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南洋·自然收集物·吉隆坡的活物们  

2011-10-19 16:16: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伪生态摄影师,纵然度假,也想兼顾一下所谓的事业来着。然而实在太热了,举相机,就要流汗喘气。

鼓起勇气,好歹是去进行了一次生态摄影的吉隆坡城市山头之旅。路线只走了计划的一半,热带犯懒症。

动植物们。其实动物拍摄得很少,只有实在待在镜头前面轰也轰不走的,才勉强拍了。

第一次看见猴子出没请注意的标牌。后来还看见了类似请勿投喂猴子的标志。第一次看见猴子,很愉快。

后来才知道,马来的猴子大都见过世面,非但不怕游客,还有偷窃财务的意图。好在终究不如天朝的凶狠。

一路走到国家清真寺、天文馆、鸟园、兰花园。午后例行的阴天下雨。离开鸟园的时候,路边见到松鼠。

看样子是已经死了。蚂蚁们聚集其上,大吃特吃。唯独松鼠死的位置和姿态有点奇特。

本地人倒是见怪不怪,只有我们几个围着松鼠拍照。后来想想,这家伙莫不是带着什么病原体来着?

自然收集物的拍摄是在距离住处不远的小山坡上。本来并没打算一定拍这片子来着,东西多了,那就拍吧。

红豆落得满地都是,其他一些残骸,也勉强收集得起来。随身带着背景板度假的摄影师,唔,有点诡异。

在路边现场拍摄。几个人唧唧喳喳地忙活。有个中年男子溜达过来,观摩了一下,事后,问我们——

你们是搞植物学的?答,不是。而后男子说,那边那边有一个什么森林,怎么怎么样。

我们没听明白,于是没作理会。临走,看那男子在路边的树阴下打起太极拳来。看样子在等人?消磨时光。

一瞬间我心中生出强烈的恍惚。这是在吉隆坡,还是在哪儿呢?这场景,仿佛在广西或者海南似曾相识。

路边掉落满地的红豆。具体种类终究无从查证,但反正是红豆。打太极拳的男子说来着,红豆生南国。

这里会讲华语的人都爱说,红豆生南国。在马来的十天里,这话我差不多听了五六次。小贩,或者路人。

还是自己捡的红豆更愉快。看着极度扭曲的豆荚里头,孕育出鲜红的货色。感觉,那里有某些哲学理念。

戟叶鸡蛋花 Plumeria pudica 夹竹桃科 鸡蛋花属

下面是植物分类时间了。在马来的书店里看见了很多图册,彩色的,有关于草木。然而太贵,没舍得买。

郁闷的是书店里的图册大都用塑料包裹着,不能打开随便翻阅。能翻的仅限于少数可试读的种类。

结果,鉴定马来植物的任务,终究落在了网络上。搜某个类群的拉丁名,后面加上Malaysia,看画玩儿。

这种鉴定方式含有诸多不靠谱因素。但,反正都是常见货,也就这么鉴定下来了。

其实拍照片的时候我是想过的。嗯嗯,这东西大概是哪个类群,没准能鉴定出来哟,那就拍一个片子吧。

这么着,其实没拍多少植物。这么着,这些片子好歹被安放了一个姑且认为之的名字。絮叨完毕。

第一天,赶路,闷热,着急。沿途,顺手拍了叶子奇异的鸡蛋花。根本没换微距头,只是凑合拍的。

盾柱木 Peltophorum pterocarpum 豆科 盾柱木属

拍过自然收集物之后,下山坡,遇到满树黄花,有几根枝条低矮,于是仰面拍照。小雨下去来,全无征兆。

在书店里翻阅为数不多的可以打开细看的图册,找到了这树的拉丁名,偷拍了相关书页,心满意足。

橙羊蹄甲藤 Bauhinia kockiana 豆科 羊蹄甲属

在兰花园里头,当作观赏绿篱栽种的花。依旧密云不雨,天阴沉成灰黑色,光线微弱。

后来,MIC说,这东西莫不是苏木那一家子的?诚哉斯言。这么着,顺利找到了这货的名称。

正愉快着,赫然发现,不久之前,有人刚刚在网络上头讨论这东西来着。毕竟是新优花卉。

红闭鞘姜 Costus woodsonii 姜科 闭鞘姜属

姜是比较费劲的一个。本不想拍什么姜科植物。作为北方人,对于姜科天生就不敏感,完全晕死。

然而这种类实在太多了,栽得路边郁郁葱葱。不得不拍,不拍都觉得晃眼。还是阴天,还是流汗。

红萼苘麻 Abutilon megapotamicum 锦葵科 苘麻属

苘麻倒是很喜人的模样。这东西貌似又叫蔓性风铃花之类来的。这色彩搭配,想必能把很多人狠狠萌到。

可惜的是尚未结果。我倒是认真考虑过收集一点种子带回去饲养来着。转念,作罢。

我是度假来的,第一,我不是生态摄影师,第二,我不是园艺爱好者。这东西,就留在照片里头就好了吧。

红瓜 Coccinia grandis 葫芦科 红瓜属

这倒是天然野生的。还是距离住处不远的山坡,第一天路过,下午,看到残花,于是第二天再去找。

整理图片的时候,我顺手写了一段奶油花生一般的文字来着。纵然红瓜的果子还没红吧,姑且奶油一下:

距离喧闹市中心不远的小山坡,孤寂的铁篱网上,我行我素的花。

空气中有潮闷的雨水味儿、切割植物细胞液泡的剪草机味儿、凤凰花凋落殆尽的温吞味儿,

小学校的下课铃声响起来,孩子们的喧闹惊飞了枝头鸦雀。花依旧静默,等着被阳光搓揉成委顿迷离的模样。

皱籽椰 Ptychosperma elegans 棕榈科 皱籽椰属

最后是穿越层层叠叠的果实窥探到的几朵棕榈花。还是阴天,中午偏晚,站在并无行人道的高架桥公路上。

找不到路。被吉隆坡的铁路和河流的跨越方式搞得满头迷惑。就在这么个时候,看到棕榈类的花。

树高大,站在高架路边倒是恰好适合。天极阴沉,端不住相机。风吹起来,各种摇晃。路人惊诧。

其实我真的是度假来的。拍一点点动植物,纯属自我虐待的惯性延续。尚未被热带吞噬的惯性。

到后来,习惯于慵懒,习惯于吃吃喝喝,以及躺在树下发呆,相机和镜头,才彻底享受了它们的假期。


  评论这张
 
阅读(160)|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