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香港序奏·自然收集物·长洲除夕的落花  

2012-01-31 17:12: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去香港是纯粹的度假来着。因为度假,所以总不至于依然背着一堆相机和镜头。毕竟不是来拍摄。

然而,抵达长洲,离开码头,行向宾馆的路上,我还是看中了某个小广场的花池附近,落叶和残花。

天气阴冷,有浓郁的云,海风混杂着寒意,那些尚未被清洁工人收拾殆尽的植物遗骸,刻满哀伤。

除夕,有一场十余年未曾经历过的寒流,袭击华南,袭击香港。我们赶在寒流之前,收拾落花。

满树羊蹄甲,紫红色随风狰狞着,簌簌凌乱。我在树下捡拾残花的碎片,身后,游客和商家,碌碌穿梭。

那是一个注定非同寻常的除夕,自我看到羊蹄甲的落花开始,就知道,这一天,会留下一枚图片。

花池的一隅,有粉色的花瓣,以及粉色的单车。这幅情景,让我想起了某本书,某段青葱情怀。

那是一本营养不足的青春小说,封面便是这般意味。某个瞬间,我恍若回到了大学年间,吹阴冷的风。

那些除夕,我们究竟做了些什么呢?在丧失了单车之后很多年,我都未曾思考过这一命题。

直到去香港,某个不甘心纯粹旅游的已婚大叔,窝在花池的角落,拍摄不明所以的照片,

我想,这真是一片有失协调的场面,缺乏美感,也缺乏创意,甚至缺乏掠动人心的情愫。

说到底,这只是一个午后的稀松平常的二十分钟罢了。纵然那个午后是除夕也罢,什么也罢。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