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2012夏至的远征@扎格斯台淖尔  

2012-12-28 22:50:48|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是一只草原鼢鼠。一边锲而不舍地挖地洞,一边在地面上弄出几个鼓包。

我们通过那些鼓包,看到它的行踪,祭奠往昔,长吁短叹。于是,再赴内蒙,都是去追曾经的鼢鼠鼓包。

比如扎格斯台,再见已是四年。曾经的相遇满怀抵触来着,但终于见了,挥手道别,不怀一点留恋。

及至四年后的重逢,见到那纯净的湖已变得灰暗。如同四年后再见某个姑娘,满身沧桑。

曾经的湖水湛蓝,天空明朗,丛草碧绿,野花金黄。远处的沙地和树,以及马和牛羊。

如今这些都还在,只是都蒙上了灰色。天气固然是个问题,但有什么切实地发生了无可逆转的变幻。

一条公路穿过湖畔,穿过与另一个小水泡子连通的宽敞草地。汽车的残留漫天四溢,人声凌乱。

公路的那一头,竟然还有铁丝网,还有售票处,这湖也被改了名字,叫做,上都湖。

收票的人不在,路还畅通,但那是早晚的事。一座湖的陷落。正如曾经的姑娘被生活的暴戾磨去了清纯。

湿生千里光 Tephroseris palustris 菊科 狗舌草属

只谈风花,不论其他。唯独湖畔的这一群湿生千里光,还在坚守着,让我能够记得,让我能够认得。

间或有游客经过,开各种品牌和车牌的车子。他们停留,拍照,说着,快看,油菜花,油菜花!

粉报春 Primula farinosa 报春花科 报春花属

粉报春也还在,已近尾声。桑根达来那里的粉报春成片肆意,而这里只是星星点点。

报春,湿草地,夏至。这几个关键词,不知何故,竟让人如此哀伤,违和感,仿佛有什么发生了偏差。

杉叶藻 Hippuris vulgaris 杉叶藻科 杉叶藻属

也终于看到了杉叶藻的花。从前没有看过如此教科书一般的花。这个孑遗的家伙。

花药和柱头。结构简单,功能实用。随便拍拍照片,趴趴草地,就是全身湿乎乎。可以预见,无可回避。

叶苞繁缕 Stellaria crassifolia 石竹科 繁缕属

繁缕也多。我终究还是弄错了,曾以为这是鸭绿繁缕来着,后来细看叶子,宽大肥厚,想是从前弄错了。

这一错就是六年。在尚未见过扎格斯台之前就弄错了,好吧,姑且按照感觉还对的来更正一下。

湖边,看到类似塔头的构造,繁缕和水葫芦苗在上头聚集,黄白。那同时,两脚陷入泥泞之中。

白花龙胆 Gentiana thunbergii var. minor 龙胆科 龙胆属

莫名其妙的龙胆。白色小花的龙胆从最开始就被注意到,真的不认识,真的不好拍。

首先是小,小到相当程度,其次是杂乱,本就藏在草丛中,泥巴地上,自身的姿态也太过立体。

还是拍了,因为不明种类。按照地方植物志查阅,觉得,应该是这个种吧。

假水生龙胆 Gentiana pseudo-aquatica 龙胆科 龙胆属

至于假水生龙胆,她羞射了。记得一年前,在西藏,说,龙胆是傲娇系的野花。一碰,花冠就闭合。

没有阳光或者云彩飘过也会闭合来的。这一次,我拍过,普洱去看,于是乎,我听到一声哀叹——

飞过来一个苍蝇,落在花上啦,花冠闭合啦!好吧,龙胆君你是怕被苍蝇强暴不成?

海乳草 Glaux maritima 报春花科 海乳草属

因为盐碱,所以海乳草。四年前,写博客,说,海乳草和红门兰的舞会。舞台还在,跳舞的人少了许多。

但还乳草终归还在。有点怪异的种类。草高了不少,不不,是海乳草门赶不上丛草生长的速度了吧。

宽叶红门兰 Orchis latifolia 兰科 红门兰属

红门兰也有,只一株。我们未去远处,所以只一株。什么位置有很多,我大约是知道的,但是没过去。

一株也够了,因为还有其他时间安排。后来的后来,我们还看到很多很多红门兰来着,那是后话。

蓬蒿同学的工作照一枚。我们互相对着红门兰,拍摄工作照。据说找到这个,这里的物种就差不多了。

我能记得的物种,就差不多了。关于扎格斯台,四年前是一场暴走,四年后,则是一片阴霾。

阴霾并非沮丧,植物们都如期相间,但唯独这座湖的模样让人愉悦不起来。那条平整的路,宛如刑场。

亚洲蒲公英 Taraxacum asiaticum 菊科 蒲公英属

湿草地里还见了亚洲蒲公英。预期之外。藏在草丛里头,叶片难以拍到,但相比若干年前,我已不强求。

上次见亚洲蒲公英是六年前吧?因为只能拍到花,拍不到基生叶,着实郁闷了好一阵子来着。

砂珍棘豆 Oxytropis racemosa 豆科 棘豆属

靠近路边,靠近沙地,还有棘豆。模样不那么精致,但只看到这样几棵。所以姑且拍了,这样就好。

我的耐受范围也越来越广阔。年岁就是这么一个东西。草原鼢鼠的地下王国越来越宽敞。

天仙子 Hyoscyamus niger 茄科 天仙子属

路边的天仙子,很多,路边,村口。见了很多次,却第一次如此拍片子。植株高大,迎风静默。

从前大多是在植物园里拍的。来内蒙很多次,见了很多次,机缘是最终都没有拍。

他们说,如此好听的名字,如此难看的花,啊,上面还有好多臭大姐!真是臭味相投,物以类聚。

但野花爱好者们还是围攻了一下。我们准备离开扎格斯台,以天仙子作为结尾,难免不伦不类。

但不伦不类也罢,什么也罢,那都是无所谓的。这座湖泊,我猜想往后或许不会再来了吧?

若是寻找那些湿草地之间的物种,我觉得或许有更加晴朗更加隐秘的所在。

这里被围上了铁丝网,修了公路,拦路收费。路是好路,收费也无可厚非,有问题的,只是我的心境。

如同与曾经的姑娘重逢,见对方嫁了道貌岸然的家伙,生了娃,穿了职业装,成了OL或者御姐,

那是一种必然,是势之所趋,之所以感觉乖戾,之所以心生喟叹,不过是谁的内心微不足道的涟漪罢了。

 

——————————————————原日志发于2012年06月27日——————————————————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