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南洋·兰卡威的活物们  

2011-10-21 16:55: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兰卡威,纯粹是度假。天气并不十分理想,经常细细地下一点雨,阴云,或者有风吹。阳光珍贵。

这么着,有阳光的平静时候,大都用来彻底度假了。游泳,或者趟在沙滩上。以及发呆。

所谓生态摄影,这回算是彻彻底底扔在了一边。只在住处的小院子里闲来无事拍过几张片子。仅此。

柔毛睡莲 Nymphaea pubescens 睡莲科 睡莲属

其实在野外,好玩的东西还是不少的。但无论如何没心思去拍,错过一些,错过也就错过了吧。

只是路边水池里的睡莲我实在舍不得错过。那天其实连微距镜头也没带的。作为湿地爱好者,真是苦难。

短裤,沙滩鞋,就这么穿越草丛,靠近池塘。对岸有个马来人,狐疑地盯着我们,让人心里发毛。

于是我只好搭话,问,我能拍照片么?马来人说,可以可以,说完转身走了。噢,那人感情是采牡蛎的。

我还以为是看守池塘的,这个汗啊。也罢,原生的睡莲,还是值得一拍的。尽管吧,鉴定是个要命的问题。

首先,我对这个鉴定结果完全不抱信心。其次,柔毛睡莲貌似在国内体系里被归并到齿叶睡莲之下了。

只我是真没看出齿叶来。和常见的栽培的齿叶睡莲差异显著。无奈了,被栽培被杂交的类群,无奈了。

黄花狸藻 Utricularia aurea 狸藻科 狸藻属

住处路边的水缸里,其实也有好玩意儿。摇光说,有个看起来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来着。我就去看了。

喔,还真是不知道是什么,绿色,元宝状。我这个美啊,先拍了再说。拍完,拎起来一看。好么,感情!

元宝的小棍棍底下,是细细分裂了的叶子,上头有中空的小囊。这货不是狸藻嘛!

于是,临走那天,还真就看见狸藻的开花植株了。兰卡威野外的水塘里头,路过,看到大量狸藻来着。

立性酢浆草 Oxalis barrelieri 酢浆草科 酢浆草属

酢浆草则是个好玩的东西,直挺挺的,叶子像什么什么豆。在吉隆坡也看见它来着,网子后头,拍不好。

兰卡威的住处,路边草丛里头,有太阳的上午,酢浆草们就争相开放。确实是个有味道的种类。

心脏叶瓶尔小草 Ophioglossum reticulatum 瓶尔小草科 瓶尔小草属

栽花的土地上,还有瓶尔小草。偶然看见,就决定立刻拎了相机来拍。趴地,打滚,久违的姿态。

负责清扫和马来妇女,与负责花园维护的马来大叔,纷纷投来了奇异的目光。唉,在异国他乡还是被围观。

临走的前一天,带着相机出门,某个马来妇女用腔调特别的英语说,你,在地上,拍照片,很有乐趣。

鸡蛋花 Plumeria rubra var. acutifolia 夹竹桃科 鸡蛋花属

园子里头最常见的就是鸡蛋花。水缸里飘几朵,雕塑上戴几朵,桌子上摆几朵,筐篮里插几朵。

客人前来办理入住手续,每个人还赠送一朵鸡蛋花,插在耳朵根儿上,或者插在低胸衣服的领口肉沟里。

待得久了,隐约可以感受得到鸡蛋花的香味儿。后来我才知道,水缸和筐篮里的鸡蛋花,有人负责更新的。

蔓性金虎尾 Tristellateia australasiae 金虎尾科 三星果属

小屋前头的架子上,间或能够看到这些黄色的藤本花草。我只是拍来着,完全不认识。

后来,米熊说,大约是金虎尾。对这个类群,我基本等于天生迟钝。被这么一说,觉得,还真是金虎尾。

貌似热带地区用这东西布景是个常见现象。西式的小屋,门口拉拉杂杂垂下一些黄色花朵,煞是可人。

不可人的是猴子。这只猴子相当嚣张来着。对于兰卡威的猴子,我们也算正经领教过了。

最初看见猴子还是很欣喜的,而且这里的猴子不像传说中峨眉山的猴精,不会袭击人类。保持距离,看着。

直到后来,我们在海滩畅游,最后时刻才发现了猴子的威胁。我把衣裤挂在沙滩边缘的树干上,猴子来了。

先是一只年轻猴,试图偷袭我的短裤。喂喂,你怎么知道我把钱都塞在裤兜里来着?

远远看着,我急忙招呼摇光帮忙。摇光去驱赶猴子,于是呢——于是,这只老猴偷袭了摇光他们的饼干。

一盒子饼干终于被抢夺上树去了。猴子逃跑的时候,顺带着碰掉了摇光的相机,摔裂了保护屏。

幸亏有保护屏。饼干当然完全不在保护范围之内。猴子们在树上,心有不甘,继续俯视着我们的举动。

再后来,摇光把饼干的包装塑料袋扔进了垃圾筒。又有年轻猴子蹿过去捡了起来,细细审查,毫无收获。

于是这年轻猴子一松手,包装塑料袋随风飘落。猴子的表情相当幻灭来着。

住处,有阳光的上午,屋檐上的鸟。据说是家八哥,据说是东南亚的常见种类。确实常见,多得不得了。

在我们泡海水的时候,摇光夫妇其实一直在海滩上,寻找各种小动物的活体和小动物的残骸。

那想必也很欢乐。只是我实在找不出其他合适的时间,也去寻找小动物们了。我是决定要泡海水来的。

海倒是间或能见到,能触摸,但仔细算来,我已经有十五年没有泡在海水里头了。不算短的时间。

这里头有很多缘由,这个那个,说来繁琐而枯燥。总之结论是,我想要去泡海水了。仅此而已。

于是,生态摄影嘛,也只好姑且当作附加的存在,随手拍拍就好。毕竟是度假,不然,我何苦不去婆罗洲呢。


  评论这张
 
阅读(22)|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