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云收集】有丝絮的天空  

2012-12-28 23:15:03|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夜寒雨,醒来,天空湛蓝。秋季只剩下这些微的残余能量,让人间或记得,还有这个季节存在。

也罢,大约应当是看云的好天气。然而出门时,只随身带了小数码。比去看云,总有些事更加黏稠。

上路的那一刻,想着,唔,不过是些卷云罢了。精彩是精彩,但还算不上特别,于是没作停留。

然而终究还是忍耐不住。到某个视野宽阔的位置,忍不住停下来,还是拍两张照片的好。拍云开始。

日光也极具诱惑力。说到底,谁个不钟爱蓝色的天空、白花花的云彩、锐利的日光呢。

这样的天气,纵然是终日压抑的帝都,也难得地让人心情敞亮。不敞亮不行,天空的魔力即是如此。

说是卷云,不过总还有所不同。天空中的卷云甚是凌乱,种类混杂,飞向各种方向。

某古旧褐色封面小人书,叫做,看云识天气。第一种云就是卷云,毛卷云。游丝天外飞,久晴便可期。

如今虽有不少毛卷云,但久晴却依旧说不上。丝絮杂乱,谁知道这些卷云是不是下一个锋面来袭的前奏。

鱼骨头卷云,总让人想起恐龙化石之流。云的种类固然重要,形态也是不可忽略的要点。

毕竟大多数人看云,种类尚在其次。喏喏,这云可想乌龟不成?想必是乌龟,彻头彻尾的乌龟。就这。

走了一段,看到卷云的丝絮开始下沉。本以为是幡状,细看了,或许不是,但还是拍照。

身边有粗壮的公交车呼啸而过。它们就不能老老实实本分地走自己的行车道么?

每每躲闪的时候,我总会疑惑。车上有多少人会看向窗外,看着,喏,那云彩可是卷云哟。

又走了一阵子,偶然看到日晕。搀杂在卷云中间的晕圈,并非那么明显,却颇有意味。

小飞说,这个云,好像火狐啊。只可惜,日晕也如狐狸一般,只消被人注视,便迅速消失不见。

后来开始刮风。云迅速游走,并形成可能是钩状的形状。非典型钩卷云努力形成中。

只是我没有时间悠闲地看着,等着,注视着它们终于变成完全形态,抑或所有的努力都付诸东流。

我需要赶路。所以,也只能在中途停下,回头,拍照片,用古时战将骑在马背上回首射箭的姿势。

午后的卷云开始混杂。搀杂了些许层积云,还有低矮的积云。风愈发猛烈,云在天空快速游移。

对了,远处那个瘦高的柱子,请自行忽略。作为地景,那厮出现了许多次,却并非什么值得夸耀的存在。

下午时的卷云开始出现波状。在卷云下头,也有游离的碎积云逐渐形成。不是说往后都是好天气来的么?

总之,我一直怀疑如此杂乱的卷云系统,究竟算不算是锋面撤离离开。况且还有日晕。乐观不得。

之后是各种忙碌,再出门时,天已黑了下来。出乎意料的,天空并非为卷云占据,而是块状云。

看样子还是积云。在尚未彻底黑下来的天空,它们成群成队,黑洞洞的影子仿佛一团团郁结的病症。

所见即所思。我的脑袋里头怕是真个有什么黑洞洞的病症了,连云彩也被看作不洁净之物。

得得。我摇摇黑洞洞的脑袋,逆着云的方向,逆着天光渐弱的方向,迎着微凉的风,回家。

 

——————————————————原日志发于2012年09月12日——————————————————


  评论这张
 
阅读(5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