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雅鲁藏布大峡谷·后章  

2012-12-28 23:33:32|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雅鲁藏布大峡谷,从那拉错回来,还有其他一些线路。比如通往多雄拉山口的途中,松林口。

两次由松林口仰望多雄拉,但终究没有翻过去。在松林口的湿地仔细拍了一阵片子来着。

也从松林口一路走回了派镇。沿途的植物有些变化,那一条山路,收获委实不少。

松林口的上午通常阳光明媚。凶险只在多雄拉山口那边,我们在松林口拍照,老彭和老董翻多雄拉。

大约正午时分,眼看着云从多雄拉彼侧翻过山坡,席卷而来。松林口的日光渐渐稀薄,间或有雨落下。

于是一路逃窜,由松林口沿着山路向下,不久雨就停了,回望,山头积雪凌厉。

藏布杜鹃 Rhododendron charitopes ssp. tsangpoense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松林口附近的灌丛之中,某个开花奇特的杜鹃花。大约是藏布杜鹃,大约是特有种。

阳光晴好的时候,觉得,青藏高原真是个让人愉快的地方。而且没有风,一切都那么安详。

西藏多榔菊 Doronicum thibetanum 菊科 多榔菊属

菊花是最让人头疼的。本以为是橐吾之类,于是查植物志查到死,也没有定论。

后来翻图谱,猛然发现了西藏多榔菊。我说,普通的多榔菊完全不是这个样子的嘛!

腋花扭柄花 Streptopus simplex 百合科 扭柄花属

第一次看到盛开的扭柄花。颜色娇艳,姿态扭捏,像是婉约而不失风姿的美女。倒挂美女。

只是拍这个的时候,差不多是卧倒在湿草地里的。湿得透彻,少女情怀总是湿。

更湿的地方就有水显露出来。不折不扣的高原草甸湿地,见了不少湿生种类,但最漂亮的还是睡菜。

之前在东北的沼泽里头见过睡菜来着,搀杂在一团团的凌乱之前,全然没办法单独拍照。

然而高原草甸上的不同。每一株都那么精致,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于是我瞬间为松林口湿地而倾心。

睡菜 Menyanthes trifoliata 龙胆科 睡菜属

单独的睡菜也勾人心魄。除了一片潮湿,没别的毛病。户外鞋湿了,冲锋裤湿了,各种湿。

扭曲着蜷缩成团,以平视的视角拍睡菜。日光照耀在侧脸上,有湿冷的汗水滑落。

小花灯台报春 Primula prenantha 报春花科 报春花属

细小的报春花也藏在草丛之间。第一次去松林口,这报春只开了一株,第二次去则纷纷开放。

寻找一片略干燥的草丛趴下,是一项不大容易完成的任务,然而极其关键。开始觉得冷彻心肺。

乌鸦果 Vaccinium fragile 杜鹃花科 越橘属

乌鸦果也需要仰拍,于是后背再度泡水。我是对于湿地有一点偏爱,但在雪峰之下冰冷的水里泡着,

多少有一点心生畏惧,我想像自己陈尸荒野,大约也是这样一种冷法。湿冷湿冷,于是寒战。

岩须 Cassiope selaginoides 杜鹃花科 岩须属

日光则依旧毫不吝惜一般照射下来。爬上不大的岩石,拍岩须。草丛里也有岩须来着,石头上的更好。

说来,逆着太阳打强闪光,这次着实尝试了不少。有些效果尚可,但必须夸赞志愿者孙老师的帮助。

锥花绿绒蒿 Meconopsis paniculata 罂粟科 绿绒蒿属

其实,松林口附近有一处可以供汽车调头的平台。在那平台上,有一组队伍扎营来着,昆虫和两爬。

我们再上松林口的时候,他们的营帐还在。在平台的角落里,有一株硕大的绿绒蒿正在开花。

大约之前被忽略了吧。看到绿蒿蒿,我即刻开始寻找合适的视角,一边举着相机,一边后退再后退,

于是,不可避免的,我不但踩进了垃圾堆,而且踩到了人类排遗产物。那也顾不得了,踩就踩吧。

生长在垃圾堆、临时厕所、停车场和登山路旁的绿绒蒿。那个清晨,瞬间成为人们围攻的对象。

藿香叶绿绒蒿 Meconopsis betonicifolia 罂粟科 绿绒蒿属

至于藿香叶绿绒蒿则相对常见。一路下山,一路遇到。因为多,所以被各种人用各种手法拍摄。

藿香叶的蓝,需要和天空对比,才尤其显得爽朗。绿绿果然有足够的魅力征服广大人民群众。

半圆叶杜鹃 Rhododendron thomsonii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在松林口的湿地以及下山途中,都见了半圆叶杜鹃。红钟一般的花朵格外扎眼,不可错失。

