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台湾拾章@宜兰壮围·水田村落的潮风  

2012-12-28 23:17:07|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获台湾行政院青辅会资助。青年旅游网网址:http://tour.youthtravel.tw/travel2009/main.php

———————————————————奇异草木·美丽岛———————————————————

从台北到宜兰,舒适的巴士,漫长的穿山隧道,站台上的长久等待,民宿老板娘大妈终于出现了。

穿过宜兰市区,顺便排长队买了柠檬爱玉,奔向乡间。壮围乡,临海,稻田,恬静的日光和风。

抵达民宿,整顿行装,于是去海边。看过了垦丁的沙滩,看过了东北角的海岸,宜兰,继续看海。

在永镇海滨公园,眺望龟山岛。此前对于宜兰知之甚少来着,但看到龟山岛的那一刻,觉得,确实龟。

四下环顾。沙滩之外,除了林投等海滨常见低矮树木,最多的莫过于各种外来入侵植物,

想看野花,怕是找错了位置,有点小遗憾,但还是决定,沿着滨海公路旁边的单车骑行道走上一段。

穿过那些滨海林和外来入侵植物,就是细碎的沙滩。沙子呈黑色,就沙滩而言有些特别。

沙滩上的植物则十分单调。厚藤稀疏地生长着,没有开花。间或有游客行向海边。风浪渐渐大起来。

马缨丹 Lantana camara 马鞭草科 马缨丹属

最常见的外来入侵植物就是马缨丹。话说在大陆,南方也被马缨丹侵占。这货偏偏开花艳丽,为人喜爱。

在马缨丹无法过冬的北方,我还见过有人盆栽了这家伙,当作观赏花卉来着,不顾这厮一身怪气味儿。

除了马缨丹,大花咸丰草和五爪金龙也甚是嚣张。大约是公路和村落的缘故,外来入侵植物得以横行。

毕竟在垦丁所见的,海滨没有如此茂密的外来入侵植物。这么一来,宜兰本土的海滨植物要去哪儿呢?

番杏 Tetragonia tetragonioides 番杏科 番杏属

某个通往海边的小径路口,细沙在风中飞扬,我终于找到了本土海滨植物的代表。番杏。

纵然搞得灰头土脸,番杏同学总算还在坚守阵地。据说这是台湾北部和东北部海滨的常见种。

近来大陆也开始流行吃番杏的勾当。火锅店里,一盘番杏价格甚高,至于味道,嗯,我要保留意见。

海杧果 Cerbera manghas 夹竹桃科 海杧果属

不能吃的海杧果。并非杧果,只是果实形状相似罢了。路边的步道上,海杧果正开花,白灿灿的。

拍照的时候日光开始浓烈起来。午后的风也越来越猛烈。没能租到单车是一件悲惨的事。

直到第二天,向民宿老板娘大妈借了单车,我们才得以沿着海边,一路骑车到东港。

海滨植物的状况没有改观,细沙依旧,植物群落却极其稀疏,或许这边的环境理应如此。

总之在台湾一路寻找野花,宜兰壮围乡的海滨,是收获极其有限的一站。惟其如此,才显得不同。

其他地方都是野花多得拍不够,唯独壮围只随便拍拍就足矣。或许这两天是应当用来休息的吧。

木防己 Cocculus orbiculatus 防己科 木防己属

沿途的海滨林边缘,记录到为数不多的一些本土植物。木防己一直在风中颤抖,拍照颇费了番力气。

不认识这奇形怪状的藤本,鉴定也同样费力来着。六枚花被是什么妖孽啊?闹得我好几宿没睡踏实。

和小余一起猜谜语,连须叶藤科都猜过了。后来向MIC请教,说,莫不是防己科的?到底是高手。

天门冬 Asparagus cochinchinensis 百合科 天门冬属

早就看过台湾海滨植物图鉴之类,知道沿海有天门冬,之前也见了几次,都只是枝条。这次遇到果实。

这些家伙也和外来入侵植物一样,乱糟糟地聚成一团。还是苦于刮风。海边的风甚是猛烈,满怀潮味儿。

乌来月桃 Alpinia uraiensis 姜科 山姜属

唯一纠结的是月桃,大陆称之为山姜的。究竟是普通的艳山姜,还是大花山姜,没有实物,不好定论。

姑且将之当作大花山姜,也就是台湾所谓的乌来月桃。花瓣边缘的分裂方式更贴近这一种类。

但愿就是乌来月桃吧。宜兰这一路,也算有一点特别的收获,不然真的有负于那个流汗吹风的下午。

离开沿海公路,穿过村子,向着民宿的方向,慢慢走回去。沿途遇到国小来着,过岭国小。

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小学。教学楼中规中矩,不张扬,也不破旧,唯独没有围墙这件事,还是相当震撼。

没有围墙的小学。这概念不知在台湾如何,反正在大陆是相当勇敢。纵然没有围墙的大学也不多见。

何止不多见。九十年代时,北京大学校园歌手们发行了一张音乐专辑,叫做,没有围墙的校园。

到了二十一世纪,不知何时起,北京大学的围墙非但没有拆除,反而进入还要扫描身份证。

国人对于围墙的概念根深蒂固。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堵墙,谁又能率先把小学的围墙消除掉呢?

