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格里拉·那些花儿~伍日·华盖  

2012-12-28 23:29:52|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一天傍晚,如泣如诉的阴雨终于停了,云层缓缓移过,月亮周围泛出了彩色的光圈。

向柳永同志学习,我说,雨过月华生,冷彻翁水村。明天应当是个晴天了吧。锋面已经离开了。

第二天一早艳阳高照,是个绝对的野外和拍照标准好天气。于是我们沿着小路向山顶驱车而进。

听老牛介绍说,山的那边有一座铜矿,路是矿山修的,直通海拔四千加的流石滩。如此甚好。

然后在这里我必须郑重而悲痛地陈述一个事实:外出选司机真的是个极其重要的勾当。

拉我们来翁水的司机,就是拉我们去碧沽天池的两个司机之一。两个司机分别是洛桑和七林。

洛桑是通过香格里拉曾经拉过其他朋友的司机介绍的,七林则是洛桑的合伙工作者。背景介绍相当重要。

昨天去大雪山垭口的盘山路上,七林就一路抱怨,路不好走,毁车。抱怨久了,说,你们加点钱吧。

费用是和洛桑谈的,之后洛桑支使七林来做这项工作。七林说,洛桑抽头很重,他自己挣不到钱。

当然不同意也是可以的,但一来司机这东西,惹得不爽了很有可能出各种意外,二来总有人心软,

这么着,答应七林,多给他一点钱。这是昨天下午的事。昨天晚上,翁水的小旅馆,七林和我们同住。

姑且当作个体现象好了。总之这是位要求甚多的司机,我们是打算很快休息了,他却不看电视睡不着。

先是折腾了半天关于天线,终究没办法接通电视信号。毕竟是小村子,不甚靠谱的小旅馆。

解决方法是,他用看影碟的方式来代替看电视。很无聊的国产混事垃圾电影,七林看得饶有趣味。

个人兴趣和审美我难以评判。总之花了钱请了司机,闹到这种状况,在我是不甚欢乐的。勉强睡去。

岂料那才是不靠谱的开端。第二天阳光明媚,我们绕过村子,在沿河小路上前行,尚未爬坡,熄火了。

车子怎么都修不好,偏偏山沟里还没有手机信号。无奈,背包同学只好走山路出去,寻找信号和救援。

我们被扔在山沟里,全然无计可施。约莫两个小时的时间,只好在周围拍照片,聊以慰藉。

帚枝唐松草 Thalictrum virgatum 毛茛科 唐松草属

倘若车子不坏在这里,我们大约是不会停留的,应该直奔山顶的流石滩而去。如此则不得不关注山沟。

当然这里的植物也还是有不少值得拍摄的对象。而且时间充裕,可以慢慢思考某个植物应当如何拍照。

唐松草雪白得耀眼,真是个好天气。日光暖得一塌糊涂,我甚至想要在河边支一把躺椅,晒太阳。

粗茎凤仙花 Impatiens crassicaudex 凤仙花科 凤仙花属

昨天去大雪山的路上,看到这凤仙花来着。一者盘山路不好停车,二者直奔垭口而去。今天补齐。

鉴别凤仙花的种类依旧是催人泪下的活计。没有标本更是如此,只得连蒙带猜,姑且定为这个。

五叶老鹳草 Geranium delavayi 牻牛儿苗科 老鹳草属

有河流作为背景,想来想去,或许可以拍不同的某种效果吧,于是拍之。在水一方的感觉清澈旖旎。

但说到底,林子底下的植物有一个小时,怎么也拍够了。救援还是不来,只好苦等着,心生焦躁。

多裂腺毛蝇子草 Silene yetii var. herbilegorum 石竹科 蝇子草属

连什么石竹科也拍了,这货在我心里大约是:不好鉴定的家伙,除非时间多得用不完,否则才不拍。

时间就是如此。某些时候一直缺乏,某些时候则流淌甚为缓慢,令人觉得浪费。最终还是鉴定出了种类。

云南金莲花 Trollius yunnanensis 毛茛科 金莲花属

林子底下的金莲花也同样。常规视角拍过以后,便尝试着其他视角的拍摄。有太阳就是愉快。

我在草丛里长久地趟着,其余的同伴散落在小路周围。若今天的目标就是这山沟,那么差不多可以收工。

星叶草 Circaeaster agrestis 毛茛科 星叶草属

后来背包终于回来了。在背包回来的那一刹那,我发现了土坡上低矮的奇妙小草本植物。星叶草。

貌似是国家二级保护植物来着。花小得令人困惑,果实则像瘦小的狼牙棒。

总算是有一点点收获。然后背包找来一辆面包车,拉着我们离开了山沟,回翁水村。吃午饭。

又是午饭。午饭吃完已是下午将近一点钟,拉我们出山沟的车是某小学老师的,正值暑假期间。

于是,旅馆老板开始从中协调,请那老师开车拉我们上去。一百块。这价格算是很合理的了。

七林的车是彻底完蛋了,联络了拖车修车事项,见我们要走,又过来哀求。

哀求大意是拖车的费用就已经很多了,这次亏大了,让我们再加一点钱。说实话,我有点小愤慨。

答应给他的费用可是把我们拉回中甸县城的。如此耽搁在路上,我们的时间也跟着耗费一空。

若说成本,我们大老远座飞机来,一共也就这么几天时间。帐是没办法两边计算的。

最后普洱和他商定了一个价钱,我们从此和这不甚规矩的司机彻底再见。坐老师的车再上流石滩。

岂料还是不能如愿。说好了到葫芦海那里的,大约是路这边是叫做葫芦海的高山湖泊,右边是流石滩。

