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拾壹章@龙潭到草埤·泥淖湿地的秘宝  

2012-12-28 23:18:2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作为旅游者,大约不会有人走这一条线路。从龙潭到草埤。没有什么名胜古迹风光小店,纯粹寻找植物。

从一早就开始阴沉,天气预报说,随时可能下雨。清晨的台北静谧祥和,我去坐火车。

从台北到杨梅。睡眠匮乏,顾不得看沿途的风景,只小憩一阵子,就已到站。简约而洁净的小站。

之前和林老师联系过,请他带我去寻找特别的水生植物。按记载,在桃园龙潭,于是专程赶过来。

林老师说,若你自己去找,几乎不可能找得到。果然。林老师驾车,绕过各种小径,来到池塘边。

台湾萍蓬草,台湾特有水生植物,原生族群。说是野外族群已近濒危,这一池,算是残留。

我们在池边拍照,有路过的大叔问,拍萍蓬草哟。看来这东西终究还是很出名的。

台灣萍蓬草/台湾萍蓬草 Nuphar shimadai 睡莲科 萍蓬草属

在台湾的各种水池里,常能见到栽种的萍蓬草,几个植物园里都见过来着。然而原生毕竟稀少。

我也终于理解了林老师何苦要亲自带我们来寻找,毕竟是说不清楚的位置,需要有人引领。

清晨,萍蓬草的任务即告完成。林老师说,既然热爱湿地和水生植物,就要带我去一个地方。

宜兰,草埤。于是我们从桃园直接奔向宜兰,途中我尚不知,草埤究竟是何模样。

如今写下这些行程、感受、草木、言语、心思和见闻,恍若隔世。彼时大约因为困倦,脑袋近乎混乱。

其实直到台湾的手记写到拾壹章,才记起植物名称可以用繁体和简体两种。混乱延续得也委实够久。

车停在路边,是去福山植物园的路。本打算去福山来着,时间安排几经调整,错过了机会。

总之车停在路边。带上林老师借我的水鞋,走山路。一路无话,呼哧呼哧地爬了一阵子,进入小径。

翻过一个小坡,来到草埤。是山间的一片泥淖沼泽。草生长起来,遮盖住了下面的泥水。

池边还是树林。我们在树下整理装备,扔下背包,准备进入沼泽。直到这时我尚未心怀警惕。

毕竟沼泽也经历过来着。这么想着,跟随着林老师踏了进去,其实,那里有什么物种,已不重要。

莎草科植物构成了小塔头。不像吉林那边的大塔头,没那么突出,也不那么禁得住踩踏。

走到半途,我渐渐感觉吃力。脚踩下去,明显下陷。林老师一路向前,步履轻盈,我却在后头举步维艰。

终于某一脚踩下,噗嗤一声,连脚带水鞋,全部扎进了泥巴里头。刚刚诞生的不吉利感即刻应验。

想拔出这只脚,于是另一只脚受力,当然是另一只脚陷得更深。双脚在泥巴里,我有一点仓皇恐慌。

林老师在前头。我请林老师帮忙,岂料林老师伸手拉我,连他也开始下陷。急忙松手。

——你把相机给我。于是我照做了。——然后你趴下来,爬在地上,慢慢把脚拔出来。

唯有如此。增大受力面积,减小压强。于是,我满是狼狈地如水鬼一般,在沼泽地里爬行。

拔出脚来,水鞋里全是泥巴。稀泥,污水,和泥炭藓的味道。我还是有一点点惊慌,沼泽凶猛。

说到底,我也曾去过沼泽来着,也曾陷进泥巴里头,但都没有这么惊险。荒郊野岭,无依无靠。

直到那时我才确定,这大约真的是一滩能够吞噬人的沼泽。于是我变得过分谨慎,走得极其缓慢。

假紫萁/分株紫萁 Osmunda cinnamomea 紫萁科 紫萁属

林老师打算带我看圆叶泽泻来着,可惜那东西尚未发芽。沼泽里头,值得看的就是分株假紫萁。

寻找一个拍摄角度也颇有难度,无处落脚。只要站立一会儿,就会噗噜噗噜往下陷落。

水塘里还有什么狸藻,终究无法靠近了。我们决定返回,回去的路也异常艰辛,沼泽等着把我们吞没。

一度我在某个位置,前后左右都是烂泥巴,不知道如何落脚才是。犹豫了很久,尝试了很久。

总归还是走出来了。一个人落在后面的时候,我听到不远处的山里有鹿的鸣叫声。呦呦鹿鸣。

我想,倘若陷入这沼泽里头,我会为海峡两岸添多少麻烦。而作为湿地关注者,倒是死得其所。

在有鹿鸣的山坡上,在有草香的泥淖间,那也算是值得安眠的好地点。只是我还需要继续苟且活着。

如意草/如意草 Viola arcuata 堇菜科 堇菜属

出来的时候,我看到塔头上有堇菜冒出来。这个吉林的沼泽很相似,只是堇菜种类不同。

查来查去,这堇菜终究也是常见种类,只是生在沼泽,植株变得细长而孱弱了。

