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伍章@垦丁·听风的海角  

2012-05-11 00:1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从台中出发,一路南下,周遭的景致渐渐满怀了热带风情。香蕉,芒果,槟榔,莲雾,凤梨,菱角。

抵达垦丁的时候已是下午两点。日光浓烈,有呼啸的风。民宿老板将我们接上车子。

这里每到下午都刮风吗?答案是,垦丁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会刮风。天涯海角,且听风吟。

多花了不少路费,只为了赶时间。想要在垦丁多一个下午,于是,整装出发。

民宿相当不错来着。不说装潢,不说房间,不说设施,不说服务,老板夫妻两人,温和周到。

说是包老板的车子在垦丁乱转,结果,非但包了车,而且附带了司机和向导。这点蔚为重要,且听后话。

一个平静如常的垦丁下午,风呼啸,树木狂舞。我有一点担心,在这样的风里头,如何拍照。

卵叶灰毛豆 Tephrosia obovata 豆科 灰毛豆属

海滨,沙滩,平铺在地面的豆子。在最开始,我并未能领会垦丁的神奇之处,只是将所见草木悉数拍下。

之前看台湾的图谱,海滨植物,台湾灰毛豆。好吧,原来我来垦丁拍的第一种植物就声名显赫。

这里头,还有台湾和大陆使用名称的差异问题来着。不提也罢。总之,这货是台湾称之为台湾灰毛豆的。

假厚藤 Ipomoea stolonifera 旋花科 番薯属

之后则看到旋花科植物。已是下午,它们还在顽强地开着,莫不是为了专程等着被我拍照不成?

按说这些喇叭们应当在中午就闭合的。总之剩下几朵,于是,心情大好,扑在沙滩上,走不动路。

海滨大戟 Euphorbia atoto 大戟科 大戟属

还有海滨大戟。也是平躺在沙滩上的形态。风大,它们只得铺展开来。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草亦如此。

