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后]雨水·自然收集物  

2012-02-21 21:29: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来雨水误春时。上一个年头,雨水节气,写过一首蹩脚的临江仙词,只记得这一句。

每每雨水,每每不见丝毫雨滴,家里头的温湿度表说,房间里,湿度是负数。北京就是这么一座城市。

在这个季节里头,我想去寻找经历了一冬未曾凋尽的叶子,搭配着应季的鲜活草木。自然收集物。

于是去寻找,于是发现,各种叶子上头,都积攒了厚重的灰土,乌烟瘴气,如同这城市本身的缩影。

为了蜡梅,冥思苦想,最后,还是回到了毫无新意的吃饭大学。只记得,那里的蜡梅开得早些。

向阳的墙角边,我还遇见了那些熬过寒冬的野草们。它们不曾凋亡,只是躲进了土地之下。

婆婆纳没有死,而是开出了今年第一朵畸形的花。荠菜也有急性,叶片紫红色,被夜的寒凉侵蚀而成。

还有蛇莓抑或某种委陵菜。总之,它们已然忍耐不住了。连翘也有残花,迫不及待来着,结果冻伤,沉寂。

蜡梅 Chimonanthus praecox 蜡梅科 蜡梅属

绽放的蜡梅只有少数几枝。零星着,愈发珍贵。我离开吃饭大学之后的第二个年头,蜡梅来到校园里头。

半个月之后,它们将愤怒地泛滥,如同山桃、连翘或者榆叶梅,妖娆着,低贱着,混同猪狗。

但在正月未满的季节里头,它们精细而别致,在宿舍楼的缝隙里,散发出难以遏抑的清香。

有学生路过,有大妈路过,有清洁工路过。他们尚未发现蜡梅的秘密。我在枯枝丛中,仰望那些花朵。

某一年的三月,同样是这些蜡梅,盛放着,被我拍摄。有女生路过,好奇地观望,继而失望地走开。

红皮云杉 Picea koraiensis 松科 云杉属

某个针叶树,我猜,约莫是红皮云杉。有果实来着,拍的片子不甚舒适。雄球花也有,小到任意忽略。

这棵树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呢?在我的印象里头,没有这棵树的位置来着。得得,我暗自喟叹。物是人非。

吃饭大学的转变令人叹服。有些地方,我会骤然迷失。记忆里还是破烂的小径,如今已富丽堂皇。

这已不是我能够留恋的地点,偶然来访,不过是带着强烈希求的过客。我不断说服自己,向前去,不回头。

连翘 Forsythia suspensa 木犀科 连翘属

尚未被回暖的气温欺骗而早早开花的连翘,依旧冷峻着,果实嶙峋。那些着急开花的家伙们,惨不忍睹。

想起古人说,连翘像房屋的飞檐,四角翘起,连绵不绝。我始终没闹清楚,这是说花,还是说果实。

逆着斜阳,逆着老旧学生宿舍楼的红油漆,我被日光晒伤。那些楼本不是红色来着,恍然,若梦。

临走之前,看到小叶黄杨的各色叶子。我在绿篱前长久地伫立,人群熙来攘往,看我一眼,或者不看。

等到日光再偏斜一点,进入楼的阴影里,我想,差不多是时候离开了。离开了,就不能回来。

回来,也不能长久。至少我还有可供回来的选择,纵然这地方,其实没有分毫我的痕迹。从来没有。

没有气息,没有味道,没有色彩。那些树,也不再是我熟识的树。我像民工一般,鼠伏蛇隐。

路口,遇到老关。她老人家确实老了,然而精力尤存,风风火火着,不减当年。我想,大约吧,梦醒了。


  评论这张
 
阅读(2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