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格里拉·那些花儿~肆日·晴雨  

2012-12-28 23:29:13|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果我们只有两天,应该去哪里呢?老彭说,大小雪山好像还是应该去一下的。那么就去吧。

与前一天的阴雨形成鲜明对比,清早出发的时候,阳光仿佛要把整个中甸县城都照得通透明亮,

但愿从此都有好天气,于是出发。小雪山,大雪山,根据老牛的指示,我们住在中间的翁水村。

长花铁线莲 Clematis rehderiana 毛茛科 铁线莲属

途中停车,初衷是要停下来上厕所来的,然后沿途看到花草就忍不住了。毕竟长久没见阳光。

日光下的拍照,多少有点不大适应,总觉得照片太过明亮。铁线莲长势喜人,垂在路旁。

路不算宽阔,只容得下两辆车小心翼翼地擦身。我站在路边拍铁线莲,于是路过的车,和我擦身。

风吹起来,铁线莲的枝条摇晃不止。我有一点点隐忧。高原晴朗的上午,起风的中午,和降雨的下午。

藏象牙参 Roscoea tibetica 姜科 象牙参属

趁阳光明媚,也趴在草地上拍象牙参来着。之前在高山植物园附近也见了,那时候满天阴云。

如今透过日光观察花瓣的质感,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疏离感。觉得这种状态有点失去真实性。

甘肃棘豆 Oxytropis kansuensis 豆科 棘豆属

还有不认识的豆科植物,姑且定为甘肃棘豆。队伍散落,各自拍各自的喜爱,于是拖延。

等到差不多大家都拍好了,时间也近乎过了一个小时。那是没办法的事,继续上路。

路过小雪山垭口的时候,日光还在。远处飘起了云雾,因为海拔够高,有一点冷,有一点眩晕。

本是停下来看风景的,但依然觉得可以稍微注意一下植物。于是第二季拍照开始。

眺望对面的林子,之后换镜头,准备拍脚下的野花。见我们停车拍照,也有其他什么车停下来。

某个川牌的车子嚣张地在路边刹车。走下来一个矮小的四川口音男子,携一直没开口说话的女伴。

男子见我在拍地面上的某小花,说,原来在拍这个,还挺好看。女伴似乎没有搭理他的样子。

之后男子掏出手机,矮小蹉跎的身躯形成阴影肉团,整个把花挡住,之后猛戳手机屏幕。

罢了,我端着相机站起身。大自然也罢,野花也罢,自由的味道不值得被猪猡玷污。我转身离开。

柳兰 Epilobium angustifolium 柳叶菜科 柳叶菜属

路的另一侧是不甚陡峭的土坡。坡上有柳兰来着,起初不知道是哪种柳兰,最后觉得,还是常见种类。

拍摄柳兰的时候,天空中的云开始聚集。太阳时隐时现,大约是垭口的缘故,风也一直呼啸不止。

山酢浆草 Oxalis acetosella ssp. griffithii 酢浆草科 酢浆草属

仰视山坡,于是看到山酢浆草的细小花朵。小而精致。或许是刚刚晒足了太阳,小花欢乐地开张。

时间又差不多过去了一小时。已是中午时分,我们决定到翁水村再吃午饭,于是呼唤着准备收工。

我是不吃午饭的来着。但不能要求别人统统和我一样,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时间总是紧迫。

