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南洋·慵懒吉隆坡  

2011-10-15 17:27:00|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人问,吉隆坡这种城市,何苦待上那么长时间呢?我啊,我也在思考这个问题。

很多状况并非自己能决定的,惟其如此,才会愈发滋生控制一切的欲望。比如,让吉隆坡之旅慵懒起来。

热带。消耗。大脑和身体同时迟钝。身在异国,那种软绵绵黏糊糊的慵懒,多少有些妙不可言。

吉隆坡夜景。说这是个繁华的大都市怕是不为过。何止不为过呢,繁华得比帝都堵车都严重。

门口的大街叫做Jalan Pudu,看地图,我说,珈蓝普渡,这名字,真够佛法无边的。

事实证明,佛法为了减少人们开车杀生的可能性,让这条大街变成了停车场,每夜,十点之前基本满员。

还有,终于明白了,Jalan这个词儿,基本的意思就是指大街。哦好吧,马来真是个充满佛法的城市。

地标性建筑,KLCC。之前我一直混乱来着,以为双子塔就是KLCC,直到站在这个小喷泉的前头,

抬头,遥望,我说,双子塔不是还有老远么?嗯,不好好学习地理的人真悲哀啊。

顺便说,吉隆坡的喷泉为数众多。不知道是不是这城市不缺水,不像帝都惜水如精。

总之,在湿热憋闷的城市里头,喷泉的存在让人心生宽慰。纵然不能一头扎进去,幻想一下总还是美好的。

在双子塔中间夹缝里的商贸中心。你看你看,对面的蓝色招牌,就是舒适而丰富的书店。

很抱歉的是,我实在对于购物逛街名牌之类不够精通。对于商贸中心的印象,唯独书店而已。

书店嘛,当然是卖书的。惊艳到忘了拍照的地步。于是一不留神,花钱如擦汗,哗啦哗啦。

各种漫画,英语,日语,繁体中文。各种台版书,图鉴,小说。迷宫一般的格局,分类详尽,应有尽有。

强烈克制了各种欲望,买了两本图鉴。走出来,感觉人生如梦,感叹知识的海洋真有淹死人的可能性。

遥想天朝那些做平面媒体传统出版物的苦逼孩儿,遥想那个信息闭塞满目和谐的欢乐社会。唯独闭嘴而已。

铁路交通,说实话,是吉隆坡最有保障的出行方式之一。另一个是纯靠小细腿儿或者大粗腿走路的。

坐城铁,犯傻缺,做错了线路,于是和出口的戴头纱大姐交涉,说,我们坐错了车,要坐回去,

大姐一挥手,我们呱唧呱唧从特殊通道出来,从对面的特殊通道进去,仿佛顺理成章。

我不知道是不是傻缺很多,还是人家的社会诚信完备。嗯,其实我严重考虑以此为借口的蹭车方式来着。

上午的吉隆坡,通常天空蔚蓝。人大都慵懒着,尚未起床,大团云彩也慵懒着,尚未布满天空。

也有老楼,破旧的建筑,混杂在现代化里头,多少为这城市带来了一些真实性。

远端,吉隆坡塔直指云天。对于有超高建筑的城市,我怀抱莫名的好感。于是,不得不热爱吉隆坡。

夜市。其实算不上夜市,这城市里,自有专门叫做夜市的所在。这不过是小吃街罢了。大排档。

关于暴饮暴食,我想回头专门絮叨。只是贴一张夜晚小吃街的图片而已。烘托生活气息。

传说中的中央广场,仿佛就是吉隆坡的天意市场。各种小摊位,贩卖各地制造的各种玩意儿。

摇光在这家摊位买了瓶装的沙子画。彩色的沙子,手工塞进瓶子里,构成图案。有人现场制作,招引顾客。

买完沙子,摇光被吉隆坡某电视台现场采访人员捕获。要采访来着。面对摄像机,我听到的,大约是夸赞。

顺便说,吉隆坡很多本土人的英语水平实在难以认同。我们互相听不懂,互相猜谜语。

采访者和被采访者,记者和游客。这是一种锻炼智商的沟通方式。后来,记者说,你夸过了,这样就好。

印度庙的门口,芭蕉树上挂了根绳子,悬挂着疑似芭蕉叶子的干燥植物尸体。或许和宗教有关。

着实没心思一一探究和宗教有纠葛的这个那个,只是植物制品很有一点意思来着。

在中央市场不远处,河边,墙上的涂鸦。我就奇了怪了,这哥们儿是叼着钻头的河童么?

除却河边,吉隆坡不少地方都有涂鸦,成规模有组织的涂鸦,造型诡异,内容不禁。哪怕成人或政治题材。

我想起天朝,城市涂鸦还专门有人清理来着,貌似花了不少钱,饱了不知道谁的私囊。很有趣味。

临走的前一晚,城市中心天空的彩云。红红蓝蓝,摇光说,像不像新大陆冰激凌?

哦,不了解这冰激凌的帝都童靴,恭喜你,够年轻的。那诡异的色彩,恍若外星人的飞船余迹。

我们在吉隆坡的住所。不起眼的旧房子,有个不起眼的小院,房子里头则相当舒坦。适合犯懒。

偶尔感慨。倘若下次还有机会,再去吉隆坡,这房子怕是多半不在了。小院里的懒猫,去哪儿晒太阳呢?

最后,从吉隆坡回帝都,途径香港机场。在机场的书店再度花了不少银子,买书。

只是想借这机会,多说一句香港机场。从帝都去吉隆坡,也是在香港机场转机,很是欢乐了一把来着。

帝都机场出登机牌,不知何故,从香港到吉隆坡一段出现故障,登机牌无法打印,

帝都机场的小男生说,我也不知道你这什么毛病,不知道,没办法,你跟哪儿买的机票,就去找哪儿得了。

问航空公司,回答,机票没问题,去香港办理一下就好了。附带着说,帝都机场的系统兼容性太差。

四人同行,只我一个少了半途登机牌,心中惴惴。落在香港,走出机舱,只见一位空姐大姐举了个牌子。

上头写了航班号和我的名字。大姐说,时间紧迫,我带你去办理手续。

大姐能讲粤语国语英语,问我,是不是讲国语更合适。我说,是。大姐带我一路员工通道特殊礼遇,顺利。

结果我抵达登机口——香港机场叫那玩意儿闸口——反而早了许多时间。大姐说,不累,不麻烦,应该的。

利索,热情,靠谱。我想,这才是为人民服务。天朝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建设,貌似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评论这张
 
阅读(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