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南海之滨·涠洲岛植物扫尾  

2012-01-05 04:06: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关于涠洲岛,更多的记忆是在走路。植物只是附属品,恰好见到,恰好拍摄。毕竟有工作要做来着。

关于海滨,思来想去,植物的种类毕竟不如很多环境丰富。雨林啦,高原啦。根本无从比较。

然而总之比较也罢,什么也罢,植物是拍了。就这些种类。姑且归拢起来。

小心叶薯 Ipomoea obscura 旋花科 番薯属

和吴奈老师在某个村子后头的荒地上。说村子,无非是三间小屋罢了,足以称为村子的规模全然没有。

就这么一个村子。等待吃午饭的时间里,在村子后头的荒地上,发现了少数几种值得拍照的植物。

小心叶薯是其中之一。纵然曾经在海南拍过,但还是中意这家伙的形态。再次见到,绝不放过。

长梗黄花稔 Sida cordata 锦葵科 黄花稔属

心叶黄花稔 Sida cordifolia 锦葵科 黄花稔属

磨盘草 Abutilon indicum 锦葵科 苘麻属

锦葵科的家伙们足以令人头疼。大约能够猜到,唔,这不是黄花稔嘛。然而究竟是哪一种黄花稔呢?

至此就全无主意。纵然翻阅植物志,也同样晕头转向。检索表里说,要看什么分果瓣的特征。

我说,难道不结果的话,这些种类的花花草草就无从区别了么?有时候科学家的思维着实难以揣度。

总之是拍了两种黄花稔,或可谓之,我的纯粹个人化的感觉,那是两种黄花稔。磨盘草倒是常见得不得了。

落葵 Basella alba 落葵科 落葵属

在我们居住的村子里头,民房前面,有一丛落葵。不消说,这家伙也是外来货。入侵没入侵不晓得。

看样子是没人拿它们当作蔬菜的。也罢,纵然作为杂草,说到底落葵也是种温和派的杂草。

小时候,落葵被当作木耳菜贩卖来着。我是全然喜爱不来。本身就不吃木耳,对于木耳菜自然毫无好感。

拍落葵的时候,我就一直在想着木耳菜的事。村子里的狗就在不远处,凝视我的举动。

黄细心 Boerhavia diffusa 紫茉莉科 黄细心属

被狗侵扰的另一次是在拍摄黄细心时。第一天到涠洲岛,即发现了黄细心。天色已晚,留待明日。

第二天一大早,出发之前,我和吴奈老师专程顺着小路,赶去拍黄细心。不负我望,它们正顽强地开放。

身后三轮摩托呼啸而过,狗在草丛里冷眼观望,牛粪散发出青草气味。便是在这么一个境地里拍照。

随是清晨,空气也有海风的清凉味儿,然而有风,为了抓取风的间歇里植物晃动停止的瞬间,

就那么等着,举着相机,憋气,事毕,头顶和手心里头终究渗出了零碎的汗水来。

狗前后两次在路旁的草丛里头,悉悉簌簌,让人难以安心。毕竟担心那么一只食肉动物扑上前来。

理由倒是没有。对于狗而言,怕是扑上前来也未必需要什么理由来着。总之心存不安。

这么着,一边和海风比试耐心,一边惦念着狗的行踪,拍这几张黄细心的照片,可着实费了番心神。


  评论这张
 
阅读(6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