反正在壮围乡,我是见到这样一所小学。比起这一天令人乏味的野花,小学倒是更加沁人心脾。

裂叶月见草 Oenothera laciniata 柳叶菜科 月见草属

天色将晚时,月见草的花渐渐绽放了。裂叶月见草,说到底,也是外来入侵物种。并非本土货。

海滨也罢,村子里也罢,裂叶月见草委实不少。据说是随着货箱带入的种子。

说入侵也确实入侵,但那些光秃秃的海岸上,若非裂叶月见草,有什么本土物种乐得茂盛生长呢?

杧果 Mangifera indica 漆树科 杧果属

穿过村子的时候,还见到了杧果。这回真的是能吃的杧果了,不过还没结果,正在开花。

屏东的杧果已经结果了。看来终究宜兰要靠北一些,物候更晚,果子也结得迟。

我在树下拍花,有两个骑单车走公路的年轻人,侧目观看了一番,继而吭哧吭哧继续北上。

蓝花参 Wahlenbergia marginata 桔梗科 蓝花参属

村边的荒地上还有蓝花参,微小的花,却别有滋味。拍这照片的时候,几只蚊子围绕着我聚餐。

拍得差不多了,有两位老阿妈经过,其中一位貌似用手巾包在头上。某位阿妈问,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委实抱歉,并非咕噜咕噜,但阿妈讲的大约是本地话,我确实一句都没听懂。阿妈讲得倒是蛮起劲。

后来仿佛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阿妈开始慢慢地讲国语。好吧,这下子终于听懂了。

——你是在拍什么呢?——小野花。——噢,是这个啊,仔细看看蛮漂亮的。如此温和地对话。

临走,阿妈向我挥手,边挥手,又讲起了本地话,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唯独热情的表情易于理解。

一片村落之后,有大片的水田。说是宜兰的地下水位很高,于是适宜种植水稻。所以遍地水田。

走在水田之间,我有一种莫名的愉悦。社会主义新农村,说到底,若是这般模样,该有多欢乐。

虽然是农田,但不混乱,不肮脏,一切规整有序,人们安居乐业,你举起相机,田里的老伯向你挥手。

罢了罢了,对比不得。感慨也罢,什么也罢,很多事我自己终究做不得主。水稻倒是一直苍翠可人。

水苦荬 Veronica undulata 玄参科 婆婆纳属

第二天骑车从东港返回,路过村边的某片荒地,突然觉得,那些荒草,应该藏着什么野花才是。

于是停下来,在荒地上拍照片。水苦荬居多,虽然地表没有水,但地面略显潮湿,或许曾是湿地来着。

蚊母草 Veronica peregrina 玄参科 婆婆纳属

水苦荬旁边还有不知名的肉乎乎草本植物。细看之下,竟然还开着白色小花。确实小得可以。

回来查阅资料,才知道,原来这也是婆婆纳家族的一员。蚊母草。花的形状倒并非典型的婆婆纳。

只一片荒地,湿乎乎的荒地。若非赶时间,细细找来,应当还藏着其他的什么种类。

壮围乡的神奇之处在于,若是对于湿地植物情有独衷,从海滨到水田,有得是可以细细搜寻的去处。

 

——————————————————原日志发于2012年09月15日——————————————————


 

——————————————————正文与备注的分隔线——————————————————

 

声明:本文欢迎网络以及基于移动通讯设备的个人、非盈利组织或平台全文转载,谢绝改编、摘录、部分转载,谢绝仅将一幅或多幅图片转载、摘录(包括但不限于各种图片收集网站的收集功能),转载时请注明作者(文并摄影/天冬)及原文链接,转载时图片请勿进行任何处理(包括但不限于裁切、提取部分图案、添加图案或文字、去除Logo及版权信息,以及任何等同于PS效果的处理)。原作者保留要求符合转载约定与限定的转载方无条件删除转载内容并禁止转载其他相关内容的权利。平面媒体如需转载或联络,先请发函至nocat_442@163.com联系,未经明确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任何图文内容至盈利或非盈利性质的报刊(含文摘类)、书籍、内部发行印刷品或宣传单册。图文版权系原作者所有,原作者保留一切权利,并将追究包括但不限于未遵照上述声明转载的一切侵权行为。

  评论这张
 
阅读(1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