第二次徒步下山,有些饥饿了,于是摘了一朵杜鹃花,将藏在红钟最深处的黑色蜜腺上的蜜舔了又舔,

甜的,确实很甜,至于有毒之类,姑且管不了太多。听说吃杜鹃花吃得死去活来的案例来着,倒是。

蒺藜叶黄芪 Astragalus tribulifolius 豆科 黄芪属

下山的路上,渐渐远离湿地,路穿过林子,变得干燥起来。路边,某豆科植物,如蜥蜴般趴着。

我也趴着。因为在高原,趴下便不愿意轻易站起,于是匍匐前进,向前拱到距离花朵足够近的位置。

黄杯杜鹃 Rhododendron wardii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向下走了约莫五分之三的路程,有另一片湿地。没有那么湿,但草甸面积也着实不小。

湿地的边缘,有几株黄杯杜鹃。而湿地内部,则是报春花和鸢尾的天下。我们向内部而去。

金脉鸢尾 Iris chrysographes 鸢尾科 鸢尾属

第一次来松林口的时候,坐车下山,在这片湿地稍作停留来着。顺便仰拍了鸢尾,日光灿烂。

然而第二次在这片湿地停留不久,有雨的云彩就一路追来。怕下雨,于是决定迅速收工。

尼泊尔鸢尾 Iris decora 鸢尾科 鸢尾属

更靠山下的位置还有尼泊尔鸢尾。爬上巨大的石头,拍摄石头缝隙里的鸢尾,差点滑下来。

被杂草和石头撕扯着外套,我的整个身体逐渐滑落,匆忙中总算拍了两张清晰的照片。一身狼狈。

齿叶玄参 Scrophularia dentata 玄参科 玄参属

几乎回到派镇的山路末尾,也见了小金鱼一样的奇异野花。齿叶玄参。说到底,这东西甚是可爱。

但那时我已没心思感叹了。纵然一路下山,但不停拍照,趴下,爬起,重复这一运动,极其累人。

毛瓣棘豆 Oxytropis sericopetala 豆科 棘豆属

在派镇休整的另一天,决定去雅鲁藏布江边的沙地。是沙地,如同荒漠一般的沙丘,堆在江边。

沙丘之上,植物种类并不多,但毛瓣棘豆却成丛地生长。一小丛,一小丛。照例逆光拍照。

列当 Orobanche coerulescens 列当科 列当属

沙地上还有列当。虽然算不得什么新奇的种类,但毕竟是寄生植物。在西藏见到华北物种,感觉亲切。

其实还有西伯利亚远志和地锦来着。都是平时华北见过的种类,但依然拍了,连荠菜和酢浆草也拍了。

卵穗荸荠 Eleocharis soloniensis 莎草科 荸荠属

因我必须提前返回,所以脱离了大部队,独自行动。有志愿者孙老师帮忙,所以安心。

那天决定去直白村。从派镇继续深入景区的位置,搭乘景区游览车。听说村子附近有一片水池。

大约还是湿地情结吧。沿着溪流,找到了水池,种类不多,但也拍了两三个小时。慢慢拍。

水池里有穗状狐尾藻和小眼子菜来着,荸荠见了两种,直挺的大约是卵穗荸荠。

黄苞南星 Arisaema flavum 天南星科 天南星属

水池旁边,也有天南星。说不上什么形状,有点像方块,有点像面口袋。不大,很萌的天南星。

若有足够的时间,我想,应当细细将周遭一一探索,或许能够发现更多的欢乐植物。

但时间永远不够,这就是显示。从直白村回派镇,路上听旅游车的讲解员说着什么,心生疏离感。

我大约即将返回北京。从那拉错下山回来,途中,看到远处的雪山。约莫是加拉白磊。

那一天的日光极其温暖,把雪山和云都染成了绛红色。我想,日光的温度与人的心情近似。

因为是单独离开,没有太多的言语。客栈的老板娘阿度送我去机场,说,不喜欢离别,但一直在送人。

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对于青藏高原,我充其量不过是稍纵即逝的过客罢了。或者过客都谈不上。

临走前两天,我开始反复晾晒标本。有科考任务,所以采集标本,既然采了,就不想浪费。

用客栈的锅炉烘烤标本的时候,我想,这到底算什么呢?标本在我抵达北京之后一个月送来了。

因为西藏连续阴雨的缘故,标本终究发了霉。在放大镜下,看不出是霉菌还是腺毛。

于是,漫长的鉴定标本工作一直持续了差不多半年时间,这半年里,我每每想起西藏,都心怀感慨,

每一株标本,每一张照片,都能带入当时的情景。我想,我大约正在无可救药地老去。

直到后来的后来,鉴定完毕,照片也整理好了,心里头的什么,才渐渐飘逝而去,

我则切实地站在北京的土地上,呼吸平原的空气。至于标本本身,最终存了在标本馆里。如此就好。

 

——————————————————原日志发于2012年12月10日——————————————————


  评论这张
 
阅读(2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