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南海之滨·泥淖湿地寻宝及穿梭  

2012-12-28 23:31:42|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关于2011年的广西,也遗留下了一些尚未整理完的照片,以及关于那一段游历的文字的小尾巴。

之前曾经写过北海和涠洲岛的沙滩,一些植物,一些动物残骸。那之后,回到北海,继续去防城。

防城是一个神奇的地方,有红树林,有湿草地,除了终日阴雨的天气之外,一切都看似那么美好。

因为雨下得大了,拍照变得苦闷而肮脏,于是我们在某个落雨的日子里头去了东兴。与越南一水之隔。

隔着水面,眺望越南,大约在心里生出一点点优越感。至少彼岸看上去没有那么值得羡慕与向往。

东兴的市场里头有各种动物贩卖。大凡能吃的东西,除了鱼虾等海货,还有蜥蜴模样的山货。

对于这里的感觉,我想,偶尔看一看还是欢乐的,但没有办法详细的考虑前后因果。

比如那些山货从哪里来,而它们又将到哪里去。我只是来广西拍照片,且是拍植物。东兴终究只是游览。

蓝花楹 Jacaranda mimosifolia 紫葳科 蓝花楹属

未下雨的时候,天空是蓝灰色的。离开北海的时候,曾发现路边竟然有蓝花楹来着。蓝紫色的花。

记得冯唐曾经鄙视过蓝花楹,代表诸葛菜和紫花地丁鄙视它。其中道理,大约是蓝花楹毕竟是外来的吧。

我有一点点像小女生一般渴望蓝花楹掉落满地的西方小庭院,小巷子以及木质小屋。那种梦幻景致。

我终究还是更喜欢本土植物。蓝花楹也罢,什么也罢,掉落在喧闹的中国街道上,无非形如泡桐罢了。

防城的湿地是第二次拜访。我最初接触到的红树林,大约就是在类似的地方。泥淖着,引人愁容。

无处落脚。这些泥巴地让拍照变成了一件相当困难的活计,尤其对于大体重的家伙而言更是如此。

小草海桐 Scaevola hainanensis 草海桐科 草海桐属

但这片红树林毕竟有点与众不同。吴奈老师带我沿着边缘深入,于是,不起眼的一片杂乱地,小草海桐。

红树林正在大兴土木,据说将要建为红树林公园之类,所以到处都是施工工人制造的垃圾,

泡面口袋,火腿肠皮,更多的是排泄物和与之相应的凌乱手纸。小草海桐就藏在手纸之间,有些尴尬。

苦槛蓝 Myoporum bontioides 苦槛蓝科 苦槛蓝属

附近还有苦槛蓝,这个真是久违了。六年之前,在海南的某植物园里见过一面,长久地不认识。

某个原因突然认得了,之后在寻找图片时,借了别人的片子。然后再度相逢,心有万千言语,说不出。

雨还在丝丝缕缕地飘落,纵然这苦槛蓝只剩下这么几朵残花,我也还是倍感欣喜。故人重逢。

锦地罗 Drosera burmanni 茅膏菜科 茅膏菜属

另一片湿地则与海有一段距离,那也是曾经去看过的位置,当时发现了某黄眼草来着。

当然还有各种茅膏菜。这次就是为了黄眼草和茅膏菜而再次前往的,然而阴天下雨再次成为了麻烦事。

没有阳光,茅膏菜也罢,黄眼草也罢,这个那个,统统不开花。花都在,只是禁闭着。

长叶茅膏菜 Drosera indica 茅膏菜科 茅膏菜属

长叶茅膏菜更加让人苦闷。白色的花明明随时准备开放,但就是没有一丁点阳光。茅膏菜大片大片。

花一朵也没有开,虫子倒是有不少正在被消化着。除了下雨,风也相当了得,拍照本身也有了难度。

华南谷精草 Eriocaulon sexangulare 谷精草科 谷精草属

谷精草是湿地上常见的家伙,成群成群。看到它们,我会觉得多少安心些,它们还好,呼吸畅快。

不少喜爱豢养水草的人都喜欢把谷精草全部埋到水底下去,用水泡着,虽然不死,但想必够憋闷的。

挖耳草 Utricularia bifida 狸藻科 狸藻属

挖耳草们已经是花期的末尾。十二月,降温,加上风雨,冷得厉害。相比上次,这回挖耳草很少见。

勉强找出这么一株。这片湿地上至少有三至四种挖耳草来着。我想,或许还是应当更早些时候来。

毛挖耳草 Utricularia hirta 狸藻科 狸藻属

另一个重要目标是毛挖耳草。吴奈老师他们自从在这里见到毛挖耳草,就一直对这种类疑惑。

终于,李振宇先生给出了名称。中国尚未记录的种类,说是越南有分布。就这么神奇的物种。

再说这片湿地。相当不起眼的湿地,全然不被看好,没准什么时候就被征用,盖起了房子。

村委会也罢什么也罢,坐在办公桌前,或者蹲在崭新锃亮的茅坑上头,可曾知道,这里有新记录物种?

