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南洋·自然收集物·兰卡威海滨尸骸  

2011-10-09 23:30: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面对海水,我想,倘若有一天,也如此这般地躺在沙滩上,无声地死去。

作为度假,去拍什么自然收集物,纯属于职业病发作的不健康反应。但反正是拍了。收集贝壳。

海滩上躺着各种尸骸。植物的,动物的,不知道是植物还是动物的。我像收尸的秃鹫,期待美餐。

在海边看到椰子真的是第一次。都说椰子能够随波逐流来着,于是,看见了浸泡成深褐色的椰子。

倘若它能长成一棵硕壮的椰树,它是否会时常想念咸鱼的味道?想念那黏稠、混沌、不知所终的岁月。

黑沙滩的一角,某些貌似红树林植物的种子。兰卡威真的有红树林来着,路过,看过。

这些种子胎生了,萌发了,漂流到了邻近的海滩。它们以为找到了一片新天地,其实,仍未跳出。

但期盼总还是有的。惟其如此,树木抑或人类才得以逆风昂扬。它们不会在黑沙滩生根,它们带着期盼死去。

石间的树叶。那大约也是红树或者半红树植物的叶子吧,落在海水里头,被冲上石滩。

海总是给人无尽的遐想空间,总是把各种残骸堆砌在岸边,已亡故,或者正在走向死亡。

我因这些残骸而愉悦。我寻找它们,它们就是我的长假,它们在度假的旅程中散发着诱惑。

纵然已死了,它们依然魅力四射。我自愧不如,我能做的唯独为它们拍两张遗像。

螺贝之流,其实远没有那么热闹。甚至不如辽宁或者河北的海滨。但只消安心寻找,总有宝物。

不是流俗的毛蚶、青蛤、猫眼、小月螺,还有更销魂的,如果找得到。

同住一个院子里的某老外在房间门口晾晒了一群肥硕的海螺,各种颜色,各种形状,

圆的,不怎么圆的,花的,不怎么花的,尖利的,驽钝的,带疣突的,带螺纹的,带脉络的,带光泽的,

让人想要趁着月黑风高,摸过去偷了来。后来月真的黑了,风也高,海滨的黑夜吓人,疑有异物出没。

终究没去偷,怕尚未摸索到海螺那里,就不知被掳去哪里,再也回不来。

各种尸骸都有灵异附着。心存敬畏,去发现,去停留,去爱抚,去玩弄,去感悟。灵异也会顺从的。

犹如兰卡威四下常见的花斑卷尾猫,不吃扔来之食,只要被人挠脖颈和下巴。一脸满足。

至于收集物,那些螺贝或者珊瑚,只是残骸的一些片断。琐碎着,破败着,偶一闪亮,摄人心魄。

在海滩寻觅残骸是一种欢乐。那期间,有人在海里游动,有人在沙滩溜达,阳光透过薄云,安详清爽。

那个上午,其实只拍了这样一张照片。自然收集物。但我心中充盈,脑袋欢乐。

早就想要拍海滩,想要各种尸骸,终于如愿。倘若给我两个星期,不用思考,不用行动,我就泡在沙滩上。

晴天的时候泡海水,阴天的时候捡尸体,雨天的时候躲在椰树下,听雨打棕榈,吱呀作响。

然后,吃大量水果,早睡早起,脱了鞋袜,侧逆着透光高层云之外的日光,写一点文字。想必美好。


  评论这张
 
阅读(13)|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