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拾贰章@台北植物园·民众的花草巷  

2012-12-28 23:20:16|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台湾的野花之旅,以台北植物园作为收尾。难得台北有一个上午的阳光,将植物园照射得分外美妙。

我一直听说有关台北植物园的状况,但那只是听说。亲自去里面走过,感觉,那是平民的花草巷陌。

首先是免费。或许这里头有一种理念,回报民众。我想起在大陆,某某某某植物园们,只落得唏嘘。

我想,只是自说自话,我想,植物园这种存在,应当是有其他什么经费来源的吧,

大陆那些设置各种严密防护以捕捉逃票者的思路,和这个年代大多数的风范相似。只是唏嘘就好。

免费之后,其次,便是清静。并非没有人的那种清静,而是人们各行其事,不觉得拥挤和嘈杂。

倘若在我熟悉的那个环境里头,免费的园子会被各种并非希求一定要来植物园的人所踩踏。

他们会感觉,免费而不享受,便相当于损失。用文雅的话则是:出门不捡着钱就算丢。

于是,真心希求植物园的人们,反而得不到理应得到的。只看到嘈杂和混乱。还是唏嘘。唏嘘就好。

总之不可对比。台北植物园就是这么一个存在,我见到各式各样的人,他们希求植物园本身。

蔓性野牡丹/蔓茎四瓣果 Schizocentron elegans 野牡丹科 四瓣果属

植物分类区,栽种的野花。有牌子,写着植物的名称,拉丁学名,科属,其他相关信息。

植物按照所属科的不同排列,有科的简介。这里的科普,不避讳知识体系的晦涩,光明正大地展示。

我想,这便是植物分类区的特色。植物分类,直观来看就是这么回事——不同植物归属于不同类群。

作为科普工作者,我自身也做过曲线的勾当,或者莫不如说一直在做。避讳科属,避讳拉丁文。

何以避讳?那是因为民众的认知水准没有达到那个层次,需要太多的口舌和笔墨,去讲所谓的知识体系。

但说到底那是不对的。因为够不到高处的树枝,而拒绝努力伸长脖子的长颈鹿,大约是难以进化的吧。

跳舞女郎/黄花老鸦嘴 Thunbergia mysorensis 爵床科 山牵牛属

我见到有人专心致志地阅读不同类群的介绍文字,还有人轻微地念出声来。说到声响,委实值得赞叹。

多数人都没有大声喧哗。人们做各自的事情,唯独不需要放大音量,于我熟悉的植物园,这又是唏嘘。

除却阅读,也有人专程为了拍照。我见到几部单反相机来着。拍照者很有风度,不会长期霸占一朵花。

有所谓的诗经植物区。老早就知道,台北植物园有这么个区域来着,说是潘富俊老师主持创办的。

读过潘老师的书,诗经植物图鉴是经典的一本。多少期待诗经植物区来着,因而有点小失望。

首先是面积太小,只在很少的一点点范围里头,其次是牌子显然有点破旧了,大约到了修缮的时候。

再有,则是一些对应的植物本身,长势堪忧。然而我也观察了一阵子来着,参观者并不在意于此。

或者莫如说,对所谓的诗经植物怀有兴趣的人可谓寥寥。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曲高和寡不成?

