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入秋的山花、凌乱以及喧嚣  

2012-12-28 23:09:3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松山,西大庄科至阎家坪。并非专门去拍野花,只是顺路,只是在中途的几个地点,停车,看看。

我总是心存一种偏见,觉得到了秋天,野花就开始凌乱。高挑着,喧嚣着,混杂在乱草之中。

它们热烈而张扬,枝枝杈杈,不似春花的惊艳,不似夏花的含蓄,它们坚守着最后一季的狂欢。

细叶婆婆纳 Veronica linariifolia 玄参科 婆婆纳属

婆婆纳从乱草之中钻出来。我想过,从哪个角度,去拍它们的叶子,然而不成。它们与草丛混杂。

我也与草丛混杂,短袖衣服的后果是手臂上头被划出各种痕迹。阳光阴险,拍完照片,汗流满面。

瓦松 Orostachys fimbriatus 景天科 瓦松属

十一年,终于见了一株正在开花的瓦松。正常的,茂盛的,鲜活的,热烈的,瓦松。

其实见了瓦松很多次,幼嫩的,羞涩的,干枯的,憋屈的,口眼歪斜的,性向不明的,

直到遇见这株标致的瓦松,从2002年,第一台小数码开始,这十一年,那么多不堪,那么多杂乱。

石生蝇子草 Silene tatarinowii 石竹科 蝇子草属

路边还有石生蝇子草。它们全然如杂草一般,熙熙攘攘,一地琐碎。甚至,总是被人忽略掉。

想起五年前,翻照片,发现没有这货的植株照。本是那么常见的家伙来着,大约,这就是所谓的盲点。

透骨草 Phryma leptostachya ssp. asiatica 透骨草科 透骨草属

从小数码换成单反,我就再没机会拍过透骨草。季节不对,环境不对,位置不对,各种不对的累加。

算不得什么精彩的野花,小得莫名其妙,但独占一科,当真奇怪也哉。不过,总算再次遇到。

粗根老鹳草 Geranium dahuricum 牻牛儿苗科 老鹳草属

草坡上的老鹳草也热闹着。很多村民开着小车,路过这里或者那里,停下来,去摘野榛子。

只有我们为花而迷恋。村民们神经兮兮地看过来,发现我在拍野花,于是放心着扬长而去。

大叶龙胆 Gentiana macrophylla 龙胆科 龙胆属

海拔并不足够高,龙胆也仅此一株。毕竟是龙胆,蓝色满怀治愈,令人忍不住想要啃上一口。

但作为识别植物的倒霉蛋儿,我还是对于龙胆完全无感。具体种类总是鉴别不出,总想骂街。

于是,我绝不把秦艽叫做秦艽,而是一定要称之为大叶龙胆。每次说,大爷,龙胆!都会心生快意。

狗娃花 Heteropappus hispidus 菊科 狗娃花属

山坡上的狗。也或许不是狗,对于菊科如此形态的一些种类,我永远搞不清方向,看不清冠毛。

有野菊花开放的山坡,应当是有故事的山坡吧,比如,山峦如聚,波涛如怒,妹纸翘首兮宛如长颈鹿。

展枝沙参 Adenophora divaricata 桔梗科 沙参属

沙参则有一点尴尬。路边的沙参都极其低矮,主茎往往折断。草丛里的沙参还坚挺,铃铛满枝。

秋天的野花究竟哪里不好呢?并非不精致,也并非不美艳,那里大约有某种疲劳感。

强弩之末。对于野花的爱,我已播撒了整个春季和夏季,爱到尽头,覆水难收,却道天凉好个秋。

 

——————————————————原日志发于2012年08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