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剪草机的咔嚓咔嚓劫后余生  

2012-05-02 23:3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前拍过野花的一片草坪,如今有高楼的半成品耸立。从前拍过野花的另一片草坪,如今挖了大坑。

我只好到曾经只是路过的一片草坪上去,在春季转身决绝离去的午后,我闻到了青草凌乱的味道。

有剪草机的声音。有人手持剪草机,头顶烈日,在坚持不懈地工作着。草的残骸,那是咔嚓咔嚓劫后余生。

点地梅 Androsace umbellata 报春花科 点地梅属

其实是为了寻找点地梅而去的。并非什么了不得的野花,只是想找了,于是就去找。

如今城市里头,大凡栽种了土麦冬的瘌痢头一般的草坪,都不会有点地梅存活。需要苔草或早熟禾。

但帝都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说土麦冬,就土麦冬,一律土麦冬,整齐划一,容不得半点嗞扭。

于是,好歹想起了三年前,在某片草地上,拍过这些白色小花。那之后,是长久的韧带拉伤。

循着记忆,去那草地,结果却只见到大兴土木。从前的楼间距,如今要被塞得满满当当。这即是现实。

令一片草坪,只见到极少数的点地梅。因为有剪草机。大凡超过规定高度的植物,一律斩杀。

残存的点地梅是在某个小面积的尚未被剪草机临幸的草坪上头。也或许,我正在为它们拍摄遗像。

我不明白,这是一种什么样的规则。谁规定草坪的高度,谁规定植物的种类,谁赋予了谁生杀大权。

但这些并不需要我去明了。没有人说明,尚不需对那些死去的植物说明,何况于我。

我想起了六道轮回。这里或许是修罗界,抑或是畜生界。只消争战杀伐,非死即活,薛定谔猫只是传说。

山楂 Crataegus pinnatifida 蔷薇科 山楂属

树木是有一些,记得从前的种类是榆叶梅和连翘,如今则变成了山楂。也或许,两年前就变作山楂了。

从前,这院子里有一株硕壮的榔榆来着。在帝都,那是不多见的粗大榔榆。之后,说砍,就被砍了。

砍了再说。帝都就是这么一个地方,谁手中握着斧子或者电锯,谁就拥有砍树的权利。树,没有发言权。

洋槐 Robinia pseudoacacia 豆科 洋槐属

路边的洋槐倒是苟延残喘着。我委实为这些植物而哀伤。这里不是一个适宜生长的地方,但无从选择。

洋槐的枝条被修剪过,矫柔之姿,如同砍了节肢冒充蚯蚓的蜈蚣。我只赞叹,人类总有那么惊人的想像力。

不是老山羊剃了胡子叼个牛舌饼就能冒充萨摩耶。但眼下的状况,则正是如此。有人冒充,有人鼓掌。

路边的杨花抑或柳絮。我猜,大约是柳絮。这么多年,从我读小学,就听帝都说,要整治,要砍了雌树。

这么多年,每到春末,这些飞絮依旧大行其道。或许只有真正有利于民的事情,才会被敷衍,被搁置。

也或许,刨了雌树,没有地方消化,不如将甲地的玉兰刨了栽到乙地,乙地的紫荆刨了栽到丙地,

就这么甲乙丙丁地轮转替换,年年有事做,人人有饭吃。这样的大同世界,和谐社会,岂不美哉?

抱茎小苦荬 Ixeridium sonchifolium 菊科 小苦荬属

最后,还是忍不住,要把路边的苦荬菜贴将出来。或许是初夏的缘故,心绪浮躁,见鸡烦鸡,见狗烦狗。

于是,贴这幅图,顺便在微博里头,说了些人五人六的话,叫嚣,或者腻味,但,确实想说了——

一粒种子,无暇埋怨降落的地点,那些逼仄而干涸的缝隙,只能作为家园。

一枝野花,无暇埋怨人类粗暴而自私的对待,哪怕被攀折,被蹂躏,被戕贼,也要默然绽放。

你看,这就是它的存在方式,无暇应对那些傻逼天道和傻逼人,没有那个闲功夫!


  评论这张
 
阅读(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