总之我是很认真地看了这些牌子来着。参差荇菜,那个牌子面前的水池,空落落地虚无着。

小茄/小茄 Lysimachia japonica 报春花科 珍珠菜属

或许是季节原因,一些植物尚未出现,一些则没能开花。开花的植物并不算多,这样也好。

我本就没有那么长久的时间在植物园里停留,倘若遍地皆是花果,我怕是走不动路的。

原生种类总算有一些。报春花科,抑或称之为樱草科,总算在春天有一些种类正在开放。

相比于台中植物园里引种的都是特有种类,感觉,台北植物园更偏重于平衡。更大众,更亲民。

在蔬菜区的后头,稻草人。说实在的,路过诗经植物区,来到蔬菜区一看,瞧瞧,到底不一样。

围绕着莴苣、胡萝卜、茼蒿等植物的参观者数量明显更多,怀有的兴致也更浓郁。终究是食物嘛。

我见到几组成人携带着孩子,有模有样地辨认那些食物。小朋友观看得颇为认真。

针筒菜/针筒菜 Stachys oblongifolia 唇形科 水苏属

野生植物也有一些。某个角落里,拍到针筒菜。那是个游客稀疏的角落,有掉落在地的木棉花。

因为游客稀疏,我得以趴在地上安心拍照。后来有一对老年夫妇,大约是常走的散步路线途径此地,

总之他们颇有兴趣地观看了我一阵子,之后继续散步去也。此外近乎无人对我的趴地行为表示关注。

花间也有昆虫来着。蝴蝶种类真个不会识别,总之有蝴蝶。阳光照射下来,有一点点燥热感。

台北阴郁了好几天,日光总算透露出来。我想,或许选择这一天来植物园可谓明智。

有阳光的植物园,说到底比起阴云笼罩的植物园、细雨淋漓的植物园或者台风来袭的植物园,

要明朗许多,也祥和许多。或许正因如此,有一群观鸟爱好者,正在小径上头,追踪什么野鸟,

有大炮筒的相机镜头,以及长短不一的望远镜。他们也很是安静。唔,不安静怕不行,毕竟是看鸟。

从小径路过的其他游客甚为配合。没有人唧唧喳喳地吵闹,也没有人问长问短,鸟则毫无压力。

蘭嶼秋海棠/兰屿秋海棠 Begonia fenicis 秋海棠科 秋海棠属

看到兰屿秋海棠的时候我终究欣喜了一下。这倒并非兰屿或者台湾独有,但毕竟名字带有兰屿。

没能去成兰屿很是遗憾来着。但看样子大约原本也去不成。对那边缺乏了解,也缺乏心理准备。

有风浪,船不能开出,等了两天,船能开出,却无法预测何时能够返回。于是最终放弃了。

我想,于我而言,这一次台湾的寻花旅程,兰屿终究变成了一种符号。催促着我再次造访。

那之前,见到栽培的兰屿某某,便令这符号更加深刻。下一期的行程,已在心里头蠢蠢欲动。

路过一个略开阔的空场。有大约是讲解员的什么人,在讲外来入侵生物的危害。听众为男女老少。

听了一阵子,大约得以把握脉络:或许是什么机构组织的科普游览,参观植物园,并有讲解及活动。

听众煞是专注,还有人埋头笔记。讲了外来入侵,讲了寄生,讲了榕树的传粉。经典项目。

植物园大约极为适宜做相关活动。我倒是不能始终在旁边听讲,说来遗憾,只听到了只言片语。

空场的另一侧,写着请勿喂食松鼠。想来曾经人们也喜爱和这里的松鼠亲密接触来着,想来。

大陆也颇有几座植物园以松鼠著称。但那些地方,怕是并非写个通告,说请勿,人们便真个遵守。

继而立刻看到了松鼠。真有不少松鼠,而且对人类毫无戒心。纵然没有食物,它们也乐得靠近人类。

这动物可爱是可爱,但想起台中植物园的境遇,说,要和松鼠抢果实,想来也够受的。

洋紅西番蓮/红花西番莲 Passiflora coccinea 西番莲科 西番莲属

角落里的红花西番莲也有别的摄影师在潜心拍照。见我拿着相机过来,那位大叔让出了一个身位。

这一点上我十分敬佩台湾的摄影师们。谦和,不霸道,舍得把位置让出。继续唏嘘,全然不同。

那片区域是所谓的二十四节气区。地面上有二十四节气及其对应植物的雕刻,环绕成一圈。

与诗经植物区的尴尬相似,这里也并没有太多游客长久驻足。与之相反,另一片区域则相当热闹。

那是所谓的十二生肖区。从鼠至猪,名字里带有这些动物名的植物,每个生肖,对于几种。

人们或许对于更加熟悉的事物才乐得多花些心思。植物与文化的纠葛源远流长,却难免流于清雅。

归根结底,诗经也好,节气也罢,那些并非生活里的必需,也并非广为人知的勾当,

或许热爱文艺的青年男女更加喜爱这一话题,专程来此幽会是否会有固然不得而知,但想来未尝不可,

喏,我们去参差荇菜那里见面可好,去白露为霜也不坏嘛。总好过去什么鸡屎树前面碰头。

桂葉黃梅/桂叶黄梅 Ochna kirkii 金莲木科 金莲木属

金莲木科的植物终究还是引种,但反正我是头一次见到这一类群开花。花开得相当精致。

水生植物区因为在修整之中,没能去参观,可谓憾事。见到金莲木的那条路上,发生了另外几件小事。

一个是遇到在植物园里散步的老年人们。这样的群体大陆也有来着,但依然有所不同。

台北的老年人不那么排外——说排外亦有不妥,总之大陆我所见到的状况是,他们有自己的领域。

倘使并非他们一群的什么人出现在他们固定活动的领域,他们便会感觉到不自在,

说是不至于明说,但能感觉得出。台北植物园里则不同。我们路过老年人散步区域,全无那种感受。

另一件事是办公区之类的位置有纪念章。说来在台湾各地也收集了不少纪念章来着,植物园也不放过。

加盖纪念章的位置,某位阿姨甚为热心地为我们端出好大一堆纪念章,让我们不要着急慢慢来。

慢慢来的过程里头,阿姨问,你们莫不是从大陆来的?喜欢植物园?真是太好了,谢谢哟。

仿佛这园子就是她的,那感觉。为此我真心叹服,不仅唏嘘,而是叹服。人们的诉求如此不同。

大陆的各类园子,不消说,以园子本身为自我荣耀的工作人员,终究是少数中的少数,

遇到是遇到过,不能说没有,但毕竟是少数,在台湾,则很多人都热爱着自己的岗位,

植物园办公室里掌管纪念章的阿姨如此,巷子里买炸鸡的男生也是如此——我们的炸鸡,好好吃哟!

盖章的时候,有位年纪稍大的阿姨,拿着小数码相机来询问:想找某个科的植物来的。

自有人为阿姨指点。这次也是不唏嘘不成。我从未在大陆的园子里见到过这一情形,从未。

热心的爱好者为了寻找某个特定类群的植物,专门找来工作人员询问,而有人能够清晰准确地解答。

我遇到的状况通常是,哪儿有郁金香,哪儿有桃花,哪儿有樱花,而不是哪儿有小檗科的植物。

有人能够从专业角度精准而耐心地解答,这也十分了得。罢了,在台北植物园的感叹怕是够多。

总之,台湾野花约会之旅,最终在台北植物园收场。在计划台湾之行时,我便做了如此打算:

寻觅野花的同时,也要就台湾科普宣传的方式和深度展开我所能做到的了解。

在台北植物园,我着实了解到了些什么。我是打算回到大陆之后,和从事相关工作的朋友探讨来着。

我也有师兄在做植物园的科普工作,我也有师妹在做植物园的科普工作。他们都是依旧满怀热情的。

我想,在台湾的见闻,那些差异,那些唏嘘,我们或许应当从中有所感悟才是。

至于野花本身,它们已安安静静地躺在我的相机里头。至于台湾的行程本身,虽近尾声,但尚未完结。

 

——————————————————原日志发于2012年09月24日——————————————————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