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2012夏至的远征@桦木沟  

2012-12-28 22:53:55|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内蒙之行的最后一站,桦木沟。那个惦念了六年的地方,终于在一个仓促的夏至假期,奔赴。

六年前,曾在这里遇到过优雅,遇到过绚烂,遇到过未曾想像过的叹服。于是惦念。

后来,曾路过,几次,或者天气,或者人员,或者时间安排,总之未能停留,只是路过。

这么着便已六年。并非短暂的一瞬,足以令人成长的时光,足以令人淡忘的时光。六年,重逢。

草与树,还是草与树,人已转变。六年前,遭遇那些花,惊叹,发短信说,大片大片的。

所以不断设想,要在六月中下旬再来桦木沟。循着记忆,真个来了,发现,有一点点物是人非。

先是那个乌兰木桶也不是布桶到底捅不捅的地方,拦路收票,票价增长了记不清晰的四倍或八倍,

这个数字或许与整个通货膨胀的指数相吻合,总之被拦路。然后是红山军马场那个小镇。

镇子成了旅游集散地,那也罢了,街道和房屋的影迹依稀可辨,但人们无不满怀浮躁。不想逗留。

于是径直向我所牵挂的桦木沟而去。120块的门票,不管它了。幸而,桦木沟,还好。

勿忘草 Myosotis silvatica 紫草科 勿忘草属

首先是勿忘草,大片大片的勿忘草。纯净的蓝色,绝对治愈。还有心形,柔软,不解释。

为了这些蓝色,停车,拍照。路过游客,停下来问,桦木沟在哪儿。我说,前面不远,左手有牌子。

是有牌子,旅游区的牌子。他们要找的想必是旅游景区,交钱,看风光。我们要找的只是这个地方。

这片地方。没有确切的某个位置,但这片尚未被发掘成莫名其妙景点的地方,已足够让人留连。

路边,看到令人喟叹的野罂粟尸体。不是心疼那些花,是因为什么人的行径而哀伤。他们想要干什么呢?

追逐美,与强占美,大约还是有点区别吧。在大街上见个漂亮姑娘就要掳回家上炕的年代毕竟已经过去了。

所以真心不希望桦木沟成为景区。约莫姑且不至于吧,周遭的景点多如牛粪,足够容纳那些喧嚣。

北点地梅 Androsace septentrionalis 报春花科 点地梅属

路边的点地梅,花小得令人发指。正是开花时分,趁雨未至,趁有阳光,快拍了再说。

进入桦木沟的地界之后,便如此这般走走停停。见到花,见到景致,就停下来拍照片。空气甜美。

林子里,工作照一枚。并非如何优美的林子,并非遍地野花,但还是逗留了一阵子,满怀兴致。

就是这么一群人,或许并不一定需要旅游景点,但需要心灵的自由。所以去拍花,羡慕那些花朵。

长毛银莲花 Anemone narcissiflora var. crinita 毛茛科 银莲花属

林子里,也见了大片大片的银莲花。那一年,我从北向南,银莲花差不多是尾声,这次则是开头。

这次逆行。银莲太多,虽是散落,也足够多。常规的视角拍过,尝试着,用各种不同的拍摄模式。

多叶棘豆 Oxytropis myriophylla 豆科 棘豆属

纠结的是棘豆。我无论如何只能记得最早在内蒙见到它们时记住的名字。那是八年前,初识。

当时记住的名字,叫做狐尾藻叶棘豆。之后便改不了口。多叶这名字怎么也想不起来。第一印象。

东方草莓 Fragaria orientalis 蔷薇科 草莓属

告别这片林子前夕,见了草莓。某个位置有一地草莓,想着,夏末,这里是不是遍地可口。

大喊,有草莓!人们兴奋。继续喊,只有花没有果,人们兴奋减退了一半。吃毕竟是天性。

长筒滨紫草 Mertensia davurica 紫草科 滨紫草属

另一个期待是滨紫草。大片大片的滨紫草。至此,各种大片大片纷纷如约而至,如同六年前。

我还是出现了记忆混乱。不知何故,根深蒂固地觉得滨紫草是中国特有种。可惜不是。

在帝都,高高的山顶上,有那么十来株滨紫草,就当作神奇。好吧,这里遍地都是,惹人欢欣。

后来,户外爱好者们选择了一块营地。决定扎营。一侧是草地,一侧是白桦林,一侧是山谷,一侧是路。

白桦林很有点幽寂。若没有汽车往来的声响,我猜,这里会孕育出神异而纯粹的精灵。

总之是扎营了。煮泡面,煮茶,在密云不雨的天空下头辗转入眠。山间的夜晚阴冷湿润,虫和鸟在鸣唱。

狼毒 Stellera chamaejasme 瑞香科 狼毒属

营地旁有大量狼毒。其实一路走来,都看到大量狼毒来着。虽是草场退化的标志,但狼毒并没有过错。

它们只是顽强成长罢了。无意埋怨谁,牲畜不吃也罢,身含毒素也罢,那些纠葛,只是江湖。

红色马先蒿 Pedicularis rubens 玄参科 马先蒿属

北京见不到的马先蒿。说是河北和内蒙有分布来的。营地旁边也有不少,清晨起来,顺手拍了。

天空阴郁,趁雨落之前,先拍花。拍着,雨水掉下来,等了一阵子,收帐篷。之后一天阴雨。

那也足够了。前头两天都是好天气,至少没有被雨困扰。连扎营都几乎没有被雨淋到。

沼柳 Salix rosmarinifolia var. brachypoda 杨柳科 柳属

最后是营地旁边的柳树。我困惑了好久,觉得,这个大约还是沼柳吧,虽然并非生于沼泽。

总之是低矮的柳树。柳树后头就是临时的卫生间位置,再后头,白桦林里,我们合影来着。

那是一群单纯的人,因为单纯,所以欢乐。若说在野外获得了什么,我想,那毕竟太功利了。

队伍里头,我应当是最功利的人,拍照片妄图卖掉,追逐回忆,也是我一厢情愿的事情,

让人们陪我来桦木沟,赴自我扭捏的六年之约,美其名曰带大家来看大片大片的野花。

也罢,总之花看到了。若说在野外获得了什么,何至于计较。在野外,就好。因为世上还有心和远方。

 

——————————————————原日志发于2012年07月03日——————————————————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