跳跳。话说草坪里也有狗来着。

喜鹊也不怕狗。狗也懒得搭理喜鹊。一派和谐社会之景象。天生异兆,地现和谐,铅球顽固,一桶糨糊。

其实那草坪上是一个清晨遛狗专用地。见了不少狗,委实见了不少,数量多,品种也多。

当然人更多。有某个女子带着女儿,坐在我们这群手持相机的家伙们后头,指着太阳,讲天文知识。

某个男子带着双胞胎儿子。男子争分夺秒般地拍照片,俩儿子就到处追跑打闹,调皮捣蛋。

还有一对双胞胎斗牛犬。白身子,黑脑袋,一样的呼噜呼噜着,对人狂吠不止。

我想,若是把这四个双胞胎放在一起,以日食作为背景,那将是多么美妙的画面。但它们和他们想必不肯。

后来,某报社的记者走了,某硕大浑圆的老外走了,某陪同前来无所事事的姑娘走了,

后来,那一群爱好者也走了,大叔也走了,太阳复圆了,我们也收拾起家当。日食飘忽而过,北京,早安。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