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2012夏至的远征@蔡木山  

2012-12-28 22:51:54|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从多伦出发,行向乌兰木桶也不是布桶还是到底捅不捅,途径蔡木山。不是山的那个蔡木山。

未到不是山的蔡木山时,近乎看不到是山的蔡木山,眼见的唯有草地而已。路过无数风景。

终于停车了,为了路旁妖冶得令人发指的野罂粟。路边,湿漉漉的草地,草比花多,满眼参差。

就是这样的湿草地。大凡干旱的草地,总是吝惜地不肯长出高草,肥美的地方,一脚踩下去都是泥泞。

如同妹纸们,大凡赏心悦目,心中的某个角落总会有一滩泥泞,等待别人抑或自己陷落。

我尝试去拍那一片静谧而狰狞的草地。不成,拍不出那种味道,一如我无从接近妹纸们那团泥泞的内心。

柔毛花荵 Polemonium villosum 花荵科 花荵属

湿草地上的物种略有不同。宽叶红门兰星罗棋布,蒲公英的瘦果高挑着,随风摇曳,驴蹄草已是尾声。

看见了花荵。或者说,中国的各种花荵其实就是一种花荵,也罢,按照地方植物志,大约是柔毛花荵。

水木贼 Equisetum fluviatile 木贼科 木贼属

因为是湿草地,所以有水木贼。孢子枝正在肆虐,瘦瘦尖尖,贼眉鼠眼。

我们停车拍花,于是陆续有路过的车辆停下。后来的后来,我恰好听到某个车子里下来透气的大妈讲话。

——这样野菜很好吃啦,一焯一凉拌。我很怀疑大妈是不是把水木贼当成了芦笋。

怀着各种阴暗,我等待着大妈们采摘路旁的水木贼、野罂粟或者狼毒,当作野菜带回去。

珠芽蓼 Polygonum viviparum 蓼科 蓼属

草地里头高高低低的是珠芽蓼。为了蓼们,这一趴,落了个全湿。湿草地果然功力强大。

各种下车观望的游客们纷纷来了又离开。或者只在路边,或者到草地上踩一脚泥水。

好汉说,景点就是如此被创造出来的,可以拦路售票,顺便贩卖烧烤器材。

至少拦路售票这件事已经实现了。为了抵达桦木沟,我们考虑了各种路线,但最终还是被拦路售票来着。

那个乌兰木桶也不是布桶还是到底捅不捅的地方,只是经过,但门票不得不买。买路钱。

河北那边也同样,叫做赛罕路霸的景区路霸霸到底,先做了拦路售票的先驱楷模。

总之或者交钱,或者从经棚绕路。只叫了木桶钱,至少绕过了路霸。去桦木沟的代价,如此这般。

野罂粟 Papaver nudicaule 罂粟科 罂粟属

好吧,在不是山的那个蔡木山停车一个多小时,罪魁祸首野罂粟同学,闪亮还是登一个场吧。

就在路边,就在公里数看不清楚的墩子旁边,娇艳着,妖娆着,惹得司机们想入狒狒。只好停车。

停车四顾,不见狒狒的影儿,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掐了罂粟们挟持上车,只好灰溜溜继续跑路,

这一天的中午,如此情形大约经历了几次,我暗自期望,锋芒太露的罂粟同学能够安然,能够健全。

 

——————————————————原日志发于2012年06月30日——————————————————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