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有多少妖孽可以隐藏  

2012-04-16 13:31: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帝都混沌,还有多少妖孽可以隐藏?北京植物新记录,从科研的角度而言,其实意义已不那么大。

但那是科学家的事儿。何况,这一次,这个新鲜玩意儿,并非在什么人迹罕至的山沟里,而是在城市中央。

可以眺望故宫的山坡。大约是跟随着土壤带来的种子吧,总之,在游人呜嚷呜嚷的公园里头。有点诡异。

眺望故宫,听到各种南腔北调。我在想,好吧,这就是北京。南腔北调说,你看,他们根本么有绿化意识。

他们不种树。他们其实都是土鳖。古人的心思,被妄加揣测,我要是古人,就从坟里钻出来,大嘴巴抽人。

秃疮花 Dicranostigma leptopodum 罂粟科 秃疮花属

其实,我已经大约十几年没来景山了。为了秃疮花,只得混迹在一团凌乱的游客之间,去景山。

就那么一株,四下找了,就那么一株。但愿熙来攘往的游客和心狠手辣的科学家们,能够稍微留情。

拍照的时候,被各种围观,好在游客们还是对于山下栽培的郁金香更有兴趣。围观,四散,围观,四散。

环卫工人老大爷极其配合,我真的想要给老大爷颁发一个最佳模特奖来着。然后,拍过了,走人。

转一圈,再回来,两朵花就只剩下了一朵。在景山里头,多待一分钟我都觉得是一种煎熬。

山下,榆叶梅,一群人排着队摘朵花儿头上戴。然后,摇晃树枝,看落英缤纷,在花雨之间拍照留念。

故宫的背向,北望,那里还有老北京的些许残骸。鼓楼正苦哈哈地矗立着,忍受着污染和噪音。

距离不远的一片老屋和胡同都被推翻了,建立了什么仿古的景观。我就不明白,那些官老爷的心思。

眺望着,眺望着,我忽然顿悟了。您让一群根本不理解北京是个什么东西的人来管理北京,这不扯淡么。

另外一侧是白塔。话说爬到近距离观赏白塔的位置,也是很多很多年前的事情了。远久得记不真切。

如今北京的许多位置,成为了专门供外来游客拍照和签字绘画留念的地方,如同租界或者领事馆,

是在你的地盘儿,但不是你的东西,别插嘴,别搀和,听着鸡鸭嘈杂,看着我们祸祸就好。

沿途我见到各种脱鞋散味儿的,各种便溺散味儿的,各种口吐飞沫和黏稠物散味儿的,感觉亲切,

感觉这个社会本身倒退了三十年,感觉人们正沐浴在和暖的阳光里,大踏步地回归到扯淡状态。

紫叶小檗 Berberis thunbergii var. atropurpurea 小檗科 小檗属

旅游团不曾经过的位置,还留下了一点点清静。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还要经历多久。

我举着相机拍小檗。某京味大叔问,你这相机,怎么这么老大个儿啊,我看人家都特小特方便。

算了,我想,这不是谁的问题,不是谁的责任。我终究不能大嘴巴抽任何人,只能快步逃离。

后来,还是决定去宋庆龄故居。小时候间或去那里,在秋千上荡漾。如今秋千还在,感觉却已不知去向。

再说,我也不能再度荡秋千了,不然人间会追究我损坏公物的责任。我只能在里头姑且环游罢了。

最后一次去宋庆龄故居,是在大学三年级左右,这一隔,又是十几年。当时票价便宜,游人罕至。

去年或者前年,我想要来这里拍海棠来着,结果看到门票竟然要收二十块。二十块啊,这是抢劫吗?

倘使宋庆龄她老人家冥冥有知,岂不是要泪飞顿作倾盆雨?好吧,如今还是二十块,抢劫我认了。

去看海棠。故居的房间,只剩下一半还开放,从前明明另一半也可以参观来着。不过好在,游客没什么意见。

大多数人都是去看海棠的。围绕在那两棵硕大的西府海棠树下,围绕在那个小院落里,久久不散。

有人揪着枝条照相,有人在树下扮演花俏蛞蝓,有人对着遍地花瓣大放厥词。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但,这真是看海棠的好季节。枝头花繁似锦,地下残红遍野。十几年前,也是这般景象,只是没有人。

如今不过人多一些罢了。姑且将它们忽略,海棠还是海棠,这院落,还是这院落本身。

然而终究不成,溜达过来一群小屁孩儿,由老师领着,身上挂着条幅,写着,小先生。

小屁孩们开始给人们讲解有关于宋庆龄故居的知识。背书,死记硬背,语调僵硬,脑袋也不那么活络。

小屁孩们背诵完毕,还要找游人签字。我就一直疑惑,是谁吃多了屎巴橛子拌黄酱,想出的这主意。

孩子们不明所以,只是按照大人提供的东西去说,全不理解,全无判断,就获得好评,

这不是增加孩子们的能力,是在扼杀他们的天性,是摧残,不是呵护。但愿宋庆龄她老人九泉有知。

海棠花 Malus spectabilis 蔷薇科 苹果属

除却那两株高大的西府海棠,其余的几棵海棠花,就没有那么多追捧。偶有游人,匆匆而已。

我在拍花,有游客,要与花合影。他们嘚逼嘚逼嘚逼嘚,嘚逼了半天,我又生出大嘴巴抽人的冲动。

也罢,大约是我太过烦躁了,春季本就是个骚动的季节。我拍不成优美的图片,因为内心有太多波澜。

准备离去。在游客与游客的间歇,看一眼故居里头的小湖泊。有水则清幽,所以这院落,还有灵性。

北京最美妙的季节即将逝去。祖先留给我们的大凡值得夸赞的地方,都堆满了旅游大巴车,交通瘫痪。

或许,这城市真的渐渐变得不适宜居住了吧。我第一次心生出远走他乡的冲动来,我想抽自己大嘴巴。

这不是我们的城市,这不是任何人的城市,但这城市正在被什么人无情而贪婪地损毁着,不可遏抑。

毛泡桐 Paulownia tomentosa 玄参科 泡桐属

离开宋庆龄故居,走过后海北岸,看到泡桐的花,正迎风挥舞着,满地余香。

我走过小胡同,转弯处,被堆积的汽车阻挡。这小路,曾是我小时候去后海的必经,当时觉得,如此漫长。

如今,真正漫长的是时光,任何道路都有尽头,只是时光,不知起始,也无终结,我们只能相伴,

却难以改变那条绵长而坚韧的线路哪怕一个细小的转折,唯独接受罢了,唯独在拐角处,回头张望。

然后,正如我路过曾经居住过的老屋的院子门口,看一眼门牌,还在,还是那个数字,

之后便只有离开,匆匆而行,带走的,只有空气里头飘扬的尘土和杨花,以及这浮躁城市的喧哗响动。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