这个时候小飞和民宿老板在做什么呢?从抵达海滨的那一刻起,我就下了决心,要收集海漂的果实和种子。

讲了这个思路,小飞帮我寻找种子。民宿老板也加入其间,结果则是,老板找到的种子要多出很多。

可以说,后来那些海漂种子凑成了一组自然收集物,其中有一半都是老板寻找到的。热心而细致的老板。

过江藤 Phyla nodiflora 马鞭草科 过江藤属

距离住地不远的沙滩,只是初体验。拍了几种花,收了一些种子,上车,去别处。

是拍植物是吧?老板问。大约如此。于是,路边,见到某棕榈。你拍不拍这个?老板说着把车停了下来。

我真是对棕榈兴致不大来着,然而老板如此积极,我也不好怠工。拍了,后来才知道,台湾海枣。

就下车这么两步路,低头,看到过江藤,于是趴在马路上。路面坚硬,与沙滩天壤之别。

剑麻 Agave sisalana 龙舌兰科 龙舌兰属

车行中途,老板说,拍不拍琼麻。于是又停下。我以为这个琼麻尚未开花,老板说,就是这个样子了。

老板是本地人,对于哪里有奇异的草木,至少略知一二。下车,找角度,终究发现了合适的位置。

也是后来才知道了,台湾所谓的琼麻,也就是大陆说的剑麻。想起鲁迅说的,美其名曰龙舌兰。

说的是芦荟来着,但我幼小的心灵一直以为他说的就是剑麻。而我又将路边的凤尾丝兰当作了剑麻。

又以为剑麻就是剑兰。又以为剑兰和墨兰相似,又以为墨兰和吊兰同族,又以为吊兰就是常春藤。

乱了,我真的乱了。总之,只是琼麻,即令思绪万千。植物识别还真是个麻烦事儿,更麻烦的是中文名字。

兰屿紫金牛 Ardisia elliptica 紫金牛科 紫金牛属

途中,向老板请教,呃,有没有在海水里头的,长在沙子里,淹没在海里,高等植物,绿色的。

不是水草,不是海藻,是高等植物,细长的叶子。老板说,我想想,可能有的吧,我带你去看。

于是去了后壁湖。那里距离住处也相当之近。绕路下去的时候,看到旁边有一株血桐。

为拍血桐而下车,然后看到旁边的兰屿树杞,亦即兰屿紫金牛。开花中。满枝繁茂,不好构图。

据说这东西台湾到处栽培来着,台湾植物志也弄不清楚,栽培和野生,分别是哪个种类。姑且如此。

后壁湖那里是个河口。老板说的还是海藻。于是换另一个沙滩,游客略多一点的沙滩。

白浪汹涌,我见到某个海藻的幼体,被浪推上来。我想,那或许能够拍到一个舒适的画面。

于是,拿着LX3,蹲在水边,调整参数,等一个大浪。等浪迫近。等啊等啊,浪就是不够大。

然后,远远看到一个浪来了,按快门,得到这么一张照片,觉得,还不够近,再等等,再等下一个。

更大的浪来了,迫近,在显示屏里看,还不够,还不够,马上要够了。于是,哗啦啦啦啦啦啦。

大浪扑来,鞋和裤子,还有我那敬业的LX3,都在瞬间被海水吞没。跳起来,甩干,急救,幸而活了。

水芫花 Pemphis acidula 千屈菜科 水芫花属

被浪头侵袭的沙滩旁边,有一些嶙峋的礁石。在那上头,见了此行第一株水芫花。海滨种类。

在大陆算是稀有货,说是海南岛能见到。在台湾见了,于是细致地拍。好吧,后来才知道,有那么多。

老板带我们去的另外一片礁石滩,有不计其数的水芫花。你看你看,那些绿色的都是它的植株。

白色小花藏在其间。多得令人发指。我这才有那么一点点体会到了垦丁的神奇之处。只鳞片爪。

银毛树 Messerschmidia argentea 紫草科 砂引草属

还有白水木。大陆称之为银毛树来着,窃以为,还是台湾用的名字优雅。白水木,像是道士起的名字。

最初看到白水木,是在老板自己的住宅院子里头。去民宿的途中,路过老板一家的自宅。

看到院子里的白水木开花,我着实欣喜来着。好吧,在野外见不到,我就来这院子里头拍个够。

野外当然也见到了。在水芫花遍布的礁石滩,见到了几株极其适合拍摄的。老板说,垦丁人民热爱它。

因为热爱,所以伤害,也有人偷偷挖了白水木回去,装点庭院。那当然是不好的,所以它是保护物种。

貌似濒危等级是易危来着。而白水木也罢,水芫花也罢,又都是台湾专门保护的植物。

先是沙滩,而后是礁石摊。在许多个地点游走,老板也在思索。你说的海里的那个草啊,我想我知道了。

还要回到后壁湖去。老板说,还要去那里,过了河口,去看看。感觉那里应该有来着。于是回去找。

泰来藻 Thalassia hemperichii 水鳖科 泰来藻属

天色已晚,下午五点多了。潮水退了一些,走啊走啊,老板一低头,说,这个是不是。海里头,真的有。

本想找二药藻来着。这个比二药藻的叶子宽大,莫不是大叶藻。于是姑且当作大叶藻一类了。

按台湾的植物名录查找,应该是矮大叶藻吧,台湾的名称叫做甘藻。后来,被纠正,那个啊,是泰来藻。

对于这些海生高等植物我相当迟钝来着。说来这还是第一次看见活的,任何一种都算上。

迫不及待了。尝试水下拍摄,小数码,廉价防水罩。有些许漏水,操作相当束缚。但终归是拍到了。

天色昏暗,海浪汹涌,ISO开到近乎难以忍受,它们却还在水里晃荡。勉强拍了,勉强能看。

当时想着,等下次,光线充足的退潮时,再来拍吧。幸亏我记得老牛的名言——先求有。

先求有,所以拍了。后来我们每天至少过来看三次,每一次都不如第一次的拍摄条件理想。

有时候是潮水太高。有时候是风浪太大。有时候光线也很昏暗。总之后来一次好状况都没有赶上。

垦丁的第一天,就这么落下帷幕。收获其实可谓丰盛。赶路赶出来的下午,见了不少妖孽。

晚上,住在舒适的民宿里头。我们的房间可以顺带露天屋顶泡澡,于是,泡着,听风声,呜咽,呜咽。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