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港终章·双色流云  

2012-03-21 00:04: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于香港的记忆,最后一段,我想,无论如何应该说说云。那些黑色和白色相间的虚无。

作为云彩爱好者,这次也算见了一些妖孽的云。但其中的意义不不仅限于此。

每一朵云都是独一无二的,每一个时刻的云都是独一无二的。拍摄的瞬间,它便由此消亡,难以存留。

仅此一点,嗳,你不觉得悲伤么?于是,拍摄云彩,便有了更为悲恸的使命感。

飞往香港的飞机,即将降落时,看到海里头有两只背着白色盖子的大海龟。

岛屿上的荚状云。由上面看去,这形态着实有点意思。纵然隔着机窗,拍摄受到不少阻碍。

起飞不久,就曾见到繁复的波浪。疑似亥姆霍兹波,但,我们终究没能见着典型而又典型的。

唯独边角而已。这家伙就像流窜于视野间隙的猫,一回头,看到的只是尾巴。一鳞半爪。

飞机余迹,如同小肠。高度大约一万米了,看到这些疙瘩的时候,我就想起了根本不曾亲见的小肠绒毛。

说也奇怪,它们在高空久久不散,而我们在机窗里,觉得,它们竟那样有失和谐。乖戾感。

午餐有三纹鱼来着。毕竟飞香港的航班多少与大陆的破航线不同。于是,吃三纹鱼,看云彩。

太阳在上头,正下方的云层映出亮斑。摇光说,这货,是下映日。好吧,我也是见过下映日的人了。

出了机场,扑面而来的是潮湿和暖意,从北方的严寒进入这样的气候,心情愉悦。

等巴士的时候,看到,远处山头上,有云扑上来。正准备拍,巴士来了。于是上车,于是在车上拍。

如出一辙。离开长洲的时候,在船上,隔着玻璃,拍山头。后来雨渐渐频繁起来,云彩变为灰色。

覆盖山头的各种云,似乎隔三差五就会出现,散乱着,向我们摆着姿势,不愿离去。

中环码头,下了船,眺望,海的对岸,也有浓厚的云包括着山峰。我们说,如果那一条云彩挪移过来。

好吧,真的想看看传说中的滚轴云是什么气势。雨还在淅淅沥沥地掉落,灰猪成群地过河。

在赤柱的收获,马蹄云。念叨了很长时间,恨没拍过正经的片子。赤柱之行即将收工,这货出现了。

摇光先是叫喊着找我,哦,只有我带了长焦镜头吧。于是拍,对比很差劲,回来猛调图。

几分钟之后,这只上升的马蹄就消散开去。游客依旧熙攘,没人在意天边曾出现如此难得的景象。

回程的飞机上,水母云。回程因为摇光的会员卡,被免费升仓,于是生平第一次坐了豪华经济仓。

没那么拥挤,而且没那么杂乱,感觉确实不错。最愉快的是,在飞机前部,没有翅膀的干扰。

只可惜,这么好的位置,回程一路的云却没有太多特色,是为遗憾。只偶尔看一看,随便拍一拍。

临近降落的时候,云的形状变成了书名号。机窗的脏,在逆光时尤为显著。

其实,路上的云彩种类委实乏善可陈,但作为云收集者,总还是要拍照的,于是拍照。

我想着,有朝一日,这些云彩的照片,会不会承载起一段段记忆,在天空里飘荡而去,再不返回。

那情形,一想起来,就感觉哀伤。哀伤得不行,但,那才是云原本的形态。有些事是注定的,违背不得。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