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贰章插曲@忘忧森林·迷途的僻静所  

2012-04-30 00:07: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从杉林溪到忘忧森林。司机大叔以不可思议之气魄,驱赶着方块儿形车子,爬上有急转弯的大斜坡。

本以为,车费并不算便宜来着,但领教了这条山路,便彻底叹服了。司机大叔真可谓身怀绝艺。

山间雾气浓重,下得车来,完全看不到稍远处的景致。于是,在飘摇的浓雾里头,我们行向忘忧森林。

先是雾中的高大树木。我曾沮丧来着,在如此厚重的浓雾里头,怕是什么照片也拍不到。

也罢,就当作拍照之后的游览项目罢了。这么着,被雾水将皮肤一点一点地润湿,向前走。

见到枯木林立的场景,我还是有一点惧意。或者敬畏,或者担忧。这场景,像极了恐怖片中的镜头。

我本就惧怕这种黑色简单图形来着。或许因为天气之故,整个森林里,就我和小飞两个人。

浓雾依旧,总觉得,在这地方,一回头,就会丢失方向,陷入其中。怎么会到这样一个地方来呢?

况且又不见沿途有什么野花。据说这里是因为921大地震造成的,水流瘀积,树木浸死。

如此说来,这里岂不是啸聚了许多树木的怨灵?静下来屏气凝神,就能听到寂静之外的各种声响。

有鸟的鸣叫,大约是猫头鹰一类,咕咕咕咕,咕咕咕咕。继而是蛙声,嘎呱,嘎呱。还有风的悉悉索索。

袋果草 Peracarpa carnosa 桔梗科 袋果草属

然而,我们终究没有迷失。风吹起来,雾气稍淡薄了一些,在枯死的树木的边缘,我看到湿地的痕迹。

后来才知道,到了夏季,这里就会有水。晴朗的时候,水中倒映树木的枝干,别有一番味道。

然而此刻毕竟是浓雾中的鬼怪森林。湿地上有一些禾草,向前行进,路边的石头上,终于看到了小花。

那姿态似曾相识,但却无论如何想不起。莫非是忘忧的结果不成?宠辱谐忘,连植物也不识得了。

光线因雾之故,暗弱之极。勉强拍了,回来请教,MIC说,袋果草,这个不是你帮我查出来的吗?

这么说来,或许有这事来着?然而真的忘了。总之,就那么几枝,地面上的小花,踩在泥水里,拍照。

琉球石斛 Dendrobium okinawense 兰科 石斛属

还是小飞先发现了什么。我在拍没有滋味的看麦娘,小飞说,你来看看,这里有什么东西。

树干上头,仰望,影影绰绰,有一点白色。中奖了吧,那分明又是兰花。大约是某种石斛才对。

雾气再度浓郁起来,找遍了周遭的每一棵树干,也只见这么一株兰花。位置太高,拍不真切。

于是,我暗自决定,到前面的某个位置,最远到那里,若没有线索,就返回。总不想在大雾里迷失。

缓缓走到那个位置,一无所获。但站在那个拐点,可以隐约看到,前面的一棵树上,或许有什么。

那么就去看看好了。于是就去了,于是,那或许有什么的树上,就真的有一株低处的石斛。

那枝花仿佛是为了等待我来鉴赏。我所能做的,只有踩着枯草和烂泥,走过去,为她拍照。

至于石斛的种类,被很多朋友分别定过不同的名字。至今,我仍对于白石斛、琉球石斛之类一头雾水。

姑且当作琉球石斛好了。这些野生的兰花,总会有很多人乐意详查。而我要做的,是确认回去的道路。

大车前 Plano major 车前科 车前属

雾再度浓得白腻。我们小心地贴着森林边缘,终究找到了大路。不想迷失,森林就是如此令人畏缩。

在树木林立的场景里,拍摄大车前。何以这地方突兀地生出一丛车前草,我也想不出原因。

台湾独蒜兰 Pleione formosana 兰科 独蒜兰属

后来,我们离开时,有另外几个游客正打算进入这森林。山风冷彻,我想,大约应当回去才对。

司机大叔载我们下山时,路旁的岩壁上,我偶然看到一朵粉红色。那不是传说中的台湾一叶兰么?

那个,如果方便,能麻烦您在什么位置停一下车可好?我向司机大叔请求。毕竟还是想拍那兰花。

你要拍一叶兰啊!司机大叔眼睛里头放射出光彩。前面我给你停车,前面有一大片的!

虽然位置略高,但我终究拍到了一叶兰的照片。大陆称之为台湾独蒜兰的。

你还认识一叶兰啊!司机大叔大约是对于我们两个大陆来的摄影游客竟然识得这野花感到些许诧异。

回程的路上,大叔和我们攀谈起来,到了他的茶舍门口,才明白,原来他喜好养花,也栽种了一叶兰来着。

最后,还是忘忧森林的出入口那里。给我的感觉,那里是一个通路的临界点。

这森林里或许隐藏的着一段歧途,连接这一侧的世界,和另外一侧什么样的世界。我有那种感觉。

度过临界点,触发某种契约,达成某种条件,那条歧路就会开通。纵然我们没有穿过那里,但感觉得出。

我还需要停留在此侧的世界。我还有此侧的世界未完成的事情。但临界点的茶园,却令人无可忘怀。

后来的后来,我们苦等回程的公车,司机大叔夫妇一边和我们聊天,一边守望在路旁,准备为我们拦车。

已过了公车应当路过的时间,司机大叔夫妇说,不如,索性搭我们的便车下去溪头好了。

这么着,纵然公车也出现过来着,但我们终究搭了免费顺风车,被一直送到民宿门口。

觉得,这一天,除却那些妖孽的野花,竟也遭遇了妖孽的景致,以及和善的人。收获的,是各种别样感受。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