尾葉灰木/尾叶山矾 Symplocos caudata 山矾科 山矾属

沼泽边缘有白色花灌木。我问林老师,这货可是某山矾。林老师说,不是,是灰木。

好吧,又是大陆和台湾植物名称的差异,反正山矾也罢,灰木也罢,就是这么个东西。

林老师在家养蝴蝶。说,有种蝴蝶要吃这叶子。于是我拍花,林老师去为蝴蝶准备口粮。

台灣線柱蘭/芳线柱兰 Zeuxine nervosa 兰科 线柱兰属

天色更加阴郁了,仿佛是因为我没能掉进沼泽里头,某个阴谋落空了,有什么人脸色不大好看。

我倒是重新欢乐起来。毕竟逃生一回,容不得不珍惜。下山的途中,林子里光线暗弱,发现野花。

是什么兰来着,林老师说,不是特别稀有的种类。也罢,管他稀有什么的,要先拍片子再说。

金石榴/金石榴 Bredia oldhamii 野牡丹科 野海棠属

拍过兰花,又见到了一种野牡丹。花不大,还算精致。除了天阴,一切安好。于是努力拍照。

弱光之下,我很是头疼来着。想放弃,又舍不得。总之勉强拍了,回来查看,原来是台湾特有物种。

西施花/鹿角杜鹃 Rhododendron leptosanthum 杜鹃花科 杜鹃花属

回到车子边,回到山路上。路旁有杜鹃花还在开放,靠近,有香气,林老师说,西施花。

我很是疑惑来着。秀美是秀美,但西施真个如此香艳不成?我始终抱有这样或者那样的疑惑。

印象里头,四大美女,昭君彪悍康健,玉环手感黏稠,貂禅楚楚怜人,西施冷峻清秀,

若说这香艳的杜鹃花是西施花,倒不如说是妲己花更合适些。也罢,反正是古人的小纠结,怎么都好。

从草埤下来,路过双连埤,环境有点让人唏嘘,人为痕迹严重。匆匆看过,继续上路,回壮围。

两天之后,我又回到了壮围。林老师在那里有一座宅第,去那里拜访,顺便参观林老师的园子。

那里栽种了不少植物。因为时间紧迫,加之天色灰暗,我只是随手拍了一点点照片,窥豹而已。

短穗毛舌蘭/短穗毛舌兰 Trichoglottis rosea 兰科 毛舌兰属

烏來閉口蘭/绿花隔距兰 Cleisostoma uraiensis 兰科 隔距兰属

白蝴蝶蘭/白蝴蝶兰 Phalaenopsis aphrodite 兰科 蝴蝶兰属

紅石斛/菲律宾石斛 Dendrobium goldschmidtianum 兰科 石斛属

兰花四只。蝴蝶兰是原生种来着,其余都是刚好在手边,不拍不合适。对于兰花,我相当懵懂来着。

分不清楚它们谁是谁,只知道,大约都是好货。它们茁壮地生长着,被粗放而精心地照料。

其实作为水生与湿地植物资深研究人士,林老师的园子里,水生和湿地植物确实遍地都是。还有水缸。

桃園草/台湾黄眼草 Xyris formosana 黄眼草科 黄眼草属

黄眼草是我无论如何不想放过的。把ISO开到某个近乎难以容忍的限度,也要把这东西拍清楚。

至于台湾的黄眼草究竟是什么种类,貌似目前尚有争议。我姑且按照台湾植物志的处理还定名。

水缸里的浮萍就有不少种类,湿滑的红砖小径上满是青苔。向后院而去,那里有我惦念的东西。

龍潭莕菜/龙潭莕菜 Nymphoides lungtanensis 龙胆科 莕菜属

龙潭莕菜。这是林老师发现的新物种,2005年,几位科学家联合为之命名,林老师乃其中一位。

要找这个物种,我想,理应向林老师请教。他说,野外几乎灭绝了,还是来我的池子里看吧。

为了研究,也为了保育,池子里头的龙潭莕菜尚自茁壮。据说这物种恐怕为天然杂交而来,不产种子。

也难怪在野外近乎绝迹。环境骤变,水池被填平,加之繁育方式不甚强大,难免流于哀伤。

无非七八年的工夫。自林老师在野外初见,到如今,我只能在池子里一窥芳容了,挺标致的莕菜。

然而林老师却很是粗犷地扯着它的茎和叶片。看样子皮实得很,无性繁殖能力也还强劲。

大约若是野外的环境能完好如初,这几株龙潭莕菜依旧能繁育出稳定的野外族群了吧。

那是专业人士关于保育方面值得探讨的话题,我只是来拍照。这一天从龙潭到草埤,回到壮围。

见到龙潭莕菜,我又恍若再度身处桃园。台湾的面积并不广阔,却潜藏了如此丰富的特有物种。

不消说,我想,这里有若干值得学习的所在。我只是看着,记录着,用图片和文字,用记忆本身。

 

——————————————————原日志发于2012年09月20日——————————————————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