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边三角四

边三角四 人五人六 且托草木 不诉春秋

 
 
 

日志

 
 

[后]寒露·自然收集物  

2011-10-11 18:15:00|  分类: 格物致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发现秋风凄紧的时候,手的表皮已彻底寒凉。帝都无秋,酷热之后是冷雨,之后是干燥硬挺的初冬。

这一年,各种反常,包括物候,包括温度,包括天空的高度和云的堆积方式。

往年的夏末,夹缝里头,会有那么几天,天蓝得如同沉醉其间的理想,云大朵大朵,在那下头幻灭,

然后是突如其来的雨,一场秋雨一场凉,十场秋雨冻死羊,它们行踪诡秘,在人们视线的死角里冲锋。

这一年,秋拖沓得有些久了,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从前只是路过,忽一日,懵懂着,欲走还留。

回到帝都,空气还是清爽的,风依旧温柔,天依旧高远,老头老太太和晒太阳的扁狗依旧悠闲,

我猜,世界末日大约如此,管他什么时候来呢,在这之前,及时享用生命。此间乐,不思蜀也。

寒露节气,一点寒露也没有看到。或许是我的懒散,总是在太阳之后才纠结着睡醒。纵有寒露,也已殒灭。

然而树叶是知道的。它们分别知道天下秋,它们即将、抑或已然飘落。它们的天下,它们的秋,各自不同。

露水,或者那些夜间的寒气,将树叶鞭笞着,褪了原本的外衣,裸露出黄色的肌肤,渗出红色的血迹,

它们即将逝去,它们辛劳一生,供养整个树木,树木不死,它们死去。它们像极了不避福祸的蜂蚁。

我在收集即将抑或已然飘落的树叶。银杏的枯黄恍若蕨类孢子囊群,构树的黏稠一如往昔,加杨新芽依旧。

或许再过一个节气,再过一个节气,这些叶,落抑或不落,都将归于别处,二分尘土,一分流水,

趁着初冬尚未来临,就姑且抓住秋的尾巴也好。仿佛情窦初开的少女,欲走还留,等你凝视,伊便奔离。

小跑,裙角飞扬,双手摆动,分别与躯体形成七十至八十度锐角,留下暗香浮动。丁香枝上,豆蔻梢头。


  评论这张
 
阅读(1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