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小龙门·初夏素色乐章  

2012-12-28 22:44:01|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龙门林场的初夏,总是一片素雅。没有喧闹的繁花,只剩下绿色,郁郁葱葱。树叶和高矮芳草。

林下的花和果实,也都是素雅的色彩。白色,绿色,抑或是黄色。藏匿在林子里,树影斑驳。

唯独实习的孩子们,纵然身穿绿色的迷彩服,也掩饰不住年轻的活力。无忧无虑,令人羡慕。

但我已经错过了那个年岁。我也曾如此这般在小龙门奔跑来着。而如今,只能眼望着他们,那么鲜活。

铃兰 Convallaria majalis 百合科 铃兰属

再次去观日坨,不出所料,再次走错了道路。于是遇到了差不多和上次迷路时同样的那片,铃兰。

掏出相机拍的第一张照片就是铃兰。优雅而漠然,孤芳自赏,冰清玉洁,苦守寒窑十八年。

有点开始喜欢林子里的光斑。稀稀落落,撒满肩头。那是属于诗人和爱恋中的少女的光斑,温柔冲动。

如同故地重游,遇到故人。再次见到了蛋壳,连同种类,也和大约三年前的相似。碎蛋壳。

当年阿维把蛋壳放在手掌里头,拍照片,当作头像来着。这次,再见,有一种时空交错的恍然。

玉竹 Polygonatum odoratum 百合科 黄精属

玉竹也如约而至。宛如上一次的翻版。林子里,唯独残留的一点点光,恰好拍照。

那些悬垂的花朵,如同被高高悬挂起来的少女,散播着她们的娇媚,却猜不出这之后的结局。

拍摄玉竹的工作照。和天涯、老信一起去,奇妙的组合。我们都已经老去,在林子里追忆往昔。

后来,我说,看现在实习的妹纸们,老信说,咱们第一次来小龙门的时候,她们大约刚刚降生。

这是一个令人哀伤的命题。我想起熊猫刘,在宿舍的硬板床上,说,我要当院士,骗2014级的小女生。

华北落叶松 Larix principis-rupprechtii 松科 落叶松属

观日坨登山途中,华北落叶松。衰老的令一个表现是孱弱,爬山坡,感受到强烈的疲惫。

喘气,抬头,落叶松摆在眼前,容不得不拍照。片拍,边熟悉相机的功能。日光猛烈,灼热焦躁。

三裂绣线菊 Spiraea trilobata 蔷薇科 绣线菊属

遍地都是的绣线菊也终于拍了。本来上观日坨,是打算看看西藏点地梅来着,结果一只也没找到。

或许是季节之故。今年的物候本就偏早,我们又比上一次晚了一周。草木就这么回事,急不可耐。

白屈菜 Chelidonium majus 罂粟科 白屈菜属

决定下山,决定去山沟里,于是在观日坨的入口处,休整。看到依旧在开花的白屈菜,忍不住还是拍了。

用了柔光板,用了各种手法做尝试。今后的拍照,注定是我一个人的战斗,需要在孤单中与时较劲。

半钟铁线莲 Clematis ochotensis 毛茛科 铁线莲属

进入令一条熟悉的山沟,已经是下午了。说是有北五味子开花,于是去找,当然,再度没找到。

意外收获则是凹舌兰。曾经在这山沟里见过,八年前了。这次寻找五味子,却赫然看到兰在山坡上。

拍兰花,于是大家纷纷放慢节奏。我在周边寻找其他,见到铁线莲的果实。没拍过,收下。

草问荆 Equisetum pratense 木贼科 木贼属

等待的时候,也顺手拍了草问荆。认识很多年了,从来没拍过。没见孢子枝,从来没见过孢子枝。

营养枝就是披头散发的模样。记得我们实习的时候,某师兄说,问荆,草问荆,向天的是问荆,天问。

总觉得那有点莫名其妙。天问是什么。但终究记住了。想起诗经,自伯之东,首如飞蓬。草问荆的模样。

山葡萄 Vitis amurensis 葡萄科 葡萄属

也见了某葡萄。拍过照片,临走,智慧爆发,看了一下小枝的髓,实心,红褐色。回去鉴定。

实习的第二年,和老板一起上山,帮忙带带孩子们。预察,老板和我讲葡萄,就是这个位置。

老板说,葡萄属,髓红褐色的,蛇葡萄属,髓白色的。我当时记得,千年灵蛇白素贞,蛇葡萄白。

毛榛 Corylus mandshurica 桦木科 榛属

也见了榛子,果实自是没成熟,但苞片很是别致。小龙门的山沟里,很多草木,一如从前。

它们恍若未曾经历时光的变迁,它们还在原处,等着我们前往。我确定我对这条山沟是有爱的。

爱这个词,说起来异常惊悚,但我确定,对于这条山沟,我大约是有爱的。这里发生了太多故事。

银线草 Chloranthus japonicus 金粟兰科 金粟兰属

银线草自然还是如此。花已落,果实尤存。成片成片,就在那里,每次去找,都在那里。

想赶在花期来一次,每次都没能找到合适的时间。看多了果实,这次,连群落都拍下来。

黄精 Polygonatum sibiricum 百合科 黄精属

临走,路边,终于找到了一棵标致的黄精。走着走着,老信一指。好吧,我把已收起的相机又掏了出来。

很多很多年了。从前用小数码,拍全株,总不那么舒坦。换了单反,又一直时机不适。

所以这次见了,认真拍了拍,纵然林下光线已经暗弱。然后真的收工了,出沟,上公路,遇到孩子们。

某老师,带着孩子们。和老师寒暄,闲聊。仿佛这些岁月,就如这闲聊,不经意,已然流逝而去。喟叹。

 

——————————————————原日志发于2012年06月06日——————————————————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