且不说某几个陡坡老师怕引擎动力不足,把我们统统轰下车来。那或许是实情也未可知。

然而出了杜鹃林,刚刚开到草甸,老师便不想再向前了。这算什么呢?他说,到地方了。

别扯淡了。交涉一番,这厮也是想要再多给钱。一百变二百。本来在翁水村讲好的价格,说是合理的。

无奈地答应下来。从杜鹃林的出口盘两个转弯,到草甸中途,车又停了。说什么也不肯走。

老师说,发动机太热,你们在这待一会,二十分钟以后再走。这又是无法证伪的。

我们在草甸开始拍照,老师轻车熟路般走到某个牧人的牛棚喝茶去了。这一天全然奈何不得。

川西小黄菊 Pyrethrum tatsienense 菊科 匹菊属

因为和四川交界,草甸上的物种也有相似性。这让我想起了五年之前的川西。也是八月初。

川西小黄菊更是久违。自从五年前遍地都是的一别之后,再无缘得见。于是说什么也要好好拍下来。

红毛马先蒿 Pedicularis rhodotricha 玄参科 马先蒿属

傻傻分不清楚的马先蒿也是。同是五年前初见,同样分不清楚。红毛马先蒿和毛盔马先蒿,究竟是谁。

盔上的长毛很有奇幻感,如同发情的粉红色长毛象。那时候,日光勉强还有,云已经开始涌来。

星状雪兔子 Saussurea stella 菊科 风毛菊属

低矮的雪兔子,最常见种类,通常伴水而生。这片草甸有溪流的滋润,真个和川西极为类似。

此外还有高獐牙菜之类的五年前结识的各种家伙们。若是时间充裕,我真想在此久留。但不行。

云已经大团大团地飘过来,习惯性午后雷雨怕是早晚还会光顾。时间也过了一小时。

说是让发动机凉快凉快,那老师却凉快得不见踪影。忍无可忍,背包跑去牛棚把老师叫了出来。

继续向上开,再绕一个弯,终于从屁股处看到了所谓的葫芦海。略呈葫芦形的高山湖泊。

见到葫芦海的时候,天色已经阴得有点大雪山垭口的味道。日光只剩下一簇,最终消失不见。

盘山路再入杜鹃灌丛。到临近出口处,老师死活不乐意再走了。流石滩当然还在前头。

——不是说右手葫芦海,左手流石滩,到这位置的么?——你们已经到葫芦海了啊。

这种扯皮全然没有营养。我们决定下车自己走。老师流露出再要点钱的意思,无人搭理他了。

阿墩子龙胆 Gentiana atuntsiensis 龙胆科 龙胆属

出杜鹃灌丛的时候,看到一大群龙胆。花当然都是关闭的,天光昏暗,它们才不舍得张开。

彻底出了林子,走在大路上,远远望见前面的流石滩。这时候雨开始下起来,我们披上雨衣。

向前走了约莫五分钟,雨越来越猛烈,看看前面的流石滩还有至少半小时的路程,我们开始犹豫。

调头,回撤,尚未跑回车里,冰雹就嚣张地落下来。劈里啪啦。典型的午后对流雨。

在车里躲冰雹,估摸着时间。我猜过一两个小时,这雨应当削弱或者完全过去的,但老师不愿等。

——那回去就太晚了!总之是不愿等,见我们老大不乐意,借口换成了:道路湿滑,怕下不去山。

最终还是提前走了,下山的一路湿确实是湿,老湿嘛,但一路顺利,尚未到山沟河边,晴天了。

我想终究还是老师得逞了。多挣了钱,喝了茶,还提前回去。但故事还为结局,或者刚刚进入精彩环节。

距离七林的车子坏掉的位置不远,因为暴雨,一棵树倒在了路中间。非但倒树,而且压着电线。

故技重施,还是要走到有手机信号的地方去。这下子谁也没办法提前回去了,或许是天意。

我抬头看阳光,云已散去。普洱说,每个想多要钱的不规矩的鸡贼家伙,也都没落到好。

确实如此。虽然我们也跟着波折,但这些人纷纷遭遇麻烦。翁水一路,可谓全然不靠谱的典范。

等了很久,这次连植物也没的拍,山沟朝向的缘故,日光很快挪走,照耀山顶。山沟里阴暗下来。

后来当然村子里来了人,带着油锯,把树锯断了。我们跟那老师也终于说了再见,老死不相往来。

我有一点小感慨。基层教师,尤其在山区,自然各种艰难,但如此的人性,委实不大地道。

本以为斯斯文文,戴眼镜,白净面庞,应当靠谱才是。想起单田芳的名言:小白脸子没安好心眼子。

最后是搭另一辆车回中甸。那是经常拉老牛他们考察学生的车,张姓司机说,反正也要回去,不要钱了。

车费当然最后还是按规矩给了。回去的路上,过了小雪山垭口,一时景色如画。我们下车拍照。

司机说,别着急,慢慢拍。我想,最初若是就和这司机约定好,怕是中间会少很多波折,而且愉快。

但事情不会如此顺利,也并非没联系过,只是司机恰好有事忙去。翁水之行的各种遭遇,大抵如此。

后来的后来,老牛说,这司机,特别能说,云山雾罩,连我们这次的经历,一年后也被提起,

说得我们苦大仇深,这也罢了,老牛曾和这司机在路上见到猕猴,结果故事版本变成了,被猕猴打。

总之世上的司机种种样样,尤其在西南高原,选择司机真是一件极其精妙的勾当。需要运气和果敢。

 

——————————————————原日志发于2012年11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1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