水田白 Mitrasacme pygmaea 马钱科 尖帽草属

水田白也仅剩下一株开花。一如前头的毛挖耳草,努力寻找了好久,才找到残余的一株来着。

但毕竟还有剩下。这小玩意儿若不是专门用心去找,怕是很容易错过的。刮风倒依旧影响拍照。

田葱 Philydrum lanuginosum 田葱科 田葱属

大片的田葱已经枯萎了,少数的尚未枯萎的,极少数还在开花。更少数的花还算完整,需要安心来拍。

上次在这片湿地,看到黄眼草,曾经大声疾呼,这个好像是田葱吧。闹了不大不小的笑话。

曾经看过湿地植物的相关资料,曾经以为,我这辈子大约没机会看到类似田葱科这么莫名其妙的小科。

其实到了南方,田葱还算常见,倒是黄眼草不是那么普遍。小科什么的,总还是慢慢积累起来了。

这一次去广西,除了田葱,还顺带补充了其他一些科的植物目击。毕竟地域不同,需要慢慢熟悉。

五层龙 Salacia prinoides 翅子藤科 五层龙属

红树林附近的五层龙就是补充上的某个不大的科。翅子藤科,或称希木科。一个完全没有概念的类群。

于是根据这照片查了许久,也没有能够对应得上的种类。没有料到会是这么诡异的科来着。

作为植物分类科学家预备役中途叛逃,能够见到各种传说中的类群我还是满心欢喜的。个人爱好。

异蕊草 Thysanotus chinensis 百合科 异蕊草属

冲向湿草地的时候,我在路边见到这么个东西。吴奈老师说,别拍啦,反正就是什么水竹叶吧。

我也这么想来着,但真的不是水竹叶。根本不是鸭跖草科。MIC说,异蕊草。彻底崩溃了,百合科。

可惜的也是,据说要在早上十一点前拍这东西。那时花瓣还完全张开着。下午,花瓣终究闭合了。

花柱草 Stylidium uliginosum 花柱草科 花柱草属

这片湿地的特色是花柱草。又一个传说中的小类群,合蕊柱有机关,会活动的。

首先发现的是白花的。拍了很久。花小到相当程度,反接镜头,趴在地上,躲风,湿身。阴冷。

继而吴奈老师发现了粉色花的。本以为是同一个物种来着,吴老师坚决地认为不对头。

狭叶花柱草 Stylidium tenellum 花柱草科 花柱草属

当然粉色的花柱草在花冠的形态上也有一点小区别。后来仔细看了叶子的着生状态,是不同的。

当时打电话给老牛,请他帮忙查查资料。结果是,狭叶花柱草。一片湿地上两种花柱草。

地杨桃 Sebastiania chamaelea 大戟科 地杨桃属

天尚未黑透的时候,返回起初那片湿地,还是没有阳光,那些没开花的家伙们还是没开花。失望而去。

路边的水沟附近,还捎带了一个大戟科的奇怪种类。果实小刺球状。最后一张片子,之后天黑了。

后来听说,拍花柱草的那个位置,再往前去,荒地的角落里头有一些房子。我们确实经过了。

据说那里在进行着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想来有点后怕,我曾在房子附近,专心致志地拍黄槿来着。

那时候没注意,似乎是有形如马仔的家伙密切注视着我们的。倘若因为拍植物,被当作密探,

继而被什么黑色势力神不知鬼不觉地解决掉了,那可并非什么光彩的事。喂喂,我还在出差呢。

这应该算是因工殉职吧?问题是谁能知道我是怎么个死法呢。想着想着,觉得大大的不妙。

终究还是逃离了,还好。植物也总算拍到了。广西这个地方,看来并非一般的神奇,还会再去的吧。

 

——————————————————原日志发于2012年12月03日——————————————————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