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南海之滨·涠洲岛的环游  

2012-01-07 14:18:00|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是环游,不过是把岛的四个方向的海滨分别浏览了一番罢了。说是小岛,终究还是够大。委实够大。

去涠洲岛之前,听人介绍,那个岛嘛,不过二十五平方公里。喏,无非五公里乘五公里的岛而已。

好个无非。因为受了这种想法的鼓动,我们也做好了徒步环岛的准备来着。当然没有实施。

岛之西。如今的西海岸除了北边有码头,靠南一侧还有游览区。大凡游览,总会变了滋味。

远离游览区域的一端尚可漫步,时而观看渔民归航的收获品,靠近游览区,招揽生意之人则蜂拥过来。

兜售的产品不一而足,价格或许谈不上昂贵,但反正一见这架势,便即刻让人丧失了购买的兴致。

或许我这个人到底不喜欢热闹。不喜欢钻在陌生人群里头安然自得。这么着,西海岸远离游览区还算清闲。

我在海滨的石头上站立了将近半个小时,等着阳光一点一点挪移到洞穴一侧。就那么站着,听海浪。

决定离开的时候,在洞外的沙滩——或可谓之珊瑚残骸滩——捡到了一块珊瑚尸体,羊驼状。珍藏。

岛之东。最初抵达涠洲,去了码头附近,第二天正式开始拍照,首先去了北边海滩来着。

有关于岛之北,打算另写博客单独介绍。并非发生了什么壮举,只是觉得单独说说也未尝不可。

从北部向东边的海滩走,着实走了不近的一段路程。走在沙滩上,感觉不同于平地,格外吃力。

差不多走得有点累了,恰好见到这一丛露兜树。说来惭愧,在我关注湿地植物的年代,露兜树也关注过。

然而至今我仍未见过果实成熟的露兜,黄灿灿如熟透菠萝状的果实。在涠洲岛,也只是见了幼嫩的绿色果。

岛之南。南部的海岸线格外长,因为形状复杂。南部有一个小型海湾,名为南湾,是旧时的码头所在。

那里有一个镇子,算是整个涠洲岛较为繁华的所在。海湾的西侧则是有名的地质公园。鳄鱼山。

我们从地质公园大门进来,上坡,再下坡,向海滨火山岩靠近。下坡途中,隔着树木眺望南湾镇。

说是镇,或许并非这一行政级别。反正姑且将之看作镇子即可。后来在那镇上,我盖了涠洲岛的邮戳来着。

继续下坡,透过树木的枝枝杈杈,远望碧蓝色的海水。那感觉煞是美妙,如今回想起来也能感觉清爽。

终究是地质公园,抵达鳄鱼山之后,身边的游客多起来,不舒适感也随之而来。

若非登岛时要交所谓的上岛费,而其中包含有地质公园的门票,我想,或许我不会主动来这地方。

岛之南。地质公园一路下坡,到海边,都是如此这般的火山岩。对于岩石我是不懂,但质地确实不同。

既然人们都说那是火山岩,姑且当作火山岩就好。这个地方的游客格外多,唧唧喳喳,如麻雀郊游一般。

风景固然独特,但若说美,在我看来略显牵强。无非石头而已嘛。这么说,怕是会被人鄙视。

然而个人的感受便是如此。无非石头而已嘛。况且游客多得烦心,举起相机,镜头里都是人影晃动。

终于选好了一个角度,刚刚打算按快门,视野里赫然钻进两个女子,花裙摆,叫嚷着,跳跃着。得得。

最终我们翻越了一个栏杆。说是栏杆,无非在路的尽头拉起来的绳索,示意游人在此停止。

反正我们也并非游人。这么想着,终究是翻越了。转角,一片开阔的无人礁石。周遭终于安静下来。

说是无人,实际上有两个男子在海边垂钓。鱼着实钓到不少。再往前去,海滨的岩壁被噬出条纹。

我们在退潮的水坑里发现了寄居蟹、海葵和活着的珊瑚。翻越栏杆固然不好,但终于有所收获。

拍了一通照片,决定在这个位置等待日落。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岂料接近日落时分,云突然涌出。

日落终究没有拍到。回去只能原路返回,爬了好长一段山坡,因为急行,累得精疲力尽。

海滨之外,岛的中部偏东北方有两座教堂,我们参观了其中一座。是较为知名的那座。天主堂。

不巧的是,教堂外部正在修葺,被架子团团包围,因而只得进入里头拍摄。全景外观的照片委实不堪入目。

去教堂的时间是上午,游客不多,阳光透过窗棂洒进屋子里头,颇有庄严肃穆之感。

教堂门口的地板——或可谓之地砖——也甚为了得。我历来中意这类彩色,甚至觉得,用作地砖略显可惜。

倘使墙壁或者窗子也有类似色彩,整个场面想必更加如梦如幻才是。这么着,我毫不犹豫地俯身去拍地砖。

其间有几位游客经过来着。他们无不以诧异的眼神审视我,一来二去,搞得我也不自在起来。

莫不是唯独我一个人才中意这地砖不成?——不就是地砖嘛。在别人看来或许毫无奇异之处,也未可知。

奇异也罢,什么也罢,总之我是为那些地砖拍了照片。纵然并非教徒,但欣赏的资格我想还是有的。

后来回到帝都,整理涠洲岛的照片。相比于游览区的烧烤海鱼,我倒是更怀念教堂窗口倾泻下来的一缕阳光。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