匙叶微孔草 Microula spathulata 紫草科 微孔草属

临走之前,在路边的草丛里头,还见了某个紫草科植物。因为老板说了,要密切关注,所以专门拍照。

终究这名称也是我乱猜出来的,尚不具备确凿证据证明其正确性。紫草那些小玩意儿,有时候真愁人。

后来是抵达翁水,放下行李,吃喝,下午三点,决定向大雪山垭口而去。我的本意是明天去的来着。

听说可能天气会变,司机担心盘山路到明天难走,于是催我们今天去看看。也罢,去就去吧。

关于司机,我想在其他时候专门说说。总之这一天在下午出发,去大雪山垭口。这大约是悲伤的起始。

越是向山顶而去,天色就越阴郁,几乎抵达垭口的时候,雨已经开始飘落。下车,雨停。

最后一点点短暂的阳光。太阳从阴云里探了一下头,悲天悯人一般地看着我们,坏笑一下,消失不见。

长柱垂头菊 Cremanthodium rhodocephalum 菊科 垂头菊属

趁最后一点日光,垭口路旁,细碎的片状流石之间,有小一群垂头菊。粉色的花,低头不语。

我在拍垂头菊的时候,赫然感觉到本来浓烈的阳光倏忽变成了阴云,继而雨追了过来,淅淅沥沥。

钟花垂头菊 Cremanthodium campanulatum 菊科 垂头菊属

不远处的另一种垂头菊,这个植株高大了不少。在碧沽天池见过,不过那时只有花序,叶子藏起来了。

赶在暴雨之前,我想,尽可能地多拍一点照片吧。于是顾不上其他人,就在垭口附近开始满地打滚。

大萼蓝钟花 Cyananthus macrocalyx 桔梗科 蓝钟花属

章鱼小丸子一般的蓝钟花。这也是有日光才会开花的萌物,刚刚那一点阳光的效果尚未消退。

我一直期盼一个阳光明媚的流石滩,到头来,大雪山垭口终究是满城风雨。

方叶垂头菊 Cremanthodium principis 菊科 垂头菊属

路边的又一种垂头菊。形态极其标致,想绕着走都有难度。流石滩什么的,趴下就不想起来。

本已说定,向着某个小路而去,但还是沿途不断停下。拍过垂头菊的特写,我想,还是来一张工作照吧。

于是拍工作照。那时候雨已经开始下起来,我们尚未披上雨衣。照片拍了几十张,有时拍下雨丝。

顾不得过路车辆的怪异眼神,不想,也不需要解释。时间紧迫,大约只需要我行我素就好。

近凹瓣梅花草 Parnassia submysorensis 虎耳草科 梅花草属

路的开头,草丛里头发现梅花草。最后我终于承认,我还是喜爱梅花草的。不能不拍。

路边有一片垃圾。毕竟靠近公路,垃圾也不足为奇。趟在垃圾堆里拍这唯一的几株,有一点哀伤。

羽苞藁本 Ligusticum daucoides 伞形科 藁本属

然后很快发现,我真的不喜欢伞形科植物。完全提不起精神,直到它们一而再再而三地出现才去拍照。

野外遭遇如此,回来后的鉴定也是如此。对于伞形科完全没有感觉,只对茴香馅饺子偏爱有加。

华丽马先蒿 Pedicularis superba 玄参科 马先蒿属

雨开始哗啦哗啦地下起来,披着雨衣,走小路,雨衣外头被雨水打湿,雨衣里头被汗水浸湿。

从2003年开始,我对于野外冒雨工作就心存忌惮。无论如何喜欢不来,不喜欢湿乎乎的感觉。

草坡之下,有几株高大的马先蒿。若不是马先蒿,若不是那么奇怪的形状,我也不会专程下去。

草坡湿滑,我几乎是打着滚抵达马先蒿面前的。光线依旧不足,伸出雨衣之外的相机镜头瞬间如洗。

垂头虎耳草 Saxifraga nigroglandulifera 虎耳草科 虎耳草属

照片里大约看不到风雨的模样。转角遇到奇怪的植物,一瞬间,猜不出科属。只好认真拍照。

大约小径的转向处是风的通道。植株一直摇晃不止,拍了数十张照片,没有一张完全清晰。

从不甚清晰的照片里头挑出一张勉强可以看的留下来。后来才知道,原来是某虎耳草。

返回的时候,同一条小路,本想补两张片子来着,但那时雨更猛烈,风更强劲。全然无计可施。

沿着小路向另一个山包前行,绕过一条沟谷,远望,朦胧之间,全是灰白色的雨雾。哗啦哗啦。

我有一点灰心丧气了。从垭口下来一点,走小径,从流石滩到草坡。我们打算奔向另一片流石滩来的。

然而雨着实让人苦闷。到了目标的那片流石滩,爬坡,草渐渐稀疏,碎石缝隙里头却没见到期望的植物。

大约是回去的时候了。已近黄昏,风雨毫无停歇的迹象,垭口似乎成为了水气通道,云脚低压。

总状绿绒蒿 Meconopsis racemosa 罂粟科 绿绒蒿属

当然绿绒蒿还是让人欢喜。我本是有一点点抵触绿绒蒿来着,虽惊艳,但被人喜爱得太多。

一提起高原野花,总有人对绿绒蒿趋之若鹜。说实话,我本身不大喜欢混入太过主线的潮流。

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在野外见到绿绒蒿,便容不得你不喜爱。雨尚未疯狂肆虐的时候,环境照。

虽已是绿绒蒿的尾声,但终究还是见了几株尚在开花的绿绿。从雨衣里探出镜头,看雨打残花。

即将回到公路上的时候,另一株总状绿绒蒿。这次是被雨浸泡了太久,花瓣已湿漉漉的,略显萎蔫。

但萎蔫也有萎蔫的趣味,如同美女的小娇嗔就是情调,而粗糙大叔的小娇嗔就是变态前兆。

我已步入粗糙大叔的初级阶段,面对被雨打乱的绿绒蒿,已不具备娇嗔的资格,

做能做的唯独凑合拍照,顺便请背包当作模特,在绿绿的后面走来走去,抓拍。

雨依然哗啦不停,光线依然暗弱,回来看照片,二十张里头没有一张清晰的。但我已极度疲倦。

在雨里拍照或者赶路,本就是件和自己过不去的事。无奈的事情总是凑在一起,说到底,终究抱怨不得。

 

——————————————————原日志发于2012年11月2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