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港草木后章·细雨中的混乱  

2012-03-05 21:50: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香港的另一个野外出游日。由于各种意想不到的原因,前一天相当折腾,于是,这一天,很倦怠。

天空是让人厌烦的灰色,雨断续地飘荡。在MIC的带领下,我们踏上泥巴横行的山路。

本来是要去大叶藻保护区来着。时间和精力都有问题,加之漫天冷雨,计划只得修改了。变为山路浅尝。

石斑木 Rhaphiolepis indica 蔷薇科 石斑木属

MIC说,车轮梅。我当时还想,这货怎么那么眼熟来着。回来查书,哦呀,感情您是石斑木啊。

车轮梅,石斑木。同一个东西。我想起大约五年前,刚刚开通一个账号,记载废话,那个网站叫饭否。

当时,刚刚拍了温室里石斑木的照片,于是,在饭否的第一次发言,写了相当不着调的四句。

当时,是这么说的——我不是石斑木,我不是长毛兔,我不是豆包布,我不是丁字裤。

何以不是这个不是那个呢?现在回想,自然想不出。反正不是石斑木。于是,重逢,于是,欣喜。

酸藤子 Embelia laeta 紫金牛科 酸藤子属

见到不认识的藤本。MIC说是紫金牛科,于是,我想,虽然不怎么好看,也不怎么好拍,但还是拍吧。

雨中,潮湿阴冷,我本能地爆发出一种拒绝拍照片的欲望。不想拍。况且,光线暗到了相当程度。

九节 Psychotria asiatica 茜草科 九节属

后来还见到九节。MIC说,叫,山大刀。为什么每次见到九节,都是阴雨连绵呢?我有点苦恼。

第一次是在贵州,第二次是海南,第三次是广西。无一不是下雨,冷飕飕的,黏糊糊的。

寄生藤 Dendrotrophe frutescens 檀香科 寄生藤属

说到檀香科,说到重寄生,继而就见到了檀香科。虽然不是传说中的重寄生,但至少是寄生了。

貌似是香港比较常见的一种寄生植物。小花不大,平日里,阳光下,应该能拍好。雨中,完全无语。

蔓九节 Psychotria serpens 茜草科 九节属

还有九节的亲戚,蔓九节。印象里,这俩家伙经常一同出现。颜凉文丑,孟良焦赞,大乔小乔,西施京巴。

为什么香港那么喜欢用植物的别名,用象形,有药效,就没人把这家伙叫做死鱼眼睛藤呢?

雨里依旧无解。回首看看这一天的照片,好吧,其实真的乱七八糟。心有不堪,只好自我催眠。

艾胶算盘子 Glochidion lanceolarium 大戟科 算盘子属

在湿漉漉的草坡上,见到一株低矮的算盘子。果实硕大,大得失却了比例,大得满怀着喜感。

我试图拍摄算盘子和人的照片来着。结果,不成。天太阴暗,端不稳相机,手冷得厉害,且需要打伞。

桐花树 Aegiceras corniculatum 紫金牛科 桐花树属

后来,雨还在下,我们没有深入,而是落魄地返航。担心山路泥泞,同时,也惦记下一个地点。

那是个传说中有海星的海滩。当然,最终因为碰到香港N多年来最冷的冬天,海星一只也没有现身。

到海滩,植物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少许。出乎意料的是桐花树,虽不在花期,竟有一束花开。

南方碱蓬 Suaeda australis 藜科 碱蓬属

还有深红色的碱蓬。我猜想,或许是降温之故,它们的叶子才会红得一塌糊涂。MIC说,算是不常见吧。

我很欣慰。因为碰到不常见的寒流,因为下雨,所以不得不放弃了大叶藻的计划。毕竟觊觎已久。

但终究还是让我见到了一点小玩意儿。那也够了。作为纯旅游,顺带拍到的植物,也足够让人愉快。

纵然落雨。淅淅沥沥。那一天,我们搬进了宽敞温暖的宾馆,于是,一切都美好起来。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