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兵发南洋·九月末的那些屋顶  

2011-10-13 16:05:00|  分类: 飞鸿雪爪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九月末的阳光黏稠而毒辣。仿佛小火炖活鱼,煎熬着,纠结着,生死不明。

热带的气候让人无时无刻不想要钻进冷气吹拂的房间里头,慵懒地摊在地上。然而不成,必须外出。

必须在温吞吞的阳光照射下,扭动身枝,热汗盈眶。所谓旅游就是这么一种玩意儿。

于是,在九月末湿热的吉隆坡街头,我们遇见各种未曾遇见过的风景。比如,各式各样妖孽的屋顶。

第一次注意到屋顶是在高架轻轨站台上。对面有米色的四方建筑,中间混杂着一只圆顶。宗教意味浓重。

我不曾了解过吉隆坡的历史抑或宗教,只觉得,那形状有点美妙。在闷热的天气里,那像一只冰激凌。

一个观望的圆窗,里面可以居住遭人囚禁的公主、仰观天象的巫女抑或等待飞黄腾达的女仆,

我猜,那里会不会举办简朴的宴会,端上蒸羊羔、蒸熊掌、蒸鹿尾儿、烧花鸭、烧雏鸡、烧子鹅。

在中央广场附近,一座印度教的神庙。类似的神庙后来也看见过,雕满花花绿绿的小人儿。

可惜时候不对了,拍摄的角度无不逆光。那些小人儿仿佛背负光明的阴暗舞者,踩着诡异的节拍。

闷热的步行旅途,回去的路上,远眺双子塔。作为吉隆坡的地标性建筑,这地方我们去了很多次。

然而照片只拍了这一张。每次靠近,仰望,都觉得相机是种无力的存在,无从纪录那种高耸和天空的震颤,

假设你置身于很深很深的井底,抬头,隐约看到井口路过的少女的底裤,然而看不出花纹和颜色,

甚至看不出那是少女还是老妪,是雌性还是雄性,而你在井底,湿漉漉的,阴森森的。就是那种无力感。

我不是摄影师。不是风光摄影师抑或建筑摄影师,连旅游实录摄影师也不是。不然,我会好好拍拍双子塔。

如此扎眼的存在,想必成为恐怖分子、自杀爱好者、集会示威、法西斯空袭、外星人入侵的首选对象。

此时不拍,或许下一个时刻,这东西就以另外一种存在形式出现。所谓机遇,就是这么个混蛋玩意儿。

貌似历史还是文化博物馆。很有博物馆的味道。更有味道的是,这东西的形状似曾相识。

仿佛之前我拍过这东西来着。然而从地理的角度考量,这一结论又变得无从证实。

亦或许,吉隆坡有许多如此这般的屋顶不成?有许多如此这般的公主、巫女或者女仆不成?

总之,那是很有些味道的屋顶。看多了大城市的千篇一律,以及小村镇的简朴务实,便格外喜欢这屋顶。

换了有绿色树木掩映的角度,再拍一张。越看去,我越发喜爱那圆形的窗口,恍若那里头藏着一个梦幻。

作为少年时对于阁楼的渴望难以遏抑地滋长出来。居高临下的秘密阁楼,有远眺的窗口,简单美好。

后来,直到离开吉隆坡,直到翻看随手拍下的照片,我才终于发现,带有宗教色彩的圆形屋顶固然不少,

但拥有一个位置适当的窗口的屋顶,其实并没有那么许多。大多数的圆顶,如同天文馆的球幕。封闭的。

火车站。其实,帝都的火车站也有多少带点古老意味的地标性建筑来着。当然,新建的车站不在话题之内。

我还是欣赏吉隆坡对于古建风格的保存和应用。但我也同时鄙视那里的铁路、河流、轻轨,各种横亘。

跨越各种横亘的桥梁少得可怜。更何况,绕行的方式大约出离了我的理解能力之外。

非但是我,本土居民也纷纷行走在没有人行道的高架桥上。道路和建筑,是交通顺畅的莫大阻碍。

我猜,吉隆坡城市规划,是否请西直门桥、双井桥的设计师,或者国贸地区整体规划师,做了实质性工作。

国家清真寺。耸立起来的高塔带有不得不联想到生殖崇拜的余韵。下面的各色建筑,纷纷相形见绌。

清真寺里不断传来祈祷的声音,各路男人们纷纷聚拢过去。女人和游客被婉拒门外。

终于我们只是聆听了一阵子完全不明所以、如同念经抑或新闻联播的祈祷,而后走开了。

后来听说,那一天是男人们的祈祷时间。女人自有另外的专属祈祷时刻。围绕宗教的生活就此旋转起来。

依然是博物馆古建筑群之一,在高大树木的宽大叶片衬托之下。顺便说说我为什么拍了一堆屋顶。

作为游客,作为非摄影师,大约我也实在没有那么多时间和精神头儿,去构思优雅的拍摄计划,

到处都是人,到处都是车,本地人,外地人,运动的车,静止的车,游客,非游客,不一而足。

想拍一两张干净的图片,需要耐心等时机,拼人品,暗自念咒驱赶无聊的合影式游客。那太消耗。

于是我决定换个思路。屋顶干净得多,没有车,没有人,安静,祥和。以及,大爱18-200镜头。

另一座宗教场所的建筑。其实这个所在与我们的住处相当靠近。只是时间紧迫,没有去专程参观。

后来我还发现了拍摄屋顶的优越性。在高大的建筑脚下,各种视角统统失衡。远望,则有一种稳妥感。

依然是距离住处不远的貌似清真寺。蓝色的球幕上描绘出镏金一般的彩色图案。只可惜,没有窗户。

后来的后来,这样的屋顶看得多了,审美疲劳。未曾疲劳的是关于城市本身的设想。

在吉隆坡这座忙碌浮华的大都市里头,现代建筑和古建揉搓在一起,相得益彰,毫无失衡之感,

仿佛这些东西理应如此存在,无需匠心,也不必整日整夜把什么河蟹、泥鳅或者皮皮虾挂在嘴边。

最后,是我们住处出门走过一座小山包后,反复看过的一个院落。古老的院落,大门禁闭。

院子四周,间或耸起造型不一的阁楼,四角形,八角形,无角形,林林总总。

靠近城市中心的一座院落。倘使是帝都,想必早已成了旅游景点、商务中心抑或有钱人的私宅。

临走的时候,我们再度经过这院落,某个瞬间我想,倘使在这热带的都市里头,经营这么一个宅院,

栽花植树,饮酒赋诗,读书看报,招猫递狗,那是多么美妙的人生。想着,笑了,没钱,就是瞎扯淡。


  评论这张
 
阅读(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